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9

  又羞又怒,又有些莫名的慌张。
  无人的小巷,黑暗没有灯光。
  近在眼前的男人,目光火热的盯着她越来越近。
  她已经后悔没有带助理了,更后悔出来看电影。
  更可怕的是不敢喊不敢叫,身为一个公众人物,若是被人发现这一幕,哪怕她是受害者,估计也毁了一半。
  这就是i做这一行的悲哀。
  有时候吃了亏不能说,反而要帮人掩饰。
  不过吃亏是不能吃亏的,但凡有一点机会就要挣扎一下。
  脑海里的想法一出现,扬起小脚就踹了过去,直接奔着红中想要来一下狠的。
  却没想到对方反应很快,这个长相阳光帅气,身材高高大大的男人竟然松手了。丸子头身体顿时往下落去,她慌张的尖叫一声,踹过去的脚却被一只大手抓住,另外一条腿也被抓了正着。
  正惊恐的害怕一屁股落在地上呢,往下落的身体又稳住了。双腿却猛然一分,本能的使劲一夹、同时一双小手也慌张的往前抓去,搂住对方的脖子就抱了上去。
  “别动,不然我打的你喊粑粑。”
  惊慌害怕的丸子头颤抖不已,小腿力气很大,颤抖的上下起伏。就在这时啪的一声脆响,她浑身僵硬,懵逼的抬起头看去,耳边响起对方恐吓的声音。
  完了。
  今天穿的超短裙。
  还不是连筒袜。
  这时候丸子头害怕了,后背被抵在墙上,对方的目光越来越危险,呼吸也越来越可怕,丸子头又开始颤抖了。
  毕礼耕仔细的盯着面前的人影,伸手拉下口罩,看着那张精致的熟悉脸庞,一瞬间眼圈红了目光湿润。
  “刀子……你也舍不得我。”
  丸子头懵逼的看着对方,这真情流露的一幕,让她有些疑惑害怕少了一些。
  毕礼耕歪着头,双手捧着丸子头的小脸,又哭又笑,眼泪都滴在对方脸庞上。结果疑惑的看了看手心,又看了看对方的脸庞。
  妆容花了。
  毕礼耕呆了呆:“你没有她好看。”
  “谁?”
  丸子头傻傻的问。
  “我老婆。”
  “你老婆?你这种禽兽也有老婆?谁瞎了眼嫁给你。”
  丸子头瞪圆了眼睛,愤怒的咬着牙齿低声说道。
  毕礼耕歪着脑袋并不生气,看着对方略显慌张的目光笑着回答:“你啊。”
  “你是我粉丝?”丸子头眸子动了动,嘴角含笑忽然温柔的看着毕礼耕:“你知道我是谁,身为粉丝肯定喜欢我。但是,你既然喜欢我,就别伤害我好不好?”
  “我没想伤害你。”
  “那你要放了我?”丸子头满脸惊喜,真爱粉,这绝对是真爱粉。
  哼,要是换了别的男粉有这机会,自己铁定吃亏。
  不过想起刚才的一幕,丸子头心中就一阵愤怒。以后一定要小心点,这种男粉丝不能给他们接近的机会。
  “放了你?不可能的。”
  就在丸子头心中胡思乱想的时候,毕礼耕忽然摇了摇头脸色一正说道。
  丸子头一呆:‘你想干嘛?我告诉你,你想一想后果……还有,你就忍心伤害我?你不是喜欢我吗?我给你签名,对了,请你吃饭……’
  毕礼耕沉默不语,看着对方慌张的样子缓缓摇头。
  就在丸子头心一点点沉下去的时候,毕礼耕忽然扬起手拉住她的口罩,一点点盖住她半边脸。
  丸子头不解的看着毕礼耕,心中却松了口气。
  但是没想到,毕礼耕竟然坏笑一下:“这样更像一点……”
  丸子头心中升起一丝不妙,老娘成替代品了。
  “哎,我告诉你别乱来啊。”
  “你你你滚开啊。”
  “别……”
  感谢超短裙。
  感谢单筒黑丝。
  扒拉到一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丸子头茫然的从墙上滑落,目光呆呆的看着面前高大的身影。
  “你没事吧?”
  丸子头听到这话脸黑的吓人,咬牙瞪着对方一言不发。
  毕礼耕拉了拉裤子,关心的蹲下身:“哎,女孩子晚上不要乱跑,多危险,走,我送你回去。”
  “滚开。”
  “我是你粉丝哎,你这么对粉丝不想混了?”
  “……”
  看着对方默默收起的手机,丸子头嘴唇动了动目光有些恐惧,沙哑着嗓子带着哭腔说:“你别太过分。”
  “我就想送你回去。”毕礼耕很真诚:“身为你的粉丝,你跟我老婆又长的很像,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可你已经伤害我了。
  还有,做你偶像真危险。
  丸子头要哭了,却倔强的咬着嘴唇,看着目光深情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毕礼耕。她怔了怔伸出了手:“你送我。”
  她知道自己反抗不得,谁知道对方恼羞成怒还会不会对自己做什么。
  虽然很爽,但……
  太危险了,先回去再说。
  但是想了想,就算是回去也不敢做什么,对方的手机可是有很多东西的。
  丸子头更加慌了,心中害怕,咬着嘴唇浑身颤抖。
  “看你冷的。”
  老娘是还没回过味!
  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肩膀,丸子头柔弱的靠在对方怀里,咬着嘴唇低着头往前走。
  远远的看到了酒店,毕礼耕停下了脚步。想了想,温和一笑声音温柔:“你回去吧,注意安全。”
  “你真的放我走?”丸子头有些不确定的问。
  毕礼耕一怔皱眉看着对方:“怎么?你还赖上我了?”
  丸子头瞪圆了眼睛。
  毕礼耕接着皱眉:“虽然你跟我老婆很像,但是你真没她漂亮。我告诉你,别有非分之想,我看不上你。”
  “……”
  你特么忘了刚才对我做的事?
  丸子头恨得牙根痒痒,看着对面那张一本正经的深情脸庞,恨不得一口咬死对方。
  但是很快又打掉了这个想法,若真一口上去,指不定吃亏的是谁呢。
  最后,她恶狠狠的剜了一眼毕礼耕,转身一瘸一拐的往前走。又深吸口气,才忍耐住浑身的疼痛脚步回归正常,免得被人看出什么。
  毕礼耕看到丸子头离开,满脸纠结的抓了抓头发:“以后怎么办?难道还让她跟别的男人过?曹,一时间没忍住麻烦大了。”
  要是系统在就好了……
  毕礼耕有些后悔解除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