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202章 大师兄快下来

  李锦衣已经意识到了这位老者的强大。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很多绝世强者,不喜参与世俗纷争,隐藏于世。
  强者虚心,人外有人,这是李锦衣自幼便知道的道理。
  “小女子便是李锦衣。”李锦衣连忙欠身。
  陆州表情淡然,面色平静。
  他不需要展现多么强大的感知能力,便让那四名护法凌空后退了下。
  哪怕他们的修为很高……
  他们仿佛忘记了来到这里的目的,一时间愣在空中,不敢下去。
  这个其貌不扬的老者,就是教主大人的师父?
  四人面面相觑。
  对于刚才那一声可怕的“滚”字感到惊骇不已……教主大人说过,魔天阁祖师爷寿命大限将至,实力修为会在十年内急剧下降。
  若真是如此,又怎么能发出那一声惊雷似的大神通?
  李锦衣抬头望天……
  她发现幽冥教的四大护法,悬浮半空,不敢下来。
  似乎是被眼前的老者所震慑。
  她又看了看,南城门的方向,乱军瑟瑟发抖,全部瘫倒在地……失去了战斗力。
  魏卓言一方也不好过……全都窝在一起,溃不成军,一盘散沙,喘着粗气,哪有功夫重整阵型。
  陆州缓缓抬起头,看向天空中悬浮着的四大护法。
  就这一个眼神……那四名护法再次后退。
  陆州抚须道:“孽徒。”
  孽徒?
  李锦衣微怔。
  陆州哪怕只是神庭境修为,正常的传音不在话下,声音略显不悦地道:“还不快滚下来!?”
  这普天之下,敢这么跟幽冥教教主说话的还能有谁?
  能够以如此姿态,训斥于正海的,只有魔天阁的主人,那位纵横天下的魔道祖师爷,姬天道!
  一切明了。
  这位从慈府中缓缓走出来的老者,便是当时第一大魔头!
  四大护法面色骇然,不敢下来,就在凌空跪拜:“晚辈幽冥教青龙殿华重阳,拜见老前辈。”
  “晚辈幽冥教白虎堂殿玉清,拜见老前辈。”
  “晚辈幽冥教朱雀殿杨炎,拜见老前辈。”
  “晚辈幽冥教玄武殿狄青,拜见老前辈。”
  四人凌空单膝跪拜,面朝陆州……
  李锦衣眼神复杂地看着这位老者。
  不战而屈人之兵,此人到底是谁?
  要知道……那凌空跪拜的,可是幽冥教四大护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殿首座。
  竟如此惧怕这位老者。
  明世因抱着双臂,说道:“大师兄,别躲了,快下来。”
  李锦衣向后退了一步!
  脑袋一片空白。
  她的目光迅速从小鸢儿身上掠过,移动到明世因身上,在移动到端木生身上,在移动到幽冥教的巨大飞辇上。
  再次后退!
  “无需害怕。”
  不知何时,魏卓言出现在她的身后。
  李锦衣想起当初在青阳湖心的那一幕,魔天阁的穿云飞辇驶过,将军便不再是那位将军。
  以前的魏卓言,总是嘴上说,他不害怕魔天阁……但实际上惧怕已经深入骨髓。
  魏卓言的目光落在了陆州身上。
  他靠近的时候,便认出来了……这位老者,就是魔天阁中的那位老者。
  青龙殿首座,华重阳朗声道:“抱歉老前辈……教主并不在飞辇上。”
  “不在?”
  “教主知道老前辈驾临此地,特派晚辈四人前来。”
  明世因闻言,笑道:“都说你们教主威震天下,所向披靡,胆子居然这么小。怕师父吃了他?”
  “这……”
  明世因说得华重阳哑口无言。
  事实上亦是如此。
  于正海和虞上戎一样,既是得了老七的消息,得知师父他老人家驾临此地。
  他怎么敢亲自来?
  哪怕他是当世第一大魔教的教主,又能如何?
  所以……
  派下属来两全其美。
  四大护法实力修为和地位等同教主,也算是摆足了场面。
  四大护法来之前,信心满满。
  凑巧碰到安阳城乱,也凑巧遇到了冒牌货幽冥教飞辇。
  只不过没想到的是,集四人之力,竟丝毫挡不住姬天道一个“滚”字。
  即便是教主,也做不到。
  他们恍然醒悟,为什么教主不来了。
  老老实实,小心翼翼悬浮在半空中……大不了,扭头逃走。
  在这样的强者面前……逃跑,一点都不可耻。
  华重阳说道:
  “还望老前辈相信晚辈所言……教主听闻今日乃九先生生辰,特令晚辈奉上礼物。仅此而已!”
  明世因和端木生同时看向小鸢儿。
  小鸢儿一脸无辜……
  华重阳说完这话,大着胆子向下降落。
  在落到一定高度的时候,随手一挥。
  一个锦盒缓缓飘落。
  罡气环绕锦盒,朝着小鸢儿飞去。
  明世因微微一笑,说道:“我来。”
  明世因身形如电,掠过锦盒,落在了地面上。
  “小师妹……万一里面是害人的东西,师兄还能替你挡挡。”明世因抓起锦盒。
  小鸢儿点点头:“嗯,谢谢师兄!”
  这锦盒和之前虞上戎送的锦盒大小差不多……
  明世因随手打开,同时罡气屏障挡着。
  里面放着的不是什么危险的剧毒,又或者陷阱。
  而是一双淡青色的靴子。
  “此物名为踏云靴。九先生身法和步法一绝,有此物加身,如虎添翼。”
  小鸢儿听得两眼放光,不断打量锦盒中的靴子。
  “师兄……师兄,我的……”小鸢儿低声道。
  “嗯?”明世因对她使了个眼色。
  小鸢儿立马安静下来,一脸无所谓地道:“师父,这靴子我不要。”
  陆州打量了下踏云靴。
  踏云靴和云裳羽衣一样,都不是凡物。
  据说踏云靴是专门给天上的仙女编织,穿上之后,身轻如燕,可翱翔天际。
  制作踏云靴的材料,是由极其珍贵的双飞翎和火烷构成,熔炼之后,再由大师级的裁缝制作。
  陆州说道:“回去告诉于正海,若想认错,便亲自来。”
  四大护法闻言,松了一口气。
  纷纷起身,朝着陆州拱了拱手,说道:“晚辈一定将话带到。”
  四人御空后退,一直退到了飞辇之上。
  到这里,四大护法都是高手风范,不急不慢……
  但飞辇掉头的时候,就像是受惊了的鱼儿,窜逃似的朝着远方疾驰。
  魏卓言亦是松了一口气……
  他朝着陆州拱拱手,正儿八经地说道:“多谢老前辈。”
  没了之前大将军的气势和威严。
  李锦衣亦是躬身:“多谢老前辈……”
  陆州看向李锦衣,问道:“江爱剑何在?”
  这一位,李锦衣愣了一下。
  她忽然想起,身边的小妹妹说起过自己的名字,指名道姓谁也不能动她和魏卓言。显然老者认得她。
  那么撒谎还有什么意义?
  李锦衣欠身道:“云雀楼。”
  明世因眉头微皱。
  这个江爱剑……已经离开了皇室,难不成让师父去见他?
  “他在云雀楼干什么?”明世因问道。
  “钓鱼。”
  “钓鱼?”
  “他说他喜欢钓鱼……这几天便在云雀楼钓鱼,其他的,小女子便不知道了。”
  李锦衣如实回答。
  陆州点点头……道:“那便去云雀楼。”
  安阳街道上空荡荡的。
  陆州负手离去。
  明世因回头扫了一眼魏卓言的士兵说道:“别说你们搞不定这帮废物。”
  废物,指的是那帮乱军。
  路过李锦衣身边的时候,明世因停下脚步,说道:“考虑一下,加入魔天阁吗?”
  李锦衣微微欠身,没有回答。
  明世因只得作罢,跟了上去。
  小鸢儿没那么快走,先跟慈家人打了招呼,同样路过李锦衣身边:“姐姐……听我一句劝,千万要和江爱剑断绝关系,那家伙特别不要脸。”
  “额……多谢小妹妹。我跟他并不熟。”李锦衣点头道。
  “那就好,再见……对了,你是我第一个看着顺眼的陌生人……嘻嘻……”小鸢儿双手牵在背后,蹦蹦跳跳追了上去。
  端木生干脆一些,拱手:“告辞。”
  李锦衣说她跟江爱剑不熟,除了小鸢儿没人会信。能让江爱剑开口要救的人,又岂会是普通关系?
  待陆州等人离开以后。
  魏卓言的士兵们全部瘫坐在了地上。
  不知何时,脊背发凉。
  他们原本就被那道音功震得不能动弹,这又和魔头们近距离接触……没被震死,也都被吓死了。
  魏卓言恨铁不成钢,骂道:“起来!”
  一声暴喝,将所有人吓了一跳。
  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生气。
  李锦衣的眼神变得漠然,看向前方,说道:“只有无能的人,才会将怒火发泄给身边的人。”
  魏卓言沉默。
  沉吟片刻,魏卓言问道:“你认识江爱剑?”
  “认识。”
  魏卓言的脸上浮现不太自然的神色。
  “号称三大剑痴之一,视剑如命,爱剑入骨的江爱剑。听说此人的风评很差。”魏卓言说道。
  “与你何干?”
  “别忘了……即便我是假的,我终究是三军统帅。”
  魏卓言往前走,看向前方混乱不堪的乱军和蒙面修行者。
  他浑身的气息,似乎变的比以前更加自信,大手一挥:“作乱者……格杀勿论!”
  与此同时。
  幽冥教四大护法,驾驭飞辇,急速飞回平都山。
  飞辇悬浮在平都山上方的时候。
  一道身影闪烁出现在飞辇最前方,御空踏步,走上了辇头。
  双手负在身后,整个人傲然直立。
  四大护法一一走出,朝着此人躬身:“拜见教主。”
  “事办得如何?”
  于正海似乎对这件事很上心。
  因为他从来没有同时出动四位护法去办一件事过……
  青龙殿首座华重阳躬身道:“启禀教主,礼物已经送到……属下也见到了老前辈。”
  “哦?”
  “老前辈手段通天,属下四人联手,不是对手。”华重阳说道。
  于正海闻言,声音一沉,说道:“将所有的细节一一说来,不可遗漏。”
  四大护法不敢怠慢。
  他们从未见过教主会如此慎重看待一件事。
  华重阳拱手,将四人驾驭飞辇前往安阳,遇乱,出手,被滚字大神通击退,所有细节一字不差地复述出来。
  尤其是那一招滚字大神通,所产生的威力……逼退众多修行者的可怕场景,描述的绘声绘色。
  听完以后。
  于正海喃喃道:“音功大神通……”
  擅长音功的人不少。
  但是能将音功发挥到大神通境界的,少之又少。
  于正海是魔天阁的大弟子,他自认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师父。
  记忆中,从未见过师父施展什么音功类的大神通术。
  于正海来回踱步,陷入沉思。
  他忽然想起老七提供的信息。
  难道……师父他老人家,真的在尝试修行其他门派的法门?
  若是换个人,他都不会相信能够将其他法门修至极致,但……此人是姬天道。
  又或者……师父真的有其他的朋友?
  “所见之人,确信是师父他老人家?”于正海问道。
  “我等离得有些远,虽未见老前辈全貌……但可以确定,所见之人,必定是老前辈。”
  “何以见得?”
  “我等看见九先生,身着云裳羽衣……”
  云裳羽衣……
  于正海不是不相信他的得力干将,而是他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他点点头,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呵呵声,说道:“二师弟……本座真是小看了你。”
  “教主……我等抵达安阳,并未看到二先生。”
  “二师弟一向喜欢独来独往……以你们的本事,切不可招惹他。”于正海说道。
  “谨遵教主谕令。”
  想起虞上戎。
  于正海连连摇头,轻声叹息。
  青龙殿大首座忽然意识到不该提这个话,连忙躬身道:“九先生也很喜欢踏云靴。”
  “是吗?”
  “属下不敢撒谎……”华重阳送礼之时,亲眼看见小鸢儿难掩欣喜之色。
  于正海爽朗一笑,说道:“云裳羽衣不过是抗揍的护具……小师妹更喜欢踏云靴,乃是必然。”
  “教主英明。”
  四大护法同时躬身。
  于正海再次问道:“现在他们人在何处?”
  “属下不敢跟随……不过,属下回来之时,已从青龙殿获取到线索……七先生已经赶往云雀楼。”华重阳说道。。
  白玉清道:
  “据说云雀九重楼,一楼还比一楼高,一重便是一重阵……踏上九重楼者,便可获得一件宝贝。不知是真是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