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8、我只想做个顾家的好男人

  “老毕,老毕你过来下。”
  “来了……”
  面沉如水的毕礼耕顿时换上一副笑脸:“怎么了?”
  “快,拉了,你去洗一下。”
  毕礼耕一呆,随即满脸郁闷,纠结的给小屁孩拔掉衣服,捂着鼻子皱着眉两根手指捻着破布:“俏丽吗,拉屎不会哭啊。”
  赵小刀顿时脸黑一片,咬牙看着毕礼耕:“你说什么你,给我滚。我跟你说以后你说话注意点,教坏孩子你死定了。”
  毕礼耕赶紧跑到了卫生间,话说有钱就是好,住院都特别照顾。
  虽然系统给自己安排的身份也有点小钱,老爹老妈是做生意的。但是与赵小刀一比,那些钱就不够看了。
  不过毕礼耕并没有自卑,凭本事吃的软饭干嘛看不起自己?
  这也算是努力耕耘的结果。
  “凭本事?你以为没有本系统,你能有什么本事?人家是明星,虽然是戏子,大人物看不起,但是在民间是高高在上的,人家凭什么看上你一个消防员。”
  “你不是不偷窥吗?”毕礼耕脸都黑了,一时间觉得盆子里的屎布都没那么恶心了。
  最恶心的是系统。
  “这个……咳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没有本系统,你得不到女神的爱,更不会跟杨小狐有联系。这就是系统的伟大能力,激动不。”
  毕礼耕面沉如水:“我只想做她背后的好男人。”
  系统:“杨小狐……”
  毕礼耕眼皮狂跳:“那是意外,你能别提这事吗?”
  我晕奈我怪谁了?
  “那好,雅雅……”
  “不是,你有完没完,人家老公外遇心情不好喝多了而已。”
  毕礼耕咬着牙齿,双手扯着手里的布,水花四溅。
  系统:“别费心了,你就算是用牙咬,这布也跟本系统没有关系。还是那句话,心中既然不甘,既然觉得没人给你机会。如今机会来了,就证明自己。”
  “谁特么要证明自己,老子媳妇是大明星,老子钱多的花不完,凭什么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毕礼耕心中怒吼,双眼赤红,脑海里恐怖的蘑菇云被他死死的压抑在心底。
  他不敢去想,那一幕太可怕了。
  人类在如此灾难面前,没有一丝反抗之力。
  或许是感受到毕礼耕的愤怒可抵抗,系统没有再吭声。直到毕礼耕将布子凉起来,走出了卫生间。
  系统依旧保持着沉默。
  他呆了呆,站在卫生间门口,一时间竟然失落起来,心中全是空虚。
  “老公,倒点水。”
  “啊,……来了来了。”
  屁颠屁颠的跑到跟前,倒水,吹了吹,等到温度差不多了送过去。看着赵小刀嘴角含笑微微低头,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毕礼耕心中一阵温暖。
  老婆孩子,钞票别墅。
  老子都有了,老子还求什么?
  傻瓜才去当英雄。
  “刀子,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
  迟疑了一下,毕礼耕开口了。不过喝了水的赵小刀昏昏欲睡,本来就是刚生完孩子不久,消耗巨大,又陪着小屁孩闹了一会,她就只撑不住了。
  打着哈欠,赵小刀撩了撩有些凌乱的长发问道:“什么事?”
  “你先睡,以后再说。”毕礼耕有些心疼,更有些内疚。抓住赵小刀的手拍了拍,示意她先休息。
  想自己一个臭屌丝,能跟女神在一起已经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还背地里几次做坏事,简直就是不应该。
  太混蛋了,一定不能让赵小刀知道。
  嗯,得好好瞒着才行。
  免得小刀伤心。
  “狗屁系统,都怪他坑我,我这么好的男人他怎么忍心。”
  “你说嘛,我还睡不着。”
  毕礼耕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我觉得你说得对,我天天训练忙,你又要忙工作,家里七零八落的一家人也不在一起。你看,我退出怎么样?”
  赵小刀没想到毕礼耕会说这种事情,一时间竟然精神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对方:“你说真的?”
  毕礼耕认真点头:“当然是真的。”
  赵小刀有些犹豫:“不对啊,以前我劝你,你总是跟我吵架。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好的忽然要做这个决定?你那群兄弟你不要了。”
  “咳咳,他们哪有你重要。”
  “说人话。”白眼一翻,有些无语。
  毕礼耕尴尬的笑了笑:“就是人话,你看这不是有孩子了嘛,我们一家三口要是分开对孩子不好。还有,你这么漂亮,我的看着你才行,免得被人挖了墙角。”
  “瞎说。”赵小刀无语的瞥了下嘴,不过语气却正经起来:“你可别听什么都信,干这一行的少不得风言风语,你……”
  “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你那么拼命拍戏,就是精力太充沛了。以后我跟着你你肯定起不来床,就没心情去拍戏了,哎,你别打……”
  赵小刀红着脸,腮帮子鼓鼓的,瞪眼没好气的白了毕礼耕一下:“德行。”
  “以后正经一点,多少人盯着我呢,别乱说话。”
  “我还不正经?难道你不是喜欢我正经,反而喜欢我坏?”
  “……”
  “滚,我睡了。”
  “别,一起啊。”
  “闪开点,哎,压着他了……”
  毕礼耕一把提着小屁孩放到旁边婴儿车上,兴奋的踢掉鞋子爬上去,手臂抱着对方一挪位置,顿时挤了过去。
  “抽烟不?”
  他问,目光有些期待。
  赵小刀红着脸咬着唇,大眼睛水汪汪的不吭声。
  “嘿嘿……”
  “大雪茄,极品,老贵了。”
  晚上,毕礼耕老爹老妈来守候,毕礼耕疲惫的揉着腰眼打着哈欠,跟面红耳赤头发凌乱的赵小刀道别,然后回家休息。
  第二天,他脸色沉重的穿戴整齐与队员们相见。
  小王远远的看到毕礼耕走过来,兴奋的来了个熊抱:“老大你怎么不陪嫂子?”
  “嘿,队长孩子怎么样?”
  “是不是女儿,我们家那小子……”
  “滚,就算是女儿也轮不到你们家,后边排队去。队长,下一胎啥时候?”
  毕礼耕脸都黑了:“你当我们家是猪啊。”
  “嘿嘿嘿,嫂子那么漂亮,你天天闲得住?”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