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53、就当我吃点亏

  “放松,别激动。”
  在护士的安慰下,毕礼耕越来越紧张,越来越激动。
  护士皱眉看了眼闷着头的毕礼耕,无奈的摇头:“你呀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害羞。”
  她无可奈何,只能静静等着。
  片刻瞅准机会,终于成功。
  松了口气的摸了摸额头上的细汗,护士感觉瓶子要跳走,又赶紧去固定住。
  心中也在惊讶,这瓶子是医院特意准备的,专门给那些行动不便的病人使用的,按理说应该刚刚好或者大一号啊。
  不过以前别的病人都是病人家属在照顾,眼前这位昨晚上来了以后,一个男人陪到早晨刚出去买早餐了。
  若是不然,她也不会碰上这种事情。
  不过还挺好玩的……
  吱呀!
  房门被推开。
  “阿耕,给你带了点叉烧包……”推开门的豪哥猛然一呆,随即脸色大变:‘阿梅别进来。’
  他赶紧回去,一把拉上门。
  阿梅换了一身衣服,虽然看起来精神依旧疲惫不过打扮了一番倒是精致了许多。她站在门口透过门上的玻璃往里看,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咳咳,阿耕他,咳咳,撒尿呢。”
  阿梅一呆听到解释更是好奇的多看了一眼,顿时注意到一个面红耳赤的护士弯着腰心虚的往这边看。
  顿时惊呆了……
  “香江的护士连这种事都做吗?”
  听到这话,豪哥傻眼了,他也不清楚啊。
  不过,豪哥还是自信的解释道:“这有什么,只要你有钱,别说照顾吃喝拉撒。就算是陪床都没事,你还能指定护士呢。”
  阿梅有些不相信:“真的假的?”
  豪哥心虚的眼珠子乱转,嘴上却很强硬:“当然是真的,我怎么可能骗你。”
  难为豪哥了,自从来到香江就没过几天好日子,他哪里能知道这些事情,纯粹是为了吹牛瞎编乱造的。
  阿梅信任的点了点头,感慨道:“资本主义社会真是腐败啊。”
  “是是是……”
  这时候,门被拉开,露出一张通红的脸庞。
  “你们是病人家属吧,病人已经醒了。”
  “多谢姑娘照顾我弟弟。”阿梅开心的道谢,很是感激:“我叫阿梅,过几天请你吃饭感谢你。”
  “我叫阿晴,阿梅姐你不要这样,这是我们护士的职责,照顾病人都是应该的。”
  阿晴拢了拢耳边的长发,红着脸尽量平静的说。
  她的意思是告诉阿梅,我们护士都是尽职尽责的,别让阿梅觉得她天生那啥……
  但是阿梅却看了眼豪哥,那眼神好想再说:资本主义社会果然腐败。
  豪哥得意的扬起下巴:老子说的果然没错。
  走进病房,提着吃的。
  味道还有点重,阿晴护士打开窗户,又弯腰从床底下拿出一个东西,害怕影响到病人吃饭的情绪。
  “阿耕,你没事吧,好点没?”
  阿梅坐在床边关心的拉开被子,看着脸蛋红红的毕礼耕关心的问:“你怎么了,大热天的蒙着头不难受啊。”
  毕礼耕更脸红了:“姐,她,她对我……”
  “怎么了?”
  阿晴护士提着尿壶正要出去,茫然的看着指着自己的毕礼耕。
  阿梅和豪哥也茫然的看了过来。
  毕礼耕很害羞:“姐,我以后怎么娶媳妇啊。”
  “这……”
  阿梅傻眼了,阿晴护士呆滞了。
  豪哥也瞪圆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毕礼耕:这特么你占便宜了吧,老子都没享受过。
  阿梅回过神也有些哭笑不得,不过看到阿晴护士有些发呆的样子,她还是照顾对方的脸面说:“人家护士照顾你是为你好,你别多想。”
  阿晴护士:“对对对,你是病人,我照顾你是应该的。而且,你是男人,也没……”
  她很想说也没吃亏,不过总感觉不对味。
  毕礼耕看了她一眼,随即又赶紧移开目光,那偷偷摸摸的样子让阿晴护士又好气又好笑:这臭小子不会是因为我摸,咳咳,没享受过喜欢上本姑娘了吧。
  不过这害羞的样子,本姑娘才不喜欢。
  倒是挺帅的。
  毕礼耕看着阿梅:“姐,你不是说女孩子名节很重要吗,那她以后怎么嫁人啊。”
  阿梅:“……”
  豪哥:“……”
  阿晴护士:“……”
  “你怎么关心这么多啊,人家的事情人家自己会操心。”
  阿梅哪还不知道毕礼耕想什么,又想起豪哥刚才说的话顿时摇了摇头。
  这些护士不知道跟多少男人,咳咳,反正绝对不存洁了,长的漂亮也不行。
  “姐,你不是说做人要知恩图报吗。”
  “不行就是不行。”阿梅严厉说道,不过害怕毕礼耕生气心中一软又劝说:“这个,阿耕啊,咳咳……”
  她看了眼阿晴护士,尽量委婉一点,声音也小了:“阿耕,你看这护士姑娘能这样照顾你,也这样照顾过别的病人,你,咳咳,你懂的。你放心,等你出院了让你豪哥给你介绍女朋友。”
  豪哥也反应过来:“没错没错,我厂子很多漂亮姑娘,初中女生都有,到时候随便你选。”
  “胡说什么,别带坏阿耕。”阿梅有些不开心,豪哥无所谓的说:“怕什么,玩玩又不结婚,等阿耕经历的多了就好了。”
  这特么我做好事还做出来毛病来了。
  阿晴护士都惊呆了,手里提着尿壶站在旁边。
  本来她感觉好笑的,但是这时候却有些郁闷和生气。
  结合阿梅遮遮掩掩的话,再一听豪哥的话,还有那什么厂子,什么初中生都有。
  这把她当什么了。
  尤其是豪哥,以前阿晴还觉得这人不错,现在就感觉这就是一个人渣。
  有你这么说女孩子的吗?
  心中愤怒,不过良好的职业道德还是让她满脸笑容,只是有些僵硬。
  毕礼耕也傻眼了,这什么脑回路啊,阿梅姐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来到香江才短短一天啊?
  不过……毕礼耕眼珠子动了动。
  忽然很同情的看了眼阿晴护士,目光坚定的说:“姐,我想照顾她。”
  “不行……”
  “姐,你不是说做人要乐善好施吗?”
  “姐,你就当我吃点亏好不好……”
  不是,什么叫就当你吃点苦。
  阿晴护士都傻眼了,这一家子到底是什么人啊。
  不过心里却有些感动。
  这男的明知道自己不干净,还想娶自己,这绝对是真……
  等等,我什么时候不干净了。
  阿晴有些怀疑自己起来。
  难道我真的不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