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76、系统:大力都出来了你还不去死

  “年轻人,你很有野心啊。”
  毕礼耕眯着眼打量着对方,心中却有些慌。
  “他真有系统?是穿越者?”
  系统:“不仅是他,就连那个康剑飞也是。”
  毕礼耕舔了舔嘴唇:“我早就该想到的,系统,现在怎么办?我老胳膊老腿的打不过吧?”
  要知道毕礼耕没有回归,或到现在都多大年纪了,身体是真的在衰老的。
  系统:“……”
  “宿主不要害怕,还请宿主争气一点。本系统已经与对方沟通,得知了对方的目的。”
  “什么目的?任务?”
  “对,对方系统发布的任务乃是,让对方宿主成为大佬,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大佬。”
  毕礼耕一震恍惚,目光忽然流漏出一丝羡慕:“狗系统啊,你看看人家的系统多霸气,看看你发布的什么任务,让我享受生活。这一对比,感觉你好垃圾啊。”
  系统:“完不成任务他会死。”
  毕礼耕:“果然,还是我的系统最好。”
  系统:“……”
  毕礼耕:“那我该怎么办?杀了他?”
  系统:“一旦宿主死亡,系统也会受到损伤。你若是不想被对方系统针对,可以动手。”
  “那我怎么办呢?帮他完成任务?”
  毕礼耕眯了眯眼睛,心中有些推断。
  而对面,王轩更加忐忑,冷汗直冒。
  看着面前的老人,看着老人身后站着的各种熟面孔女明星,他心中暗骂对方无耻的同时又有些害怕。
  这老东西,霸占这么多女明星,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会不会直接杀了我?
  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死了,此时就是在争命,怕个毛。
  想到这里,心一横,目光凶狠起来:“出来混,没有野心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咸鱼:“……”
  一句话说出口,王轩虽然豁出去了却还是胆战心惊。
  却没想到……啪!毕礼耕一巴掌拍在张柏芝屁股蛋上,疼的对方龇牙咧嘴满脸委屈。
  “好,果然是少年英才。”
  王轩傻眼了:这老头不按套路出牌。
  毕礼耕走过来,拍了拍王轩的肩膀:“我年轻的时候,也跟你一样嚣张。这些都没什么,不年轻气盛,那还叫年轻人吗?其他人看到我都害怕,你小子有胆色,我喜欢,要不要跟我混啊。”
  “啊?”
  “啊什么啊,大老爷们痛快点,你点个头,就接受我天下会。”
  还有这种好事?
  王轩心惊胆战,这老头不会失心疯了吧,那么大的势力给我,难道我是你私生子?
  他眯着眼睛打量着,果然看到了王祖贤、
  嗯,都姓王,难道我真的……
  要不然他干嘛对我这么好。
  脑海里想着,王轩点了点头:“毕叔,多谢您提拔。”
  嗯,不能喊毕爷,万一乱了辈分怎么办。
  王轩还是很在乎这一点的。
  抬起头,看着眼前目光慈爱盯着自己的老头,王轩有些感动:“这才是亲爹啊。”
  差点没哭出来。
  毕礼耕却不知道王轩内心的想法,哈哈大笑:“好,跟我走,今天我就宣布你是我的继承人。”
  王轩晕晕乎乎的看到毕礼耕召集手下,无数金发碧眼的女仆端来丰盛的食物,最后目瞪口呆的盯着一个个快速赶来的大佬。
  他跟做梦一样。
  随着毕礼耕的宣布,短短几分钟,王轩的大名传遍香江。
  我这就成大佬了?
  可能,也许,他真是我爹。
  因为我是私生子,所以想对我好都有些不方便。
  豪门嘛,各种龌龊事那么多。
  王轩还是很了解的。
  心中感动,有一股想喊爹的冲动。但是身为一个成年人,王轩还是感觉不自在,终究是没有喊出口。
  “叮:任务已完成。”
  看着身边两个可爱的金发碧眼的小姑娘,正要脱衣服洗澡的王轩一下子呆住了:“这就完成了?”
  紧接着,刷的一下他人影消失。
  王轩:mmp!
  隔壁房间,毕礼耕着急的等待着,片刻系统开口:“宿主,那人已经离开了。”
  “哦,终于走了。”
  毕礼耕不能不紧张,老了老了还出现这种意外,他当然害怕。
  康剑飞无所谓,那家伙没系统。但是王轩这家伙可是有个系统的,而且很残忍的颁布什么称霸香江的任务,一看就不好对付。
  如今人走了,毕礼耕也放心了。
  “肉身也走了?”
  系统无语:“宿主脑子有病,留着肉身你养活?”
  “滚滚滚,我一刀劈了他。”毕礼耕无语的转身离去:“去,把张敏她们几个喊过来,我要压压惊。”
  系统:“……”
  “话说你主动出现了,我是不是应该回归了?”
  “等宿主死。”
  “……”
  投资二马,进军房地产,网络公司只要毕礼耕记得住的,都投资一下。
  总要为后人留下点什么不是。
  如今他有多少孩子自己都记不清了,只记得跟阿晴的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还有与阿花,也就是改名玫瑰的两个儿子。
  毕礼耕是不喜欢女儿的,总觉得生女儿自己很吃亏。
  拉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刘茜茜来了个环球旅行,至于老妈什么的早就年老色衰回家照顾孩子去了。
  2010年,伍世豪弥留之际,毕礼耕回归内地看完,神色复杂。
  2015年,雷洛抓着毕礼耕的手,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2019年,毕礼耕再也没有出去过,虽然别墅又添加了很多新鲜血脉,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死了之后,谁知道这些女人会不会背叛自己。
  至于自己儿子会不会管,他也心里没数。
  拉着有些发胖的刘茜茜,毕礼耕心中一阵温暖。
  如今,能相信的人除了那些年纪更大年老色衰的,也只有陪伴自己的小胖龙了。
  随着故人一个个离去,毕礼耕开始迷茫。他已经很老了,身体却依旧能抗。至少比一些年轻小伙子更加有力量,更快,更猛,更持久。
  “我还能再干十几年。”
  目光充满了自信的目光,毕礼耕站在山顶,拉着诸葛大力的小手,满脸霸气的说道。
  旁边的刘茜茜目光带着一丝不满,生怕这老头一个不好马上风一命呜呼。
  已经是2020年了,虽然有些危机,毕礼耕却也没有害怕。
  不过……
  “叮,任务已完成……”
  毕礼耕一愣:“你等等,我还没死呢。”
  系统:“你踏马赶紧去死吧,你还想祸害多少人。大力都特么出来了,你这老不死的。”
  毕礼耕:“……”
  活得久怪我喽?
  三个月后,走遍了所有别墅的毕礼耕昏迷在刘茜茜的怀里,刘茜茜哭的那叫一个伤心,一边哭一边怒视旁边冷笑不已的大力好姐妹。
  她心中不满也无可奈何,谁让这老东西一大把年纪了还威胁人家,人家能甘心才怪。
  刘茜茜封锁消息,没有说出毕礼耕苦干三个月死去的真正原因。毕竟年纪这么大了,也该死了。
  她很心疼,给毕礼耕留足了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