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 第199章 冒牌货对上冒牌货

  锦衣女子的声音很轻很淡。
  柔和之中,却充满力量。
  明世因和端木生没有想到,魏卓言身边竟有这般强劲的女子。
  “现在怎么办?”端木生挠着头,看到打架他就想冲上去。
  “别动,跟我们又没关系……师父他老人家修为高深,如此大的动静,师父早就知道了……若是需要插手,何须等到现在?”
  “师弟言之有理。”
  混乱不堪的街道上。
  弥漫着血腥味……一些苍蝇,嗡嗡飞来飞去。
  在阳光的照耀下,那些苍蝇像是找到了人间最美味的食物。
  但这些肮脏的东西,却无法靠近锦衣女子三米之内。
  锦衣女子双手交错,放在身前,动作优雅别致。
  蒙面修行者们如临大敌。
  不断后退。
  那些手持长矛的士兵们,不过修行者战斗中不值一提的陪葬观众罢了。
  谁人能挡这般高手?
  见无人应答,锦衣女子,向前迈步。
  她的身后,是齐头并进的士兵,与数名身着盔甲的修行者。
  一进,一退。
  似乎是感受到危险……天空中的那巨大飞辇,缓缓移动。
  朝着南城门的方向飞去。
  同时降低了高度。
  锦衣女子停下脚步……抬起头来。
  她微微皱眉。
  如此巨大的飞辇,需要至少五十名梵海境同时灌输元气……若是在外拱卫飞行,至少需要五名神庭境。
  这意味着,在飞辇上,还有修行者……强大的修行者。
  锦衣女子轻声道:
  “前辈既然来了,为何要利用城中叛军呢?”
  女子的声音,掺杂着元气,朝着空中飞去。
  锦衣女子很清楚,她的声音,能够清清楚楚传到那飞辇上。
  然而……
  飞辇毫无动静,就像是不打算理会她似的。
  双方呈对峙状态。
  锦衣女子微微侧身。
  身后的将士与士兵,左右分开。
  魏卓言骑着高头大马,一步步走来。
  整个安阳城街道除了富有节奏的马蹄声,全部沉默。
  目光聚焦在了那匹战马之上。
  这便是大炎皇室三军统帅,传言七叶的修行高手,魏卓言。
  “将军。”
  四名副将左右位列,躬身见礼。
  锦衣女子只是稍稍欠身,便看向飞辇。
  魏卓言没有看飞辇,而是说道:“锦衣,你可知皇上为何派本将军前来平定叛乱,却只给了我五千兵马?”
  “修行者的战斗,不在多,而在精。”这女子,便是李锦衣,“皇上也有心检验将军的能力。”
  “你明白就好。”
  “锦衣不该藏拙。”李锦衣歉意道。
  魏卓言点点头,传音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阁下假借乱军之名,扰我安阳,居心何在?”
  那巨大飞辇依旧悬浮未动。
  一道道雄浑的元气,像是水浪似的在周围环绕。
  气息不弱于李锦衣的强者。
  看到魏卓言这般姿态。
  明世因啧啧点头,惊讶于魏卓言的演技和变化。
  若不是知根知底,明世因甚至觉得这就是真正的魏卓言……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魏卓言的变化,很大。
  而且从他们的对话中,明世因听明白了,这李锦衣,便是魏卓言身边的高人!
  展现了六叶绝招百劫洞冥的情况下,居然还能藏拙?
  那她是什么实力?
  明世因深吸了一口气。
  要说神都见到这么多高手,他相信,可安阳这破地方,怎么可能?地下藏得都是宝贝吗?空气都是甜的吗?
  不甜啊,还有点臭……
  “三师兄,你离我远点。”明世因有点躁。
  “谁?”
  李锦衣眼睛如电……看向房顶。
  糟糕,忘记传音了!
  正常说话,这等高手又怎么可能没察觉。
  数十丈外的房顶上,明世因尴尬起身,连连摆手。
  “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就一普通小老百姓……继续……”
  “……”
  这一下。
  明世因吸收了成吨的目光。
  房顶之上,背着阳光……
  几乎看不清明世因和端木生的相貌。
  李锦衣轻声道:“闲杂人等避让。”
  “我退,我退。”
  明世因和端木生后撤了两座房顶,二人来安阳之时,便隐藏了气息,现在看上去,和刚踏入修行的菜鸟无异。
  双方继续对峙。
  天空中,那巨大的飞辇,波浪颤动。
  一道声音传了下来。
  “魏卓言,必须死。”
  声音如洪。
  “狂妄!”
  魏卓言冷漠道,“杀。”
  四名副将大手一挥。
  身后数十名修行者,朝着叛军而且。
  从五气朝元,到八法运通法身,全部祭出。
  法身,点亮了整条街。
  满城尽带黄金甲,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数千名士兵,沦为陪衬。
  然而,就在蒙面修行者和叛军冲锋而上的时候——
  那飞辇的上方飘下一把巨剑,巨剑宽厚,有些像刀。
  巨剑的周围包裹着浑厚的罡气。
  然后,旋转!
  如同大风车一样。
  李锦衣秀眉紧蹙,率先道:“幽冥教?后撤!”
  那巨剑来得太快。
  数十名修行者来不及反应,便被风车似的罡气横扫!
  漫天倒飞!
  看到这一幕……
  明世因抬头望天:“大师兄的玄天星芒?”
  “大师兄?”端木生亦是连忙抬头。
  “不对……”
  “怎么不对?我去禀报师父,拿下孽徒!”端木生看着那巨大飞辇有点心虚,转头要走。
  明世因抓住了端木生的手臂。
  “大师兄一向刀不离身,这巨剑虽像刀却不是刀……玄天星芒的威力也不够,以大师兄的手段,这些人还能活着?”明世因看着漫天倒飞的修行者分析道。
  “你的意思是有人假冒大师兄?”
  “没错。”
  被明世因这么一提醒。
  端木生仔细看了过去。
  像,太像了!
  端木生嘀咕道:“我说大师兄怎么这么差劲……原来是个冒牌货。”
  “冒牌货对上冒牌货魏卓言,不觉得有意思嘛?”
  若是不仔细看,真假难辨。
  连魔天阁的弟子,尚且需要仔细辨认,其他人,又怎么会怀疑呢?
  “这人不弱。”端木生说道。
  “能将大师兄的玄天星芒,模仿的有模有样的,实力岂会弱?”
  两人继续观战。
  李锦衣看着自己的人,被这一招“玄天星芒”击飞,有些不可置信。
  “将军,退。”李锦衣微微侧目,低声提醒。
  “本将军相信你的能力。”魏卓言说道。
  “高阶战斗,属下恐护不了你周全……你若死,天下乱。”李锦衣说道。
  李锦衣的称呼变了。
  变成了“你”。
  魏卓言没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