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74、我给你编个马尾

  1974年2月,一股风暴忽然降临。
  歌舞升平的香江从毕礼耕开始崛起,治安好了许多。再也不会有人拍大片,夜晚女人走在街上也不会害怕被英国人忽然拉走。
  肮脏凌乱的九龙城寨早就焕然一新,成为了文明社区。
  一片片装修精良的天下连锁大型超市遍布大街小巷。
  娱乐,商业,欣欣向荣。
  只是可惜,即使香江是向着好的一个方面发展的,那一股风暴依旧降临了下来。
  当得知这个消息,毕礼耕正在自己大的不像话的游泳池内教一群女明星游泳姿势。
  阿晴早就带着儿子去了山顶的巨大别墅居住。她早就看清了毕礼耕,说对不起自己也就是私生活上的问题,别的方面无论毕礼耕有多少女人都不会冷落她,该给她的尊重依旧有。
  所以阿晴也懒得去管毕礼耕,毕竟那群女人无论多么出名,永远也只能在半山腰的别墅闹腾,山顶这里她们来都不敢来。
  毕礼耕也乐得自在。
  靠在躺椅上,拿着手中的报纸看的认真,毕礼耕眯着眼思考着英国人的用意,是不是要对付自己。
  一根香烟抽完,掐灭扔到烟灰缸。
  然后伸手往下拍了拍,接着浑身一松被人松开了束缚。赞赏的看了眼脸蛋红润有些害羞,刚拍了【窗外】就被自己从台北接过来的美人,起身拉着对方的手往外走去。
  游泳池欢声笑语,叽叽喳喳,十几个曼妙的身影胡闹着。
  毕礼耕也不去管,毕竟自己给了她们很多,她们也失去了很多,精神上有些变态也可以理解。
  只要不给自己戴帽子就好。
  爬上二楼,站在窗户边,林女神脸色一红怯生生的看了眼毕礼耕,然后咬着嘴唇双手撑住了栏杆。
  半个小时后,毕礼耕穿戴整齐的离去。
  原著中,风暴降临宣判着雷洛的黯然,伍世豪的悲剧。这一世,毕礼耕早就有了安排怎么可能允许悲剧重演?
  来到伍世豪的家中,不出意料雷洛已经来了,笑呵呵满脸不在乎的正说着廉政公署的事情。
  毕礼耕看他轻松的表情,猜测估计雷洛心中警惕,却也没放在心上。毕竟英国人搞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每一次都失败。
  但是这一次,很明显是来真的。
  “洛哥,你大意了这一次是来真的啊。”
  毕礼耕挨着两人坐下话音刚落雷洛就脸色一变:“阿耕,你说什么?”
  毕礼耕笑了笑:“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处理好。”
  雷洛目光凝重,想起自己的过去心中有些着急。却又听毕礼耕这么说,他多少松了口气:“我要做什么?”
  毕礼耕笑道:“你配合阿花就好,掌握好警员。”
  雷洛点了点头,又有些犹豫的苦笑:“阿耕,你别搞事啊,现在多好香江发达大家一起发财。”
  “那你等死啊。”
  毕礼耕没好气的吐槽,他最看不上雷洛的就是雷洛太会权衡。该放手一搏的时候,不敢去放手一搏。
  或许,这就是身份不同,经历不同的结果吧。
  “我去面见女王,我倒要看看她想要做什么。我们的地盘,任何时候都要我们说话才行。”
  雷洛又是吃了一惊,看着毕礼耕离去的身影吞了吞口水。
  他看向伍世豪,伍世豪摊了摊手:“我管不了啊,不过你别担心,阿耕很厉害的。”
  雷洛苦笑:“那可是女王啊……”
  放在中国就是皇帝,谁敢跟皇帝炸毛?
  毕礼耕这就有些嚣张了。
  三天后,一栋小别墅。
  下班的玫瑰一身白衬衫小西服,长发披散面容精致的回到家门口。一看屋内灯火通明,她微微一呆摸出了腰间的手枪。
  推开门,却见沙发上一道身影正目光复杂的盯着自己。
  阿花一呆,随即鼻子有些酸。
  毕礼耕叹息:“你长大了。”
  阿花扭过头去:“阿耕哥,你还记得我啊?”
  “怎么可能不记得,你忘了你是我带大的?”
  毕礼耕没没好气的一瞪眼,阿花咬着嘴唇委屈的走过来:“我还以为你在香江风花雪月,早就忘记了我呢。身边那么多美人,我阿花一个臭丫头哪里比的了?”
  毕礼耕伸出手,阿花本能的蹲下,眯着眼缩着脖子。当那只手落在脑袋上,顿时一股触电的感觉传来。她一下子跪在那里,脸蛋上全是开心。
  “你这头小猫都长这么大了,阿花,这年苦了你了。”
  “是我要走的,不苦。”
  阿花摇了摇头,大眼睛眯成一条线满脸享受的跪在那里,一双手摁着毕礼耕的膝盖,样子很是诱惑。
  毕礼耕微微一笑,脑海里想起一幕场景。
  他从身边拿出一个礼盒打开:“送给你。”
  阿花拿过去一看,竟然是银白色的透明睡袍,顿时开心的抱在怀里。
  “换上试试。”
  “你等我下。”
  阿花红着脸蹬蹬蹬的跑上楼,片刻洗了个澡穿上睡袍下来,那雪白的大长腿光着的小脚踩在地毯上,款款走来的身影让毕礼耕眼前一亮。
  阿花咬着嘴唇来到沙发跟前坐下,靠在靠背上依次抬起双腿,把小脚放在毕礼耕的膝盖上面。
  曹,要命了。
  舔了舔嘴唇,养了多少年了终于养熟了啊。
  毕礼耕按耐住心中的激动:“过来,我给你编个马尾。”
  这么长的头发,不编成马尾实在是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