一木禾 > 何处再生 > 31.浅睡
    他起身要求杰琳娜带自己进教室接约翰回家。杰琳娜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时,他们已经打开教室的门。
  
      “艾菲娅,这位是约翰的爸爸。”
  
      艾菲娅没有回头,她看着约翰在数字地毯上跳来跳去,看的出神。
  
      “约翰,爸爸来了。”弗利对着约翰喊道。
  
      “爸爸。”约翰站在恐龙版块上写着数字4的位置。
  
      “小不点我们回家吧。”
  
      “好的,爸爸。”
  
      话音刚落,约翰低头看着脚,往左看了一眼,那里是识字版块,印着大写字母L和数字8;紧接着他又往右边看了一下,挨着恐龙版块的是一块斑马,印着大写字母Z和数字11。
  
      他对这两个数字好像都不满意,又踮着脚向后转了一圈,停了下来。
  
      “约翰。”弗利忍不住催促了一声。
  
      “等一等。”
  
      话音未落,弗利感到眼前一片忽明忽暗,是她的声音不会错。
  
      他好像掉进电影院的放映室,灯光闪烁,她的声音自己竟然一点都没有遗忘,不,他还是忘了的,如果不是再一次听到,他无法从大脑中让这种声音鲜活起来。
  
      今天,当他再一次听到它们时,弗利确凿无疑的相信这绝对不可能来自艾菲娅之外的任何一个女人。
  
      她一直一直在他的心里,一分钟,一秒钟都没有离开过。
  
      艾菲娅一直一直在某个角落,客厅楼梯下的落地灯就是艾菲娅躲藏的角落,她躲在夜晚的科幻小说里;躲在厨房的咖啡机旁;躲在他每一次想起母亲的时候;躲在他为她挑选的每一个地方。
  
      “艾菲娅。”弗利嘴唇翕动,仿佛自言自语,声音几不可闻,靠在门边的杰琳娜完全没有听见。
  
      杰琳娜看着约翰,约翰站在原地迟疑着该往哪里跳,艾菲娅盯着约翰,弗利盯着艾菲娅。
  
      约翰跳了,跳到身后一只粉色小猪的版块里,这块地毯和恐龙之间隔着印有另外两个图案和字母——鳄鱼A和一只紫色的小猫C。
  
      他跳的很不协调,几乎是侧着身子像螃蟹一样移动,螃蟹是横着爬的,但它们会跳吗?弗利在脑中努力搜索,这事情得问数据器了。
  
      移动到粉色小猪版块后,约翰像完成了重要任务一般轻松起来,露出可爱的笑容,眼睛又大又亮,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完美无瑕。
  
      “爸爸,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当然,小不点,就等你过来了。”
  
      “好的,我马上来。”
  
      约翰小跑着走向自己座位,弗利感到左边脸部微微发热,艾菲娅的视线正紧紧的盯着自己吗?他试图镇静不敢转身。
  
      “弗利。”
  
      他没有听错,这一次再也没遇理由怀疑,也许世界是不值得信赖的,也许凡事都可能存在虚假,但这个声音彻彻底底的和过去,和一个女人融为一个他念念不忘的名字——艾菲娅。
  
      “艾菲娅。”
  
      “我…”
  
      艾菲娅眼睛闪露着晶莹,它们一闪而过,也许不合适,也许杰琳娜会觉得很奇怪,也许她刚到这个学校必须注意自己的言行不至让周围同事产生疑问。
  
      弗利没有说话,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他必须看着约翰,约翰站在自己的座位边不停的做着各种琐碎的动作,拿起玩具汽车,放下,又拿起再放下。他做了多少次,谁知道,谁会去数这些动作。
  
      “七次,又是七次。”
  
      “什么?”
  
      “没什么,有时间我们慢慢聊。”
  
      弗利想起杰琳娜在教室外说的约翰可能有注意力问题。难道就是指的这种小动作做不完的问题吗?他对着艾菲娅点了点头。
  
      忙完玩具车后约翰终于从座椅旁向约翰走来。约翰一把把他抱在身上。
  
      “艾菲娅老师,再见。”
  
      “再见,约翰。”
  
      “杰琳娜老师,再见。”
  
      “明天见,约翰。”
  
      弗利抱着约翰一口气来到贝鲁斯车上。
  
      “见鬼。”
  
      “怎么了。”贝鲁斯问。
  
      “嗨,约翰,好久不见。”贝鲁斯转身和约翰说话。
  
      约翰冲贝鲁斯笑了笑,然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弗利。
  
      弗利没有说话,也没有心情说话,他可以忍受自己身患绝症,可以坚忍的熬过漫长的噩梦,可以在莎梅尔面前,在约翰面前从不提起自己彻夜难眠的担忧。
  
      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况,天使一般的约翰怎么会有注意力问题,而显然艾菲娅欲言又止的神情绝对不代表更好的情况,情况一定更糟。
  
      “爸爸,妈妈呢?”
  
      妈妈,弗利这才想起莎梅尔今天先是忘了接约翰,而且也没有告知让他下班后来接一下,杰琳娜的意思似乎是学校并不知道约翰今天要在学校留的晚一些。
  
      他拿出数据器查看记录,的确没有。莎梅尔和他的交流很少,数据器几乎不会因为她而发出提醒,可即使是如此,莎梅尔依然拥有最高的优先等级,如果她要找到弗利,除非弗利的数据器被扔进了河里,他不可能错过任何一个信息。
  
      “弗利,发生什么事了?你脸色看上去很不好。”
  
      “发生…很多事。”
  
      “我们先去吃饭吧,约翰也许饿了,他会喜欢汉堡吗?”
  
      “没有孩子不喜欢汉堡。”
  
      “万一他很特别呢。”贝鲁斯是好心想缓和气氛,可是他似乎做错了,弗利的生命中已经有太多特别、特殊、小概率。约翰似乎也成了其中一项的主角。
  
      “还是不要特别了,他喜欢吃汉堡,还有该死的薯条,炸鱼,蝴蝶粉。”
  
      贝鲁斯不再说话,约翰在后排玩弄着红色小汽车,一辆日本产的消防车,他的嘴巴发出“呼呼,嘘嘘,斯斯”的声音,模拟着一辆赶往火灾现场的消防车。
  
      莎梅尔去了哪里?
  
      艾菲娅为什么会在学校?
  
      约翰发生了什么?
  
      自己的病又会走向哪里?
  
      见鬼,他的一生被上帝遗忘了。
  
      弗利闭上眼睛,在约翰模拟的声音中渐渐进入浅睡。
  
      梦破碎繁多,像山体滑落的砾石,荆棘上盛开的黄色花朵,风吹过无浪的河流,冒着红色热气,像有人从海螺里挖出一粒女人的牙齿。
  
      ……
  
      “今天一天可真够忙的。”
  
      “变化总是突如奇来。”
  
      贝鲁斯给弗利和约翰买好吃的,坐在他们中间,约翰看着薯条露出天真满足的笑容,弗利让他尽情吃,反正妈妈看不到。
  
      约翰点点头高兴的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