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46、人驴

  春去花来,岁月如梭。幸福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无忧无虑的人生充满了平淡。
  很多人都羡慕有钱人的生活,觉得有钱了可以为所欲为。
  毕礼耕只觉得这些人太肤浅。
  钱真的那么重要吗?
  “兄弟,我真的很羡慕你。每天那么辛苦,忙碌,这样的日子才真实。我很怀念我们以前的生活,为了等一个龙套各种讨好人,那才是真正的现实。
  现在呢?天天吃了饭没事干,开着豪车到处跑,怀里揣着钞票,威信有这余额,但是我完全没有消费的兴趣。
  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嘛?
  你知道我多久没有感受到拿到五十块片酬的喜悦了吗?
  当什么东西都有人给你准备妥当,哪怕你去卫生间的时间人都记得很清楚的时候,你就没有一点隐私了。
  更别说连洗脚的自由都没有。
  兄弟,说多了都是泪,我好想回到过去的时候,跟兄弟你一起努力奋斗……”
  举起酒杯默默的一饮而尽,毕礼耕有些沉重和颓废。
  韩日虎脑袋圆圆的,大光头就像是一个大灯泡,闻言正往嘴里塞一块猪头肉的他顿时没好气的将筷子摔在桌子上:“你特么给我滚。”
  毕礼耕有些不解:“我好不容易回来看看你,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兄弟,你知道我过的什么日子,我有多辛苦吗?为了给你要一个小配角,你知道我付出了多少。”
  老子几日几夜没休息啊。
  说多了都是泪。
  毕礼耕很心酸,韩日虎很恼火。
  这狗日的,回来就炫耀,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
  你特么跟赵小刀天天贴身保护,都变成附身保护了。
  你辛苦个屁。
  人家赵小刀生病一个星期么上工,你岂不是也在休息?
  韩日虎感觉哪里不对劲,想了想忽然反应过来:
  等等……
  “什么配角?”
  他又感觉自己没有抓住重点。
  “咳咳,赵小刀新拍的电视剧。”
  “啊?真的?好兄弟,我果然没看错你,以后你就是我爹,亲爹。”
  “滚开,我才没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嘿嘿嘿,好兄弟一辈子,你发了不忘我,果然我韩日虎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当初帮你还了那二十块钱。”
  “能别说这事吗?”
  “哈哈哈,懂,懂。”
  “你懂个屁,那女人太贪婪,太平洋那大,老子进去洗个澡就二十,抢劫啊。”
  韩日虎嘿嘿笑着直接转移话题:“不过说真的,你小子就是运气好,碰到的女人一个个比一个经典不说,还能完好脱身,现在更是被赵小刀养着,你……”
  “我那是辛辛苦苦干出来的,怎么你说的我跟吃软饭一样。”
  毕礼耕没好气的翻白眼。
  韩日虎嘴唇动了动,死死的忍不住才没有一巴掌甩过去。他深吸口气,努力压抑住被暴击的伤势,露出一丝笑脸:“得,我懒得跟你说话,你小子现在坏的很。行行行,不过我说的也不错啊,你小子就是命好。”
  “农村人,好什么。”
  “我说的不是这个,上次那个曹楚红还记得不?”
  “嗯?”毕礼耕眯了眯眼睛,相亲那么多次,这个还算是唯一印象深刻的多少心里有些关心:“她怎么了?”
  “火了。”韩日虎吃了块肉,嘿嘿笑着摇晃着大腿:“不是我说你运气好,随便玩一个都这么极品。人家现在可不得了,直接快手火了,粉丝几百万。”
  毕礼耕懵逼了:“她怎么火的?她不是被人骂拜金吗?”
  韩日虎深吸口气也有些不可思议:“这就有说的了,兄弟你说这世道怎么了,我们这些努力奋斗的一事无成,人家随随便便就能吸粉百万,这世道……
  不过也羡慕不来,人曹楚红可能也豁出去了,直接将跟你的约会经过说出来。”
  毕礼耕心中有一股不好的预感:“她说什么了?”
  韩日虎看了毕礼耕一眼,目光有些佩服:“人曹楚红说了,她跟你分手不是嫌弃你没钱,要房子只是借口。真正受不了你的是……嘿嘿,是你太禽兽。”
  “啥玩意?”毕礼耕有些懵逼。
  韩日虎嘿嘿一笑:“她说你太禽兽,跟驴一样,都让她去医院几次了,所以……”
  我特么!
  毕礼耕脸都黑了,忽然心中一惊站起来就跑。韩日虎傻眼的追了两步:“干嘛去你这……”
  “麻烦大了。”
  毕礼耕回应一声冲出去跑上停在外面的车子,这还是赵小刀的车被他开来用了。启动车子往酒店跑,还没到地方电话就响了。
  一看是赵小刀,毕礼耕眯了眯眼睛接通。
  “别回来了,有事晚点说。”
  毕礼耕深吸口气:“来了?”
  “没,你问那么多干什么,我被你害死了,你这头人驴名声还极大,幸亏发现的早。”
  这特么的!!!!
  “刀子啊,你可不能对不起我。”
  “????”.
  赵小刀躺在床上慢脑门问号,片刻才没好气的开口。
  “你说这样话你要脸吗?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你就是一个保镖。”
  “可是我不是一个普通的保镖,反正你若是敢对不起我,我会生气的。”
  啪嗒!!!
  赵小刀头疼的挂断电话,现在心里后悔了,没想到这家伙还这么霸道有这么强的占有欲。
  但是你要搞清楚情况啊,我特么是别人的媳妇啊。
  你这种要求你就不脸红?
  你哪来的底气说这种话?
  毕礼耕眯着眼想了想,忍不住抓了抓脑袋。
  当然,他也知道自己说那种话很没有底气。
  但是毕礼耕觉得:我管你什么身份,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女人这一个身份。
  不过他没有胡来,这种事情胡来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对赵小刀更不好。
  车子停在停车场,默默的点燃一根香烟眯着眼抽了起来。但是想了半天都没想到什么好主意,毕礼耕头疼的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