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48、惊险

  “叮……”
  脑海里嗡嗡作响,刚离开马二峰先生的房间毕礼耕就感觉很不对劲,身体有些飘。他皱了皱眉,就连刚到手的五万块都没看直接快步回到了房间。
  虽然前面每次穿越回来,时间都过去了短短一瞬间,而且衣服什么的都会自动更换。但是毕礼耕也不得不小心,毕竟这是去另一个世界万一出了意外被人看到了会很麻烦。
  “我这是被系统一族给盯上了还是怎么滴。”
  刚才为了应付马二峰先生,毕礼耕心不在焉。
  也不知道这次是个什么狗系统,能不能幻化人形。
  回到房间刚关上门,毕礼耕就浑身一震宛若过电了一般酥麻了起来,接着眼前一黑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砰!
  脑袋嗡嗡作响,像是被人拍了一板砖。
  眼前刚恢复一丝光明的毕礼耕疼的呲牙咧嘴,整个人都蒙蒙的。
  “怎么回事?狗系统穿越还带拍板砖的?”
  毕礼耕心中暗骂了一声,摇晃两下脑袋却依旧有些发蒙,思维都有些停顿脑袋顶上疼的让人按耐不住。
  “曹。”
  他骂了一声,世界忽然喧嚣了起来,耳边也多了很多声音。
  啪啪啪……
  毕礼耕怔了怔,这声音怎么这么诡异。
  他呲牙咧嘴的再次晃了晃脑袋,这一次像是回神了一般无数声音转入耳孔,整个人也感受到了身体的沉重,并不是刚才那般的脑袋只剩下了疼。
  “我这是在水里。”
  哗啦啦……
  耳边响起用手拍打水面的声音,后背有点沉,像是背了一个人,左手软软的一手不能抓住,忍不住用力来了一下。
  “阿耕,阿耕你没事吧,你别吓姐姐。”
  肩膀被摇晃,毕礼耕茫然的看去,却见一个头发披散湿漉漉贴在脸颊上目光着急的女人正关心的看着自己。
  他另外一只手往上伸着,手指扣着像是一艘船的边缘,后背上也趴着一个小孩子,小孩子正哭的伤心:“别打我舅舅,呜呜呜,别打我舅舅……”
  水里。
  毕礼耕一下子清醒过来,但是这一清醒只感觉头顶更是疼的发麻。还搞不清情况毕礼耕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面前的女人目光惊恐,他心头一动感受到巨大的危机,眉心也狂跳起来。
  想都不想的毕礼耕一把松了右手,因为失去了支撑点整个人猛地一沉往水下落去。好在他水性不错稳住了自己,不过这突如其来的下沉还是让后背上的孩子吓得哇哇哭喊了起来。
  “闭嘴啊。”
  就在这时,上方传来一道有些压抑又有些愤怒,更多却是惶恐的声音。毕礼耕抬头看去,正看到船上站着一个人影,双手抓着粗长的木棍往他砸了过来。
  “麻痹的。”
  毕礼耕哪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自己头顶上方为什么疼也瞬间明白过来。
  他心中大怒,除了面对羽化神朝的神将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即使在遮天世界,他以普通人的身份也灭过不少修士。
  只是没想到这一次竟然会被人在脑袋上砸了一下,如果不是自己身体素质好,那一下若是将自己砸晕的话,毕礼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狗系统这么坑。”
  心中骂了一句,看到自己身在水中后背上还背着孩子,怀里更是抱着一个女人。不用问就知道是自己这个世界的亲人,毕礼耕哪里还有时间想下去,右手探出一把抓住打过来的木棍,巨大的力量让上方那人一拉没有拉回去。
  “松手,不想死就松手。”
  .对方压抑的声音再次传来,带着愤怒和慌张。
  毕礼耕暗暗咬牙,左臂忽然用力手掌一抓,怀里的女人一声痛呼被扔了出去,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抓的疼了。
  女人的尖叫划过夜空,尖锐而刺耳。
  上方那人也是一声尖叫,因为毕礼耕借力之下猛地往下拉,他整个人直接被拉了下来。
  顿时,一人往上飞一人往水中落让整个船上都喧嚣了起来,紧接着船上就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
  毕礼耕知道不能等下去。
  啪!
  他将木棍横在水面上,顿时一只只手伸了过来抓住木棍,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唯一的稻草。
  毕礼耕没有心情关心这些人,还搞不清到底什么情况呢。右手抓着船边的凸起,猛地一拉巨大的力量爆发,出乎意外的竟然凌空而起一个倒翻往船上冲去。
  毕礼耕有些惊讶自己的身体素质,不过来不及多思考什么。看起来爆发力强悍,终究是差了一点。
  他人在空中大手抓船的边缘,这一次成功的翻越而上。
  “阿耕,你没事吧阿耕。”
  脚步刚刚站稳,那个躺在甲板上正疼的难以忍耐的女人慌张的连滚带爬的过来,一把抓住毕礼耕就在身上乱摸,一边摸一边问,看到毕礼耕没什么事情这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那么鲁莽,不知道躲开啊,吓死姐姐了你知道不知道。”
  啪。
  伴随着哭腔而来的是一巴掌,女人喜极而泣小手重重的打在毕礼耕胸口,让毕礼耕一阵呲牙咧嘴。
  不过他没有生气,心里反而暖洋洋的。
  低着头看着面前比自己矮了许多的女人,毕礼耕张开嘴正要说什么,眼睛忽然看到一道身影飞快的冲了过来。
  “臭小子你干什么,还不给我滚下去。”
  那是一个中年人,目光慌张脚步飞快,人还没到跟前就扬起了巴掌冲着毕礼耕的脸甩了过来。
  毕礼耕脸色一冷一把拉开面前的女人,扬起脚踹了过去。他含怒出手,像是灌注了心中的满腔愤怒,这一脚势大力沉直接落在中年人的小腹、
  那人还没到跟前忽然双脚离开了地面,接着屁股猛然向后翘起倒飞了出去。
  “%&*&()*)T”
  “%……&*()%¥%”
  什么东西?
  那人飞出去直接撞进了木质船舱,紧接着传来一连串的惨叫声像是有什么人遭殃了。
  毕礼耕茫然的看着前面,即震惊这一脚的威力,又惊讶对面传来的声音。
  这特么鸟叫一样哪国的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