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2、这条街我要了

  “阿耕啊,你又跑出去胡混,阿晴上班很累你让她少操点心。”
  大早上的。
  阿梅对着毕礼耕就一阵啰嗦,以前对阿晴很不满意,总感觉看到这个人心里就堵的慌。
  但是一接触下来,却发现阿晴干活勤快,为人温柔老实,更重要的对自己很尊重,对毕礼耕很在乎。
  这年头,能开心的蹲在地上给男人洗脚的女人还不好?
  对阿晴的印象好了,对毕礼耕自然是有些意见起来。
  这混小子出院之后天天往外跑,尤其是最近跟阿龙三人也不知道搞什么,大街小巷的串。
  “姐,阿耕是男人,出去应酬是应该的。”
  毕礼耕还没说话,穿戴整齐的阿晴就开口了。
  不过目光依旧幽怨的看了眼毕礼耕,已经好几天没那啥了。
  虽然在这里住很不方便,但是阿晴依旧不舒服。
  都要长草了。
  “你呀就惯着他,他能有什么应酬,当大老板啊?”阿梅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对于阿晴的懂事还是很开心的,白了眼毕礼耕接着说道:“阿耕,你老大不小了也该想想阿晴了。”
  “姐,你好好做饭行不行。”
  毕礼耕头疼的抓了抓脑袋。
  阿梅瞪眼:“做饭做饭,天天伺候你们一群没事干的大老爷们,欠你们的啊。我跟你说阿耕,今天就出去找工作,天天瞎胡混想什么样子,阿晴的工资都被你弄哪去了?”
  毕礼耕有些窘迫,他花的是阿晴的钱,一时间竟然有些脸红。
  想当初花赵小刀钱的时候都没这种感觉,毕竟赵小刀钱多来的容易,一个活动就不少。
  但是阿晴,纯碎是一天天工作出来的,那是死工资,而且不多。
  “姐……”
  “你去找工作。”
  “好好好,我去我去……”
  毕礼耕抓了抓头拉着阿晴就往外走。
  “跑什么跑,吃早餐啊。”
  “外面吃。”
  “你又拿阿晴的钱大方……”
  跑到外面,阿晴抿着嘴偷笑的看着毕礼耕,毕礼耕有些尴尬。
  “阿晴,你放心,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我相信你啊。”
  “阿晴,最近委屈你了。”
  “把我当外人啊说这么客气?”
  “哈哈哈,你真美……”
  看了看四周,再一打量面前嘟着嘴歪着头的漂亮阿晴,毕礼耕舔了舔嘴唇。
  早就熟悉彼此,一看到毕礼耕头偷偷摸摸的动作,阿晴心头一跳躲开一点:“你别乱来,大街上呢。”
  “什么大街上,明明是个小巷子。”
  “阿耕,我还要去上班。”
  阿晴嘴上说着却被毕礼耕强势的推到两个大楼夹缝中的角落。
  阿晴上班还是迟到了,即使到了医院被毕礼耕背着一路狂奔冲进更衣室,依旧是迟到了三分钟。
  “下午我来接你。”
  无视了三个尖叫用衣服挡在胸前的小护士,毕礼耕在阿晴愤怒的目光中亲了一口,转身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阿晴,他是谁啊?”
  “你怎么会找这样的混蛋当男朋友……”
  “就是啊,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见人啊。干脆介绍给我们认识……”
  阿晴无奈的捂着额头。
  九龙城寨。
  “这条街我要了。”
  毕礼耕一身西装带着墨镜,手里提着片刀嘴里叼着根香烟,吊儿郎当的指着面前狭窄的小巷子。
  巷子很长,几栋大楼中间唯一的出入口,狭窄,弯曲,潮湿阴暗。
  阿龙一样西装革履提着片刀,皱着眉打量着面前的巷子:“阿耕哥,这里没油水啊。”
  “哎,出来混是要有理想的,不要动不动就想着钱。”
  毕礼耕拍了拍阿龙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
  随手将片刀扔给陆云,搂着阿龙和阿昆的肩膀往前走:“你看看,你也知道没有油水,这些阿婆,阿伯多不容易,摆地摊,开个小店混日子。但是呢,这群混蛋依旧要来收保护费啊。”
  指着几个光着膀子的少年,毕礼耕鄙夷的说道。
  那少年一把抢过阿婆手里的零钱,嘴里骂骂咧咧的带着身边的朋友转身离去。
  路过毕礼耕身边,看到狭窄的巷子被四人挡住,他顿时不客气的一瞪眼:“别挡路啊扑街。”
  啪!
  毕礼耕一巴掌抽了过去,少年脸颊直接肿了,人刷的一下转个圈趴在地上。
  “人渣,阿婆年纪那么大你也欺负,畜牲啊你。”
  毕礼耕叼着烟踩着少年后背,用手指点着他怒斥。
  少年依旧不服气,硬着脖子怒骂:“关你屁事啊,你们还不动手。”
  话音刚落,身边就趴下两个人,扭头看看左右两边那熟悉的脸庞,少年懵了。
  “呸,废物,还学人出来混,光膀子了不起啊。”
  毕礼耕一口吐在对方脸上,不屑的说道。
  少年傻眼了,接着眼圈一红:“奶奶,有人欺负我。”
  毕礼耕一呆。
  “乖孙啊,你什么人啊为什么打我乖孙……”
  毕礼耕嘴角抽了抽,看着跑过来的阿婆,不由自主的收回脚。
  阿龙和阿昆满脸黑线,尴尬无比的摸了摸鼻子,转身就跑。
  这特么的……
  “阿婆,他是你孙子啊?”
  “对啊,你干嘛打我孙子?”
  阿婆举着菜刀气呼呼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无语:“误会啊阿婆,我看他抢你钱,想帮你来着。我这是好人好事,你得感谢我。”
  “你打我乖孙我还感谢你,去死啊。”
  刷刷刷……
  菜刀砍过来,毕礼耕无语的躲过,顺手一把抢过来:“阿婆,你这样是不对啊,把你孙子交给我,我让他学好。”
  “你哪位?”
  阿婆掐着腰口水喷到毕礼耕脸上,矮小瘦弱的身子护住身后高大消瘦的少年。
  毕礼耕歪着头满脸傲气:“天下会听过没?”
  “我倒是听过红花会,你是总舵主啊?”
  “是帮主,我们天下会那么有名你没听过?阿婆,孤陋寡闻纳。”
  阿婆将信将疑:“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可我没有保护费给你交的,后生,看你人模狗样不如去当少爷,还赚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