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39、夜袭

  “吃点东西。”
  毕礼耕放下碗轻声说道,躺在床上的小囡囡默默的起身,不发一言走到桌子跟前,沉默的小口吃着虎肉。
  毕礼耕嘴唇动了动,最后无奈的转身离去。
  心中很难过,却无法明说。或许在小囡囡看来,自己做的不对。
  但是,毕礼耕却必须这样做。
  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小囡囡苦等在哪里的场景,想一下心都要碎掉。
  自从回来小囡囡都不发一言,没有笑过一声,也不出去走动,就那么躺在床上。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精气神,没有了灵魂。
  等了片刻,毕礼耕重新回来。
  小囡囡已经躺在了床上,背对着门口不看他一眼。
  他沉默着收起碗筷拿出去洗刷,然后走到村子中央,看了眼聚集在一起的狩猎队伍带人进山。
  生活要继续,毕礼耕就算是再痛苦也要坚持下去。
  小囡囡还小,她可以耍脾气,可以不讲理。但是毕礼耕不可以,杨凡不在了,他不能让小囡囡过得不好。
  一转眼几个月过去,离去的人影再也没有了声息。村子恢复了喧嚣,仙人降世的热潮终究是过去了。
  毕礼耕成了新的村长,每天带领队伍进山打猎,靠着繁忙的生活让自己不胡思乱想。每天回归都能看到小囡囡躺在床上不发一言,即使如此,他心中也是安定的。
  人在就好。
  “曦曦,我有事情跟你说。”
  小囡囡低着头吃饭,也不吭声,也不离开。就那么冷漠的坐着,不理会毕礼耕。
  毕礼耕没有在意,早已经习惯,即使难过伤心,也只能装作无所谓。
  他笑了笑,自顾自的说着:“羽化神朝很强大,太强大了,我们只有变强,变得更强,才能去找杨凡。”
  小囡囡抬起了头。
  毕礼耕心中欢喜接着说道:“没错,我们强大了,就没人敢欺负我们,就没人敢抢我们的亲人了。曦曦,你一定要多吃点,要好好修炼。”
  小囡囡目光绽放出光辉,像是有了新的希望。
  第二天,她早早的起来,跟着毕礼耕一起去练拳。广场上数百人哼哼哈嘿的舞动着,很是壮观。
  她练的很认真,一丝不苟,抿着小嘴带着一丝倔强。
  脖子上挂着的青桐指环像是能给她力量,脑袋上顶着的神秘面具也时刻不离身。
  毕礼耕微微黯然,那双鞋子终究是被扔到了一边,那些玩具小囡囡也不再触碰。
  小囡囡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但是这样的举动却让毕礼耕更加的难过。他知道,小囡囡怪自己,怪自己抱她回来。
  或许,她长大了就理解了。
  她是狠人,如今却还是一个小女孩。
  曾经,毕礼耕只想她快乐一生。如今,不如造就一个狠人出来。
  该死的羽化神朝,希望你们不要后悔。
  毕礼耕不知道自己的任务是完成还是失败,或许他一辈子都会留在这里。身为一个普通人,他就算是走上修行路也走不远。
  他的心中只有小囡囡,希望这丫头能长大,能变强。
  在自己死后,不会有人敢欺负她。
  杨凡的离去终究是有影响,没有圣体的带领,打猎收获受到了巨大的限制、好在毕礼耕实力也不错,依旧能稳住局势。再加上一些思想工作,他依旧掌控了村子。
  噗嗤……
  一头花斑鹿倒在了树林中,冰冷的骨刺修长坚固从小囡囡的手中飞出,直接刺中了花斑鹿的脖子。
  她跳跃过来,宛若一个猴子一般在几棵大树间甩动,最后一把抓住骨刺落向地面。
  “不错。”
  毕礼耕拍了拍手,小囡囡的表现很完美,对于力量的运用,对于出手的时机远远的超过了他。或许这就是天赋,是与生俱来的战斗本能。
  扛着花斑鹿往回走,毕礼耕一边说着话一边查看周围的环境,旁边的小囡囡提着骨刺一言不发,默默的盯着脚尖。
  “我打探到几百里外有一个小门派,实力并不强。”
  看了眼小囡囡,毕礼耕接着说:“过几天我就带人过去,我没有上万人,能抢到功法。”
  “你放心,我会给你提供资源的。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们没有就去拿别人有的,曦曦,就像是北冥大法一样,只要不断的抢夺化为己用,我们会越来越强。总有一日,我们能打败羽化神朝。”
  “普通体质又如何,你那么聪明,只要走上修炼路肯定不弱任何人。”
  “就算不行,我们用资源堆,也能堆出来一个强者。”
  “相信我。”
  小囡囡默默的抿着嘴唇,看着前面走动的高大身影,眼睛忍不住的一点点湿润起来。不过她终究是没吭声,只是握了握拳头低着头接着赶路。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
  这个世界,圣地无数,门派数之不尽,大大小小的山门不知道有多少。有的强大,有的弱小。
  毕礼耕打探到的门派就是一个弱小门派,某一个大派的弟子因为年纪大了,所以才来到这深远小地方建立了一个门派,打算养老。
  可惜被毕礼耕听到了消息。
  一颗颗人头在黑暗中晃动,冰冷的刀锋闪烁着寒光。
  毕礼耕目光有些愧疚,看了眼不远处的山头却还是挥了挥手:“等着我回来。”
  拍了拍身旁小囡囡的肩膀,毕礼耕头也不回的离去。
  修士,强大的代名词。
  毕礼耕不知道对方的实力有多强,自己一万人能否杀得掉。但是他必须去,这是他能打探到的最容易的对手了。
  毕礼耕不清楚原著中小囡囡是如何成长起来的,他只能按照自己的思路培养。
  而且,他很疑惑。
  目前的小囡囡已经八岁了,与原著中的年纪貌似有些不一样。
  是自己拖延了时间吗?
  事情来不及多思考,前方的山门已经亮起了火焰。毕礼耕直接带人扑了上去,喊杀声四起。
  所幸人不多,只有区区十来个修士,而且都是弟子看起来实力不强。面对潮水般的敌人,一个个倒下很快。
  就在这时,一抹剑光绽放暴怒声惊天动地。毕礼耕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提着宝剑轻轻一挥,就是一道神光。
  他心中一紧速度飞快的冲了上去,借助人群掩护直接扑向了老者。
  噗嗤……短小的骨刺贯穿胸口,接着猛地一拉左手的大刀同时划过对方的脖子。
  砰砰砰……
  圆滚滚的脑袋在地面翻滚,雪白的胡须殷红一片看起来很是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