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3、你老大在学狗哎

  “喏,吃。”
  角落,阿龙三人蹲在一起,看着毕礼耕递过来的叉烧包,都有些傻眼。
  “阿耕哥,你哪来的钱?”
  “保护费,死老太婆不给,她怎么斗得过我。”
  “就给叉烧包啊?”
  “你还想怎样?人家也不容易好不好,我们是天下会,不是劫匪帮。”
  毕礼耕一口一个往嘴里塞,嘟嘟囔囔的解释:“不过那条街我已经拿下了。”
  “都没出手。”
  “这叫能耐,生在古代我就是纵横家,三言两语拿下一条街,我自己都佩服我自己。”
  “诸葛孔明舌战群儒,比不得阿耕哥你。”
  毕礼耕有些得意,阿龙三人却摇了摇头。
  当初歃血为盟那么豪迈,没想到结果如此坑爹。
  我们说好的江湖热血,一言不合一片西瓜刀从街头砍到街尾呢。
  “走,吃饱了去巡逻。”
  拍了拍屁股,毕礼耕当先起身。
  阿龙无语的跟着:“阿耕哥,还巡逻,你当我们差老啊。”
  “这里没有差佬,无规矩,无法律,就从这条街开始,以后这里的规矩我们定。”
  “收保护费的打,欺负人的打,挑逗姑娘的打,懂了没。”
  “明白。”
  四个人提着刀,从这头到那头,从那头到这头。
  小巷子很狭窄,却人员众多,两排宽敞地方有些小饭店之类的,都是一些阿婆阿伯在工作,地面上偶尔看到一些地摊,都是为了讨生活。
  即使是这样的地方,依旧有人来祸害。
  中午时分,来到阿婆的店里。
  阿婆无语的看着三个大男人:“后生仔,去做丫啊,骗吃骗喝怎么娶媳妇。”
  “干嘛娶媳妇,别人的老婆不好吗?”
  .嘴里这么说着,不过几碗面还是做了出来。
  四个人坐下吃,阿龙三人低着头不敢看人,毕礼耕却无所谓:“阿婆,你花几碗面买个平安有什么不好,今天是没人闹事,你可能亏了,若是有人闹事你就赚大了。”
  “赚钱都进你们肚子了,我这么大年纪都看不起你们啊,后生仔,做点什么不好,混吃等死对得起爹妈呀你们。”
  阿婆坐在那里嘀嘀咕咕,毕礼耕尴尬一笑:“我们天下会很牛的。”
  “吃了赶紧走,牛,有多牛,有没有面里的牛肉牛啊。”
  嘴唇动了动,毕礼耕吃起一块牛肉。
  别说真香。
  算了,不跟这老太婆一般见识。
  三天后,几个小店被毕礼耕吃了个遍,一群阿伯阿婆都对他无可奈何。
  不过风言风语去却让阿梅受不了。
  “阿耕啊,那些阿伯阿婆说话很难听,你让我怎么出门。”
  阿梅絮絮叨叨的自责毕礼耕,旁边的阿晴也有些无奈。雪白的小脚丫子桌子底下碰了碰毕礼耕,希望毕礼耕有点骨气。
  但是毕礼耕低头吃饭:“姐,出去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我死也不给人当奴才。”
  “那你就饿死算了,也不为阿晴想想。”
  “你懂什么,他们早晚会感谢我。现在我白吃白喝,将来他们求着我吃喝。”
  阿梅还想要说什么,旁边的伍世豪却笑呵呵的拦住她:“好了好了,阿耕爱玩我又不是养不起,你别闹气。”
  说着还挑了挑眉,从怀里摸出一叠票子拍在桌子上,大气的说:“阿耕你尽管玩,没钱就跟姐夫说,有空也带阿晴去逛逛街,别顾着自己吃喝玩乐。”
  毕礼耕无语的看着他。
  伍世豪很开心的哈哈大笑,他对毕礼耕防备了好久,生怕这小子一冲动做出什么大事。
  不过一个多星期过去了,看到毕礼耕只是围着那个小巷子跟一群阿婆阿伯打交道,伍世豪就放心了。
  这小子,还以为多霸气,搞什么天下会。
  原来就是欺负一群阿婆。
  没志气。
  不过也放心。
  “谢谢姐夫。”毕礼耕将票子塞进口袋,想了想,又取出一半给阿晴。阿晴抿嘴一笑,媚眼如丝的白了他一眼。
  “一个馍掰两半。”
  毕礼耕挤了挤眼睛,阿晴幸福的抓住她的手。
  哎,女人真好骗。
  阿梅和伍世豪无语的看着阿晴傻傻的样子,不过心里也放心。
  月底,按照常例来巡逻。
  刚进去小巷,忽然看到一群青年提着棍棒挨家挨户的收钱。
  “工作来了。”
  毕礼耕眯了眯眼,舔着嘴唇兴奋的挽起砍刀。
  “兄弟们,骗吃骗,呸,白吃白喝这么久出力的时候到了。今天,我们天下会立规矩。”
  毕礼耕早就打探清楚这群混蛋只会月底收钱。
  一群阿婆阿伯都欺负,简直是人渣。
  提着刀,大踏步往前走:“老子的地盘也敢收钱,你们跟谁的。”
  “花豹哥,你哪位?”
  一个青年脖子上挂着链子,靠在门口晃着腿,斜着眼睛撇着嘴吊儿郎当的说。
  “我哪位?我是你爹啊。”
  刷!!!
  片刀扬起,猛地劈落。
  噗嗤……
  毕礼耕没有下杀手,速度放慢了不少。但是即使如此,那青年也没躲开。只是慌张的后退两步,肩膀上顿时被划出一道口子火辣辣的疼。
  “曹,砍他。”
  青年暴怒,红着眼一指毕礼耕。
  毕礼耕舔了舔嘴唇,脑袋左右一晃紧了紧手里的片刀:“阿婆,你看看我天下会的实力。”
  他话音刚落,猛地冲了过去。
  二十多个青年手里提着木棍,即使是毕礼耕拿着刀他们也不怕。
  巷子狭窄,木棍够长,吃亏的肯定是毕礼耕。
  但是没想到毕礼耕速度太快,他们还没冲到为首的少年跟前,那少年就啊的一声飞了出去。
  毕礼耕一脚踹出身子猛地一矮接着突进,狂暴的速度直接甩开了阿龙几人。等到阿龙三人反应过来,毕礼耕已经冲入人群左右开弓。
  片刀扔了,一手一个木棍砰砰砰的砸落。
  “滚!”
  “记住了,这是我天下会的地盘,谁来谁爬出去。”
  “我特么让你爬出去啊。”
  嘭!
  刚爬起来的一个青年顿时又嚎叫着趴在地上,他不敢停留,四肢着地往外爬。
  毕礼耕提着木棍跟着:“快点。”
  一棍砸在最慢的那人屁股上。
  巷子很长,很狭窄,一个人提着棍在后面跟着,二十多个人撅着屁股在地面爬,那场面很壮观。
  阿婆带着鼻青脸肿的孙子走出门看到这一幕:“乖孙啊,你老大在学狗哎。”
  青年满脸愤怒:“奶奶,他不是我老大,自己兄弟都欺负我不跟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