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49、是不是中国人

  哗啦啦,脚步声凌乱,当先一个身穿制服高大瘦弱的身影冲了过来,目光带着愤怒和兴奋。
  毕礼耕看去瞳孔微微一缩,这竟然是一个洋人,而且手里提着手枪。
  他心中顿时一紧。
  “%&*()()¥……”
  那洋人一边往前冲一边嘴里喊叫着什么,背后更多的人冲了过来,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反正毕礼耕听不到。
  他还没反应,洋人旁边一个黄皮肤一看就是同胞的家伙飞快的往前跑,双眼带着惊恐扬起巴掌对着毕礼耕:“跪下,长官让你跪下听到没有。”
  我去尼玛的吧!
  毕礼耕想都不想一脚踹了过去。
  跪你老母!他心中本来就愤怒无比,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在脑袋上打了一下。好不容易上了船,又要被人打巴掌,如今更有人让他跪下。
  而且是冲着洋人跪下。
  跪尼玛啊跪,二鬼子该死。
  这一次毕礼耕更加愤怒,一脚踹出去的力道更恐怖。那中年人毫无防备的倒飞,直接撞在洋人胸口。
  “姐姐你看着他。”
  毕礼耕将后背上的孩子放下,然后一步迈出猛地冲刺到了跟前。
  他已经看清了这一群全是洋人,都穿着制服,也不知道是警察还是军人,一个个都提着枪很危险。
  毕礼耕虽然惊讶自己的身体素质,但是面对手枪本能的畏惧。这种事情自然要先下手为强,既然得罪了那自然要先费了再说。
  他速度太快了,才能在健身房也就搞一下自己的力量,跑步测验一下耐力之类的。对于身体,毕礼耕并不了解自己如今有多强。
  如今心中紧张之下,自然用出了所能用出的最大威力和速度,一个眨眼就跨越了好几步来到跟前。
  速度快的吓人,但是毕礼耕却有一种自己并没有彻底发挥出来的感觉。
  砰!
  军体拳大开大合,从中年人倒飞到毕礼耕冲过来,撑死了也就三个呼吸左右。那群洋人士兵虽然眼睁睁的看着毕礼耕到了跟前,但是思维反应与身体反应根本不在一条线上。
  当毕礼耕举起拳头一拳砸落的时候,他们才慌张的举起手枪。
  但是,面对冲入人群的毕礼耕,这时候举起手枪有什么用?
  腰胯一沉,毕礼耕一拳一个洋人,砰砰砰的一连串声音响起,眨眼间七八个洋人都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惨叫起来。
  他弯腰捡起手枪,手里提了一个剩下的都走回来放在‘姐姐’跟前,然后毕礼耕脸色一沉目光冰冷的走了回去。
  居高临下的看着一群洋人,再看了看那个中年人,心中权衡着利弊。
  杀人他不怕,当初灭国也不知道多少,死去的人更是数之不尽。
  区区几个洋人,毕礼耕杀了也就杀了。
  不过,对于目前的情况,毕礼耕倒是要问问。
  “法克……”
  嗯?
  毕礼耕还没开口,那个被撞翻的领头瘦高洋人怒骂一声爬了起来,目光喷火的来到毕礼耕跟前,双眼带着无尽的愤怒举着手指指着毕礼耕的鼻子:“%¥#&*()&……¥”
  毕礼耕沉默了,他看着嚣杂的洋人,看了看手里的手枪,他更加的沉默。
  他不以为这洋人是傻子,对方看到自己有手枪还如此嚣张。
  那只能说明在对方心中,自己这样的黄种人地位何等的低下。
  “他说什么?”
  毕礼耕没有理会洋人,低着头看向趴在地上的中年人。这中年人有些畏惧毕礼耕,目光还透漏着不解。不过听到毕礼耕的话,他倒是老实的翻译。
  “长官说,说让你放下枪,不然会杀了你。”
  “只有这么点?”毕礼耕沉默一下,接着问:“他没有骂人?”
  中年人嘴唇动了动,目光有些躲闪。
  那洋人看到毕礼耕不理自己,反而与中年人叽叽歪歪。他,目光一瞪,扬起巴掌对着毕礼耕的脸打了下来:“黄皮……”
  他目光有些高傲,对于这些猪仔根本不看在眼里。按照以往的经历,哪怕毕礼耕再能打,一旦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在蛇头的要求下也会跪地求饶。
  到时候,自己想怎么羞辱就能怎么羞辱。
  该死的黄皮猴子,竟然敢跟老子动手。
  他脑海里闪过无数种方法,目光看了眼远处的女人,已经知道如何羞辱这个胆大包天敢对英国皇家水军动手的黄皮猴子了。
  只是可惜,毕礼耕不是以前那些低声下气的人。
  在他动手的一刹那,毕礼耕就愤怒的瞪圆了眼睛,猛地提起膝盖撞了上去。
  原来你特么会说中文,虽然语气有些怪。
  咔擦……
  “啊!!!”
  这一声毕礼耕听懂了,原来不管什么人,惨叫声都是那么相似。
  他眯着眼看着夹着腿一蹦三尺高,然后随机膝盖落地再次发出咔嚓一声的洋人,随手抄起身边的木棍砸了过去。
  砰!!!木棍砸在对方的脑袋上,那人直接摔在地上翻滚几下,再也没有了动静。
  “¥%&*()”
  “¥##…………&”
  “¥%&*)%¥”
  “上帝啊。”
  “天啊,你竟然敢杀我们英国人。”
  “刽子手,恶魔,大英帝国不会放过你的。”
  中年人很乖巧的翻译,态度认真。
  毕礼耕无语的看着他,又看了看那群躺在地上指着他怒骂的英国人。沉默一下,毕礼耕问道:“我是刽子手,那他们是什么?”
  “你告诉我,若是i这群英国人不走,水里的人怎么办?”
  中年人目光闪烁的低下头,身体有些颤抖。
  毕礼耕嘿嘿一笑:“看来我想的不错,你是蛇头吧?”
  中年人抬起头正要回答,却忽然看到一只从天而降的巴掌。
  啪!
  脸颊肿起半边高,整个人被打懵了。
  “你特么是不是中国人。”
  啪!
  “欺负自己人。”
  啪!
  “黑心钱你也要,你不怕断子绝孙啊。”
  啪!
  “老人孩子你都下得去手,你特么给我去水里泡着。”
  毕礼耕气的眼圈通红,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虽然那种更加悲惨的事情没有见到。
  但是,曾经的电影画面和文字描写回忆在脑后。
  毕礼耕相信,现实远远比艺术更加残酷。
  这蔚蓝的海水之中,不知道飘荡了多少人的尸体,多少人痛苦的在其中哀嚎。
  而那些站在船上的人却宛若游客一般哈哈大笑,指指点点,像是看一群小丑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