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198章 安阳乱

  小鸢儿恭恭敬敬,双手捧着那锦盒。
  轻轻打开盖子看了一眼,说道:“师父……真是二师兄送我的,一件衣服。”
  抢东西,不至于只抢一件衣服吧?
  陆州的目光落在了那散发着微弱光芒的衣着上。
  “呈上来。”
  小鸢儿乖乖地把锦盒放在了旁边,盖子掀开。
  慈元和慈张氏的目光一同落在了锦盒中的衣服上。
  他们本就是平凡人,这些年虽说结识了一些修行界中的朋友,却也不认识这羽衣。
  陆州认了出来,不过表情显得平静,轻声道:“云裳羽衣。”
  “云裳羽衣?”
  据说,云裳羽衣由三代善于针织的裁缝历时百年编织而成,材料的收集和阵纹,纹饰的准备和构图,就准备了数十年。所有的材料均出自迷雾森林。云裳羽衣可以削减大部分罡气伤害,属于和宝禅衣同样属性的宝贝,等级上还可能略高于宝禅衣。
  陆州没想到虞上戎会这般舍得。
  沉吟片刻,陆州说道:“收下吧。”
  如此宝物,丢了就真可惜了。
  小鸢儿挠挠头:“我可以收下?”
  陆州轻轻点头。
  小鸢儿哦了一声,将云裳羽衣收了起来。
  他抬起目光,看向慈元夫妇,说道:“若没其他的事,退下吧。”
  通过之前短暂的交谈,陆州得知,小鸢儿自幼大病一场,慈元四处求医,高人诊断小鸢儿气海不通,入了魔天阁以后,慈元一直惦记此事,如今寻获黑木莲,这才有了慈安去魔天阁请求一见的事。
  只不过让陆州奇怪的是……以慈元的本事和身份,应该接触不到黑木莲才对。
  略微沉吟,陆州不再思考。
  他无需跟慈元过多的解释小鸢儿的气海问题。
  黑木莲始终是珍奇之物,留在慈家,只能是祸害。
  下午,明世因和端木生才赶到慈府,并安排住下。
  夜色降临。
  月明星稀。
  慈府外传来一阵阵动静。
  好像是街道上的声音。
  “有乱军!”有人提醒。
  陆州并未入睡,而是盘腿巩固修为。
  可能是有天书非凡之力的支撑,让他的精神状态很好。
  睁开双眼,便看到门外亮起道道光芒。
  “师父,街上有乱军出现,要不要徒儿清理一下。”明世因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慈府以外,无需理会。”陆州道。
  “徒儿明白。”
  陆州继续闭上眼睛,调息运转元气。
  安阳城街道上,出现了马蹄声。
  平定叛乱,那是魏卓言的事。
  魔天阁没有这个义务。
  紧接着。
  安阳城中响起阵阵厮杀声。
  时不时有空中飞行的声音。
  片刻过后,又重归于寂静当中。
  第二天一早。
  天蒙蒙亮。
  陆州缓缓睁开了眼睛。
  轻轻摇了摇头。
  通过功法的修行,修为增加的极其缓慢……但聊胜于无,比初穿越之时完全不能修炼好得多了。
  他的脑海中有很多功法,修行上的心得和经验,亦超过绝大多数修行者。
  但……对于他自身实力的提升,似乎用处不大,恐怕也只能用来调教这帮徒弟了。
  恰在这时——
  安阳城以北,上空。
  一座飞辇匀速驶来。
  巨大的飞辇,令人叹为观止。
  在飞辇周围还有数十名修行者形成的方阵。
  尽管安阳的百姓很少看到过飞辇,但如此壮观的,还是头一次见。
  这飞辇,大有来头。
  百姓们似乎遗忘了昨天夜里的动静,纷纷看向天际。
  那飞辇不偏不倚,飞到了安阳城上方。
  静止。
  停下。
  与此同时,安阳城头冒起狼烟。
  浓重的狼烟飘向天际……
  飞辇上……大量蒙面修行者跳了下来。扑向安阳城的士兵!
  “叛军!”
  “叛军!”
  百姓们顿时惊醒,四处逃窜回家。
  安阳城大大小小的街道,很快就没了人影,百姓们全都躲进了家中。
  安阳城乱了。
  不过……
  那些修行者的目标并不是安阳城的百姓。
  而是城头上的士兵。
  厮杀声此起彼伏。
  北城大门被蒙面修行者打开……数千名骑兵蜂拥而入。
  明世因和端木生跃上房顶,远远观望。
  与此同时……安阳城南……大批的将士,连同修行者,朝着那些蒙面修行者围攻而去。
  双方战斗在了一起。
  明世因摇摇头,说道:“安阳叛乱……事不小啊。”
  “不管?”
  “管他作甚,这是朝廷的事,与我魔天阁何干?”明世因秉承师父的叮嘱。
  “看热闹就行……”
  慈府的官家丫鬟仆人全部闭门不出。
  街道上战况极其惨烈。
  明世因和端木生干脆坐在房顶上,远远地看着。
  “魏卓言到底行不行啊……派这些虾兵蟹将,不是送死吗?”明世因打趣道。
  这转眼间,士兵就折损了一半。
  乘坐飞辇空降下来的,可都是修行者。
  哪怕他们都只是凝识和梵海……对付普通士兵,如牛刀宰鸡。
  “冒牌货始终是冒牌货……若是连安阳之乱都平不了,他这位子,恐怕也保不住喽。”明世因说道。
  就在这时——
  明世因看到北边出现两座十方乾坤的法身。
  “哟,出手了。”
  十方乾坤法身,说明修为至少在神庭境中期左右。
  还有两人,足以震慑住这帮蒙面修行者。
  果不其然……
  蒙面修行者们,节节败退。
  梵海境和凝识境,在神庭境面前,不成气候。
  但是,蒙面修行者人数众多,加上他们开城门放下来的士兵……双方分庭抗礼。
  安阳街道上,横七竖八,满地尸体。
  都是修行者和士兵,没有危及城中百姓。
  尽管如此……
  修行者所展现的威力巨大,城中不少建筑遭到了破坏,
  地面坑坑洼洼。
  “有点焦灼。”
  明世因干脆坐在房顶上,饶有兴致地道。
  “魏卓言不出手,我能理解,他的属下呢?”
  毕竟是三军统帅,奉命平乱。
  安阳城一乱,那岂不是打朝廷的脸?
  话音一落。
  北城门附近……一座百劫洞冥法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空袭来。
  “高手!”明世因眉头一皱。
  两人几乎同一时刻向后退,退到了房顶另外一侧。
  “六叶百劫洞冥!”
  高手之所以是高手,是因为百劫洞冥法身,七丈之高,低空掠过之时,竟没有对两边的房屋产生任何伤害。
  百劫洞冥法身之下,一位面容俊秀的锦衣女子,直逼蒙面修行者!
  法身所到之处……蒙面修行者,尽数击飞。
  前方数百人,同时仰天喷血。
  场面好不壮观!
  明世因看直了眼睛,道:“法身还能这么用?”
  端木生也是没见过,道:“应该是魏卓言的人……奇怪,那天师父乘飞辇轻取魏卓言狗命,她难道不在场?”
  一招过后。
  蒙面修行者尽数落地,哐,哐……
  将房顶砸烂,建筑倒塌。
  少数有百姓居住的房屋……慌不择路,逃了出去,朝着其他街道四散而去。
  他们看起来很有原则,不会去追普通百姓。
  乱军一方,全部目光聚焦。
  百劫洞冥法身……刹那间消失。。
  一身蓝衣的锦衣女子,缓缓飘落。
  她目视前方,表情沉着,说道:“投降者,不杀,继续作乱者,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