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71、钢管舞锻炼身体

  “老大威武,我熊大谁都不服,就服老大。”
  “就是,花仔荣算什么东西,还江湖规矩,老大说的话就是江湖规矩。”
  包厢,熊大和光头强站在一起,举着酒杯一人一个敬酒。
  毕礼耕含笑看着他们,一饮而尽也不推辞。那和善的态度让两人有些恍惚,像是几个小时前一刀开膛破肚的凶手不是毕礼耕一样。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镇定啊。
  我们到现在想起了都想尿。
  啪!烟盒落在茶几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熊大赶紧去点烟,毕礼耕满意的拍了拍的他的手腕深吸一口,惬意的吐出眼圈整个人靠在沙发靠背上:“我跟你们说,出来混,人狠才能站的稳,砍人就砍人,说那么多废话搞什么。记住我今天的话,若是有一天因为废话被人做了,别怪我不给你们报仇。”
  “记住了老大,我们懂了。”
  “对,人狠才能站得稳,老大说的精辟。”
  俩人点头哈腰,充分的发挥了狗腿子的作用。同时,熊大往身后一挥手,门口的小弟顿时推进来四个女人。
  一看虽然打扮的很成熟,但是那水嫩的肌肤还是让毕礼耕皱了皱眉。
  他翻着眼看向熊大,熊大心头一跳:“老大你别误会,我没威胁她们,陪你喝酒而已。”
  “你记住千万不能欺负自己人,要不然让我知道了饶不了你。”
  “哪能啊,我又不是狼心狗肺怎么可能欺负同胞,老大,我熊大贪生怕死,可我知道我不是畜生。”
  熊大拍着胸口义正言辞的解释,一递眼色,四个女孩围了过去挨着毕礼耕坐下。他赶紧弯腰讨好的笑道:“老大,你先休息休息,花仔荣的账目一片糊涂,我和光头强去整理清楚再说,有事你叫我。”
  毕礼耕点了点头,挥手让他们出去。
  拉住门,熊大和光头强站在门口对视一眼,都松了口气。
  等走出去几步,光头强才说道:“你胆子真大,老大三令五申不能对那些初中生下手你还……”
  “喝酒而已。”
  “切,你以为你怎么交代的我不知道?你不怕老大生气?”
  “我说什么了?我说伺候好老大有什么错?不是我说强子你就是胡思乱想,再说了,老大自己喝多了难道还怪我?”
  “曹,你在古代肯定是奸臣。”
  光头强满脸吃惊,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
  熊大嘿嘿一笑,搓了搓手:“都是男人,谁不了解谁啊,我就不信老大享受了还能说不好。”
  光头强露出了敬佩的目光,果然自己还太嫩,要学着点才好。
  嗯,回去给阿芝找几个家教,学习一下舞蹈啊音乐钢琴什么的,萧艺一定要学会。
  我这是为了妹妹好……
  钢管舞,一字马什么的,肯定能锻炼身体。
  我光头强,出发点是好的。
  与此同时,警局门口。
  “洛哥,花仔荣死了。”
  雷洛拉开车门还没进去,看到猪油仔跑来刚想打招呼没想到听到这个消息,当时就脸色一僵。
  正要发问却猛然想到什么:“阿耕动的手?”
  猪油仔点了点头,神色有些不满:“他知道花仔荣是洛哥你的人,洛哥,阿豪跟他是兄弟不得不防啊。”
  雷洛脸色有些不好看,目光转动也不知道想什么。
  最后拍了拍猪油仔的肩膀:“开车。”
  “好嘞。”
  车子离开警局门口,雷洛手指堵住嘴唇,眼珠子乱转。旁边的猪油仔一边开车一边打量着雷洛的脸色,正要忍不住发问的时候,雷洛开口了。
  他一声笑道:“没事,阿耕说过不会动我的生意。”
  猪油仔皱了皱眉:“可是洛哥,现在是阿豪一家独大,你若是还让他主事的话,他若是有反心我们压不住。”
  “阿豪不会的,我相信他。仔哥,你记住,我的命是阿豪给的,这份情,我要记你也要记。”
  猪油仔看着雷洛认真地目光,只好点了点头。不过看他的表情,依旧有些担忧。
  雷洛知道猪油仔没有别的心思,也不是真的在挑拨离间。他们多少年的关系,真的比亲兄弟还亲。
  猪油仔纯粹是为了他好。
  再次拍了拍猪油仔的肩膀,雷洛说道:“我们在英国人手下混饭吃,自己不团结,什么都吃不到。”
  “我懂了洛哥。”
  猪油仔终于脸色松懈下来,至于心中是不是彻底放下,谁也不清楚。
  雷洛心中叹息,只希望猪油仔不要做什么事情,万一被伍世豪和阿耕发现,到时候有了误会就算能解释,心中也会有芥蒂。
  一个是救了自己命的恩人,一个是忠心耿耿的兄弟,雷洛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去做。
  相反雷洛心中的纠结,毕礼耕就没想那么多。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默默的打量着将床单剪开四块的四个少女,毕礼耕点上烟转过身去:“以后跟我,我养你们。”
  “多谢阿耕哥……”
  “阿耕哥我们帮你穿衣服啊。”
  “阿耕哥,抬脚……”
  啪!
  “讨厌,摔人家脸上了,好疼的哦。”
  毕礼耕哈哈大笑,看着刚才还一脸伤心欲绝的四人,此时忽然喜笑颜开满脸娇媚的样子,心中感慨:有钱有势真特么爽。
  磨磨蹭蹭两个小时候走出房间。
  门口,光头强和熊大正打着哈欠吃着包子等待着。
  毕礼耕沉着脸走过去,目光有些冷一巴掌拍在熊大脑门上:“你干的好事,我都敢算计。”
  熊大疼的一声惨叫,啊的一声抱着脑袋后退,慌张的看着毕礼耕:“老大,我做错什么了。”
  “你心里没数?”
  熊大眼珠子转动,哭丧着脸哀求:“我错了老大,我再也不敢了。”
  一边光头强心惊胆战的看着,嘴里塞着包子也不敢吃。
  毕礼耕眯着眼打量着二人,半天才发出一声冷哼语气有些缓和:“要不是看你是好心,我一刀劈了你。都说了别欺负自己人,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记住了,老大你别生气,是我熊大不好我以后一定不敢了。老大,吃点东西消消气啊……”
  “你们,给我小小心一点。”
  毕礼耕拍着熊大的肩膀,一边抓着包子往嘴里塞。
  熊大满脸紧张心中却乐开了花,小心翼翼的打开奶茶递过去问道:“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买套房子给她们住补偿她们。”
  毕礼耕老怀大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