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52、又是一个垃圾系统

  “叮:因感应到宿主受雇成为保镖,美好生活体验系统启动成功
  叮:本系统来自于系统族的一员,有良好的职业道德,本着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的职业理念辅助宿主体验各种人生。
  叮:任务发布,体验人生,感悟幸福
  叮:任务说明,少年不知精……呸,少年不知幸福就在眼前,一味贪心不足不知满足。希望体验过不同的人生,宿主能明白什么是幸福。
  请宿主正确对待生活,认真对待人生。
  你善待生活,生活也会善待你。
  叮:时空通道已开启,目标平行世界的某一个
  时间线:曾经的某一段
  叮:属性面板已刷新
  毕礼耕:人族
  力量:20
  体质:17
  敏捷:15
  注:普通人平均值为5。宿主已超越大多数普通人,望再接再厉。
  叮:友情提示,宿主身体素质越高,好处愈多。未来宿主将会碰到各种种族的雌性,提升身体素质,是为了将来的美好生活。”
  “叮:宿主无反应,主动开启穿越。”
  毕礼耕右脚被倒挂着,安静的躺在床上眯着眼睛。
  他看了看屋顶花花绿绿的颜色,眼珠子转动才能看得出本人没有睡着。
  只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起来毫无生气,整个人像是失去了什么信仰一般躺在那里。
  “又是一个垃圾系统。”
  毕礼耕心中吐槽,就不会来个大歌星系统,或者娱乐之王系统吗?
  香江哎?
  虽然提前了许多,但是哥们好好锻炼身体,也能活到一群女神出生啊。
  哥哥我最为乐善好施,从小照顾一群可怜的女孩子长大最有心得了。
  实在不行给个振兴豪门之类的系统也可以啊。
  垃圾!
  “系统……”
  毕礼耕生无可恋的喊道。
  “叮:宿主还活着。”
  几个意思?
  毕礼耕激动了,瞪圆了眼睛:“果然,我被人脑袋上打一下是你搞的鬼。”
  系统并不心虚:“叮:宿主不要乱说,本系统只是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将宿主送过去,宿主出事与本系统无关。”
  毕礼耕脸都黑了:“你就是想坑我。”
  “叮:请宿主端正自己的态度,尊重系统就是尊重宿主自己。本系统若是想害宿主,完全可以在宿主与几亿个兄弟姐妹拼命的时候做手脚。”
  卧槽,你好狠。
  毕礼耕大惊失色,满脸冷汗。
  这这特么直接让自己出生都做不到,太狠了吧。
  毕礼耕不敢纠结这个问题了,转移话题道:“系统,我受雇保镖跟你有什么关系,而且,你也不是什么保镖系统啊。”
  叮:“宿主关注点这么奇葩吗?本系统绑定宿主难道不需要一个理由嘛?”
  所以,这是一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理由。
  毕礼耕无语的躺在那里,已经确定,自己是被系统家族给叮上了。
  没理由也能找到理由。
  下次会不会说因为宿主太帅什么的……
  “咳咳,这任务怎么回事?”
  “任务就是任务,请宿主自行领悟。”
  “不是,我怎么完成啊?有什么要求没。”
  “宿主过日子就好,死了自然就完成任务了。”
  毕礼耕脸色一变,这特么的系统是几个意思?
  眯了眯眼睛:“这狗系统不会想坑我吧?过日子,这也算任务?”
  果然是垃圾系统,一点挑战都没有。
  “任务完成能回归吗?”
  系统沉默片刻,毕礼耕心中一沉。正忍不住要再次开口的时候,系统有动静了:“可以……”
  说的不情不愿。
  毕礼耕有些紧张了,这系统表现的有些不对劲啊,试探着问道:“狗,咳咳,系统大佬,以后要靠大佬提携了。”
  系统:“好说好说。”
  毕礼耕:“敢问大佬,能幻化人形吗?”
  系统:“滚,你想都不要想,我比你大,吓死你信不信。匿了……”
  嗯嗯嗯?
  “还有我是公的。”
  什么情况?
  毕礼耕有些傻眼。
  狗系统吹牛不打草稿,你知道十八的恐怖吗?
  你知道十八的痛苦吗?
  跑步大腿疼老不方便了。
  打架容易被人偷袭,很苦恼。
  任凭毕礼耕如何呼唤,狗系统就是没有反应。毕礼耕有些傻眼,总感觉莫名其妙。
  自己碰到的系统怎么都这么不靠谱。
  不说与宿主交流一下感情什么的,动不动就消失。话说你这样我们怎么培养默契感啊,而且连个新手礼包都没有。
  “体验人生,感悟幸福,这什么狗屁任务。”毕礼耕有些头疼,嘀咕道:“过日子,过日子,难道就这么简单?”
  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风情万种的护士走了进来。
  毕礼耕眯着眼打量着对方:“我就说不简单嘛,过日子过日子,两口子才叫过日子。”
  “护士。”
  毕礼耕喊了一声,脸色很尴尬,目光躲闪,纯情小处男一样红着脸。
  护士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不舒服吗?我去喊医生。”
  “不是不是。”毕礼耕赶紧的摇了摇头:‘我,我有点……’
  “你说啊,到底哪里不舒服|?”
  护士着急了,过来摸了摸毕礼耕的额头,又看了看他的脚。
  毕礼耕红着脸,声音微弱很害羞的样子:“我,我不好意思。”
  护士翻着白眼,急的看着毕礼耕:“你这人怎么这么害羞,不舒服就跟我说,我帮你。”
  “我,我……我想撒尿。”
  护士瞪圆了眼睛,傻傻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红着脸:“你,我,我憋着就好。”
  噗嗤!
  看着毕礼耕害羞的样子,护士红着脸笑了,感觉很有趣:“你这人不会是没有交过女朋友吧?”
  毕礼耕脸更红了,不敢看对方。
  护士更觉得有趣,大眼睛闪烁着好奇:“我帮你。”
  “不要……”
  “乖,听话。”
  “别,我不用了我好了。”
  毕礼耕红着脸不敢看人,拉着被子闷着头。本来害羞的护士一看毕礼耕这样,心中更加有些得意。
  欺负男人还挺好玩的。
  “乖,别害羞,我是护士,你是病人,这样没什么的。”
  她对毕礼耕说道,又像是安慰自己。
  “瓶口太小了。”
  “你这人怎么不听话啊,让你放轻松。”
  “别乱动,哎我生气了啊,我真生气了啊,我还治不了你了。”
  护士得意洋洋的看了眼蒙着头的毕礼耕,咬着牙没好气的说:“给我跳啊,你怎么不跳了,看你逃不逃得出我的手心。”
  不就是撒尿,你激动毛啊。
  小护士鄙夷的吐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