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9、花仔荣

  九龙城寨最乱,最好解决,只要一路砍过去就行。
  但是毕礼耕小弟有些少。
  “当务之急,立威,九龙城寨谁最大?”
  阿婆的小店,阿婆一边做面一边抬起头,看着意气风发的毕礼耕,忍不住多加了一块牛肉。
  熊大顶着大光头身高马大的站在毕礼耕跟前:“老大,是花仔荣啊,以前是跟大灰熊的,不过大灰熊死了花仔荣上位,而且霸占了大嫂,我觉得大灰熊死的蹊跷。”
  “花仔荣?”
  .毕礼耕眯了眯眼睛,嘴角冷笑。
  能不蹊跷吗?
  大灰熊就是被花仔荣搞死的。
  不过这事情他虽然清楚,却也没法解释,更没有证据。
  事情是雷洛安排人做的,拿到了花仔荣跟大嫂通奸的证据,花仔荣这才杀了大灰熊投靠雷洛。
  真特娘的好笑,大灰熊要钱有钱,要人有人,家里又有娇妻美妾,却偏偏喜欢赌钱冷落老婆。
  这才给了花仔荣机会窥觊大嫂。
  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漂亮的女人都不可靠。
  正所谓:
  无财莫娶美娇娘,不信你看武大郎。
  有钱娶了也要防,就是明星也躺枪。
  有钱有颜也够呛,做个头发夜里忙。
  自古红杏有血光,西门官人命当场。
  欢场风流莫真心,涛涛碧波百宝箱。
  毕礼耕嘿嘿一笑:“就选他,今晚上去弄死他。”
  “老大,我去准备家伙。”
  毕礼耕点了点头:“先别走,吃点东西再说。”
  “谢老大,阿婆的手艺是一绝啊,我吃了阿婆做的面,家里的东西都吃不下了。”
  熊大舔了舔嘴唇,看着阿婆端上来的饭碗露出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混蛋。
  毕礼耕摇头暗笑:以前你收保费的时候,也没见你尊重阿婆一下。
  不过,有人讨好自己毕礼耕也不会拒接。
  水至清则无鱼,他还是懂的的。
  只要熊大老实听话,好好办事,他不会小气。
  花仔荣的实力在九龙城寨,可惜住处却在外面。身为老大,当然不能住在九龙城寨那种破地方。
  夜晚寂静,九龙城寨最近很乱,住户都早早回家关了门生怕被忽然到来的火并给牵连到。
  倒是多了很多青年,三五成群的各个街区晃动,路过毕礼耕面前的烧烤摊的时候,却无人敢停留,桌子上那明晃晃的大砍刀告诉所有人这家伙不好惹。
  更别说,身边那四个黑西装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蹬蹬蹬……
  奔跑声响动在街道上,远处几个高大的身影飞快接近。等到了跟前,熊大喘息着满头大汗的坐下,端起啤酒就灌了一杯。
  身后两个小弟只能舔了舔嘴唇,羡慕的看着他。
  毕礼耕挥了挥手,一边的光头强面容冷峻的递过去两倍啤酒。
  两个小弟受宠若惊:“多谢强哥,谢谢强哥。”
  光头强戴着墨镜面无表情,宛若冷酷杀手般点了点头:“好好做事,阿耕哥不会亏待你们的。”
  两个小弟一边喝酒一边点头。
  熊大喘息几下开口道:“老大,找到了,花仔荣在外面聚会呢,身边人有些多。”
  “多少?”
  “三十多个,要不要我去将兄弟们都拉过来。”
  毕礼耕嘿嘿一笑:“三十多人,我们才一百兄弟,都喊过来人想跑也堵不住。不过有我在,他死定了。”
  “东西分了,上车。”
  毕礼耕一指桌子上的烤肉,起身走向旁边的奔驰。
  阿龙当先过去拉开车门,身后光头强和阿昆阿云跟上,至于熊大三人,慌张的一人一把烤肉抓在手里,又提着啤酒跟上。
  魏昆坐在前面奔驰上,熊大几人挤上旁边的面包车,车灯闪烁,翁的一声启动。
  熊大的面包车跑在前面带路。
  毕礼耕眯着眼靠在靠背上,心中思考着花仔荣死了之后的事情。
  没错,在他心里花仔荣已经是个死人了。
  如今的花仔荣是雷洛的人,等到雷洛成功掌握局势,花仔荣会得到巨大的好处。毕礼耕杀对方,雷洛心中肯定会不满。
  不过想了想,雷洛也不会做什么。
  而且,不管是为了出头,还是为了别的,杀了花仔荣都有巨大的好处。
  毕礼耕能得到大量地盘和小弟不说,花仔荣死了,雷洛的选择就只剩下伍世豪。到时候伍世豪真的是一家独大,没有人制约。
  大富豪夜总会。
  车子停下,几个人下车。
  毕礼耕看了眼门口的守卫,沉默着抽出看到,用衣服擦了擦刀身然后旁若无人的往前走去。
  守卫的小弟光着膀子,看到两辆车停下正要过来迎接,却忽然发现是几个穿着黑西装戴着墨镜的家伙。
  整齐划一的制服一下子带来巨大的压迫感,他们微微失神了一下,心中惊讶这几人的霸气。
  但是很快,两个小弟脸色一变,看到了一把砍刀。
  “扑街,有人闹事。”
  俩人脸色一白骂了一声,转身就往夜总会跑。
  “看到没,这样的小弟,以后不能要。”
  毕礼耕一指转身就跑的两人,扭头对着熊大说道。
  熊大点头:“贪生怕死,这样的家伙靠不住,老大,我打头阵。”
  一身黑西装,身材高大,膀大腰圆的熊大真的像是一头黑熊,尤其是戴着墨镜肥胖的脸,这体格在黄种人中真的有压迫感。
  即使赶不上黑叔叔,去也不凡了。
  肩膀上扛着砍刀,熊大硬着头皮为往前冲。等到进了门,却见里面已经大乱。哗啦啦一阵乱想,光着膀子的一群小弟手提木棍,砍刀,乱七八糟的冲了出来。
  楼梯上,衬衫敞开露出肚皮,歪着脑袋搂着一个妖艳女人的花仔荣满脸都是口红,神情不爽的走了下来。
  “那个扑街敢闹事,奶奶的,给老子站出来。”
  “你爹啊。”
  毕礼耕推开熊大高大的身影,叼着烟提着刀,慢条斯理的走来。抬起头看了一眼,眯着眼冷笑:“花仔荣,你通奸大嫂,残杀大哥,你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