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20、我有一个理想

  “回来了?”
  出租屋,正靠在床头上捧着一本演员秘籍看的入神的韩日虎抬起头扫了毕礼耕一眼,忽然目光一拧皱眉道:“又出去浪?不是我说兄弟,身体要紧。”
  “没事,哥哥身体好。”
  毕礼耕也不知道自己哪里露出了破绽,难道丸子头身上太香了?
  不过他也没解释,只是皱眉看了眼狭小的出租屋,感觉浑身不自在。
  住惯别墅,习惯了天天搂着赵小刀睡觉,如今回到这出租屋就感觉浑身别扭。
  哎,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看到毕礼耕毫不在意的样子,韩日虎微微摇头:“收敛点,最近严打,别出事了。”
  毕礼耕一边扒拉着衣服一边回应:“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喜欢金钱交易践踏红线?”
  “我至少让人家辛苦有所得,白嫖你还有理了。”
  韩日虎有些无语,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毕礼耕穿着大裤衩打开一瓶快乐水,又扔过去一瓶接着盘腿往床上一座噗嗤笑道:“你那是犯法的,我这是你情我愿,境界高低一目了然。”
  “呵呵……”韩日虎懒得辩解,灌了一口快乐水随手将瓶子放在一边,然后拍了拍床铺拉好被子,书本压在枕头下取出了手机:“天天这样也不是事儿,做人要上进,我们虽然是跑龙套的但是你也认真点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红了。”
  “我可没你那么高的追求。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
  “你就是扯蛋,我是为了以后的生活。”
  “狗屁以后,我也有理想。我希望以后随便参加一个婚宴都能碰到前女友,这理想怎么样?”
  毕礼耕正要灌输一下自己的大道理,忽然手机震动他皱了皱眉。取出来一看眉头更皱了,对面的韩日虎看到这一幕有些好笑,忍不住调笑道:“被赖上了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能坏了规矩,知道人家洁身自好还往上凑,活该。”
  “滚,你懂什么。”
  毕礼耕有些苦恼,看着曹楚红发来的微信,忍不住纠结的抓了抓头发:“这就跟农夫种田一样,看到一块荒地努力耕耘,将泥土翻的松软无比,黑的冒油,然后播种种子,收货庄家,这是一种成就感,是勤奋的象征,不懂就别说。”
  “切,当心交警拦你。”
  “只要老子跑得快,谁也拦不住老子。”
  点开手机,想了想,毕礼耕还是回复了起来。
  曹楚红:“怎么不理我?”
  毕礼耕:“我想你要休息,就一个人去看了几个房子。”
  曹楚红:“看房子?你为什么不喊我?”
  曹楚红有些慌,早上醒来就没见到那个男人了,就连房钱都是自己付的,摊上这事任何一个女人心里都不舒坦。
  尤其是,一天对方都没联系自己,曹楚红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人骗了。
  此时听到毕礼耕去看房子,曹楚红忍住没有发火打探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自己失去了最珍贵的东西,已经没有什么筹码了,先稳住对方再说。
  毕礼耕勾了勾嘴角,像是能感觉到曹楚红的心里变化,抿了一口快乐水开心的回复。旁边韩日虎鄙夷的看了眼毕礼耕,心里有些羡慕。
  奶奶腿的,自己长得高大威猛身强力壮,不就是面容有些不英俊嘛,凭什么每次都让老子花钱解决,这小子却天天白嫖。
  狗日的看脸的社会。
  小白脸都不是好东西。
  好白菜都被猪拱了。
  “哥,要帮忙不?”韩日虎舔着脸凑上去,憨厚的笑着。
  毕礼耕白了他一眼:“不用。”
  “别啊哥,你看我帮你接盘,以前不都是这样……”
  “真不用,我能搞定,下次,下次让你接盘。”
  韩日虎心中失望,曹楚红长相绝美,身材火爆,更重要的是洁身自好。
  能接盘一下,还不用负责,简直不要太美。
  真是可惜了。
  毕礼耕捧着手机:“我这不是想给你个惊喜嘛。”
  惊喜没有,惊吓到是有。
  曹楚红嘴里嘀咕着,两个手指摁着键盘:“明天我请你吃饭怎么样?刚好我还有点存款,房子是我们俩的事情,怎么能让你一个人付钱。”
  “这……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你不会是不想娶我吧?”
  毕礼耕微微皱眉,这妹子玩真的啊。
  他想了想,当即回复。
  毕礼耕:“你敢嫁我就敢娶。不过我跟你说,跟着我可能受苦的。”
  曹楚红:“没事,有爱情的生活才最幸福。”
  毕礼耕:“你真是一个好女人。”
  曹楚红:“嘻嘻……”
  毕礼耕:“明天我们再说吧,上次的酒店记得吗?你去等我。”
  曹楚红迟疑了半天,最后才一咬牙同意下来。
  等了半天,没等到毕礼耕发房钱过来,曹楚红又揉了揉脑袋安慰自己:可能成功的男人都不太在乎这些小钱吧……
  嗯,一定是这样的。
  要是换了屌丝,肯定屁颠屁颠的发过来显摆了。
  第二天,酒店。
  毕礼耕叼着烟靠在床头上,看着慵懒的趴在胸口的曹楚红目光深情的说:“我们明天就去领证。”
  曹楚红还有些恍惚,身子一抖一抖的反应有点慢,满脑子都是飞行员俯瞰大地的梦幻感。但是出于女人的本能听到这话还是反应过来:“我们先去看房子吧。毕竟是结婚,不准备婚房怎么行?我想要一个安定的家,以后你工作回家就有可口的饭菜,温暖的床铺,美丽的……”
  她要这红唇脸颊通红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一把将烟头摁在烟灰缸:“我给你编个马尾。”
  “讨厌,人家膝盖还疼呢。”
  “你这可不行,听说我们古人都是跪坐,小红啊,身为后人要发扬优秀的传统美德,不能让文化知识失传。”
  曹楚红羞的无地自容,但是想到一会去买房,还是咬了咬嘴唇忍耐下来。
  牲口,以后再这么对老娘,老娘让你睡地上。
  哼,现在忍着你,等结了婚再说。
  毕礼耕皱了皱眉感觉腰眼有些疼。但是想到以后这妹子就消失了,再难碰到这种极品。
  一咬牙,毕礼耕气沉丹田,打算吃个够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