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93、我的胃告诉我你很诚实

  留宿是不可能留宿的,毕礼耕前脚刚走不久,卡尔就解散了聚会来看肉丝。
  最近卡尔有些难受,肉丝总是消失不见。他的保镖一直寻找,却没有发现肉丝的身影。
  随手将健康色帽子扔到沙发上,正要走向卧室,却见穿戴整齐脸色冰冷的肉丝走了出来。
  头发湿漉漉的,像是刚沐浴完。
  卡尔松了口气,我就说嘛,贵族女子怎么可能那么不检点、
  她还在房间,这就好,这就好。
  “亲爱的,我以为你休息了。”
  拉尔露出温柔的笑,嘴里叼着雪茄走过来,到了跟前喷出一口浓郁无比的气体。
  肉丝不悦的皱起眉头往后退去:“卡尔,我讨厌这个味道。”
  卡尔不当回事,坐在沙发上一摊手大咧咧的说:“大家都抽烟,肉丝你应该学会忍受,这是男人的乐趣。”
  “丑陋的乐趣,我讨厌你在我面前抽烟,那味道很难闻。”
  卡尔看到肉丝愤怒的表情感觉很没面子,脸色有些不悦:“肉丝,你……嗯,房间怎么有烟味?”
  肉丝心中一慌,却忽然愤怒的瞪眼:“你是不是进过我房间?那是你雪茄的味道,别以为我不清楚。”
  卡尔懵了:“不不不,我没有。”
  “难道是我?可我不喜欢雪茄,卡尔,我一直不敢睡觉生怕你闯进来,你还是来了。”
  卡尔有些头疼,看着激动无比的肉丝,他起身后退:“我并没有进入你的房间,我是一个绅士。好吧,你不要激动,放下花瓶,我没想过要对你做什么,真的……我这就走。”
  “你最好不要让我知道你做了什么恶心的事情,我们只是订婚。”
  肉丝愤怒的大叫,看到卡尔关上门,才拍了拍胸口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接着,又感觉很刺激。
  第二天,早早起来陪卡尔和母亲吃过早餐,肉丝找个机会溜了出去。一路跑到三等舱,迫不及待的就去毕礼耕的小房间。
  可是远远的看到,毕礼耕正站在门口陪着一个金发青年说着什么。
  肉丝赶紧放慢脚步,平复一下呼吸,满脸端庄的缓慢走过来。
  “嗨……”
  她看到毕礼耕没有发现自己,有些不满的背着手,掂了掂脚尖歪了歪脑袋说道。
  毕礼耕回头看去,满脸惊喜:“肉丝,你来了。我跟你介绍,这是我的朋友杰克……”
  说着挤了挤眼睛。
  肉丝瞬间明白,跟毕礼耕对视一眼露出一丝奇怪的笑:“杰克,我知道你,毕经常跟我说,说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杰克已经傻眼了,呆呆的看着肉丝。
  他确定,这就是那个他朝思暮想的小姐,那个宝石一样美丽的女子。
  杰克心中升起一丝不妙的感觉。
  “杰克,杰克?”
  毕礼耕看到杰克一动不动的盯着肉丝,不满的皱了皱眉站到杰克面前,挡住了对方的视线。
  杰克回过神来,脸色有些僵硬:“嗨,抱歉我的朋友,我只是病还没有完全好。你知道的,我会经常发呆,这位小姐太漂亮了,身为一个无数人爱戴的画家……”
  毕礼耕无语:“杰克,她是我妻子。”
  “哈?”
  杰克肉丝都瞪圆了眼睛。
  杰克是难以置信,肉丝却带着一丝震惊和惊喜。
  “我们虽然还没举行婚礼,但是我已经认定了,她是我这个世界最想娶的那个人。”
  之一!
  如果完成任务就走的话,那就是唯一。
  如果还要留着……可能是之一。
  肉丝感动的抱住毕礼耕的腰肢,脑袋压在毕礼耕肩膀上,目光全是温柔。
  那幸福的味道,让杰克脸都绿了。嘴唇动了动,杰克结结巴巴的说:“好吧,我祝福你我的朋友,她真是一个迷人的女人。不过我的朋友,我要提醒你,她好像已经跟人订婚了。”
  肉丝愤怒的看着杰克,这混蛋真卑鄙,幸亏我早就跟亲爱的说过了。
  毕礼耕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是爱情不应该受到束缚,不对吗?”
  扭过头看着肉丝,肉丝幸福的看着他。四目相对,酸酸的味道。
  杰克:“……”
  “杰克,你会帮我们保守秘密的是吗?”
  毕礼耕请求的看着杰克:“我们只是想要写作,想要有一些私人空间去创作,我们不想被人打扰。”
  杰克有些不情愿,双手插在口袋正要拒绝,但是一看肉丝期待的目光,他心中一软说道:“当然,我们是兄弟。毕,我生病的时候还是你帮忙照顾我,我很感动。而且,你那些经历真的很传奇,你们放心创作,我不会让人打扰你们的。”
  毕礼耕兴奋的抱了一下杰克:“你真是我最好的朋友,等我们结婚,我一定请你当伴郎。”
  杰克:“那就说好了。”
  进入房间,关上门。
  杰克表情呆滞的看着房门,房门后的世界他脑海里幻想着对方在做什么。
  叽叽喳喳偶尔传递出来的声音停在耳中,杰克精神有些恍惚。
  他觉得,自己这一趟船貌似是白坐了。
  沉默的摸出香烟塞到嘴里,靠在墙壁上点燃,目光警惕的看向四周。
  “只要她幸福就好。”
  杰克心中安慰自己:“我一定不能让人打扰到她的好事,她早晚会知道,我为她付出的一切。”
  房间内,肉丝双手撑着高低床,上气不接下气。
  “他无耻,卑鄙,黑心下流,满身都是铜臭味…虚伪做作,眼睛全是贪婪…”
  “亲爱的,我记着呢。”毕礼耕点了点头。
  肉丝有些激动:“哦,亲爱的我想专心做一件事,写作的事情我们等会在说好吗?我保证,我一定会将他所有的虚伪的事情都说出来,包括他想说却一直没有说出口的话。”
  毕礼耕:“那你怎么会知道?”
  肉丝:“我当然知道,那样虚伪的人心里肮脏的如同粪便,肯定没有什么干净的东西。亲爱的,我们应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毕礼耕还能说什么?
  去特么的写作。
  为了人类的伟大繁衍事业,我毕礼耕愿意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毕礼耕将笔记本从肉丝后腰上拿开:“肉丝,我爱你。”
  肉丝:“我知道亲爱的,我的胃告诉我你很爱我,但是麻烦你不要废话。”
  毕礼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