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29、我上我也行

  群情激奋,一个个愤怒的看着金常务。那恶毒的语言,就像是金常务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当然,对于他们来说,金常务此时就是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
  你不死不就是让大家一起死?
  金常务慌了,裤裆里一片湿润。没有了林飞的压制他惊恐的爬起来解释:“你们别害怕,他不敢开门的。”
  “大家不要被他蛊惑了,我们都是棒子……”
  啪!
  一个小伙一巴掌摔在金常务脸颊上:“去死啊你,万一他拉开呢。”
  “你别给我们棒子丢人,贪生怕死的混蛋。”
  “可恶,你快点去死啊,想要害死大家吗?”
  金常务要哭了,恐惧又愤怒的看着堵着通道的一群人,神色更是狰狞。他回头畏惧的看了眼林飞,林飞悠然的点燃香烟冲着他笑了笑:“要来一根吗?”
  金常务裂嘴露出一丝比哭都难看的微笑,随即又扭头怨毒的看着众人:“你们这群家伙怎么这么自私……”
  “凭什么让我去死。”
  “啊,我有什么错,明明你们刚才也……”
  “去死啊你!”
  一只脚踹了过来,金常务大叫一声惊恐的被踹翻,然后直接砸向了车门。
  林飞眯着眼看着金常务:“我要开门了哦……”
  金常务浑身冰冷,只感觉世界像是放了慢镜头,整个人往前趴去不说,眼睁睁的看着那一扇门被林飞一点点拉开,外面狰狞的丧尸脑袋都已经伸了过来。
  他吓得心跳都停止了,一时间一股恶臭无比的味道扩散。死亡的恐惧让金常务硬生生的让在空中的身体移开了一点,接着手指抓住墙壁上一个凸起身子猛地一顿。
  他心中狂喜,热泪盈眶的看着面前的丧尸。
  一只满脸是血的丧尸张牙舞爪的冲着他怒吼,但是因为脸颊被门卡着却怎么都伸不进来。二人的鼻尖几乎挨在了一起,金常务能闻都丧尸嘴里的恶臭,看到对方发白的瞳孔,甚至对方鼻孔的鼻毛都清晰无比。
  他一只手扣着墙壁,只感觉手指越来越僵硬。明明将双脚往前走一步就能稳住身体,但是他却双腿僵硬的动弹不得。只能保持着身体悬空脚踩在台阶上,用一根手指维持身体的平衡。
  等到手指一松他就要跟那只丧尸来一个贴面礼。
  这种礼仪金常务以前很喜欢,但是现在……
  “救我,救我……”
  他哭泣的喊叫着,旁边林飞有些感慨的看着金常务:“这都能活下来,果然是祸害遗千年啊。”
  金常务还能说什么,哀求的看着林飞:“我是祸害,救我,救我啊……求求你……”
  林飞淡然的拍了拍他的脸:“别急,抽口烟压压惊。”
  金常务:“……”
  他努力的挤出一丝笑脸:“谢谢你,林,林老师……”
  “乖,懂礼貌。”
  将香烟塞到金常务的嘴里,拍了拍对方的脸蛋。金常务感觉林飞真是一个好人,自己的那群同胞却都是恶魔。他感动的流着眼泪,深深的吸了一口,鼻涕眼泪一起往嘴里流。
  就在这时咔嚓一声门被拉开,金常务猛然一呆接着瞳孔缩小到极限。那个张牙舞爪的丧尸只感觉面前一空然后鼻子顶到了对方的鼻尖上,像是突然的变故让丧尸也呆住了一样直接没有了动作。
  丧尸和金常务大眼瞪小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确认一下眼神,是我要吃的人。
  碰一下鼻子,我吃了你可好?
  好你麻痹啊!
  “救我啊……”
  砰的一声巨响传来,车厢内又是一股恶臭。像是什么爆炸了一般,一股难以忍耐的气息扩散出去。
  金常务刺耳的尖叫声让林飞都皱了皱眉,金常务却只感觉手指一松身子猛然往前冲去。而对面的丧尸却张开血盆大口等着他送上门。
  砰!
  胸口一股剧痛传来,金常务回到了车厢。
  他傻傻的坐在地面上盯着林飞举起军刀的背影,耳边只有一道声音:“我们华夏人可不会那么冷血,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在面前失去。即使,这条命是个垃圾……”
  “呜呜呜……”
  金常务哭了,只感觉这是他听到的这个世界上最动听的话。
  “关门啊……”
  “你疯了。”
  “该死的华夏人你想害死……”
  啪!
  金常务爬起来神色狰狞的一拳砸在怒火的眼镜男人脸蛋上:“你这个混蛋闭嘴,林老师救了我们,你有没有良心。”
  眼镜棒子傻眼了:“你这个家伙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
  金常务:‘我只是提醒你,我们棒子是礼仪上国,对待外国友人一定要礼貌,让他们宾至如归。’
  眼镜棒子:“……”
  他哪里知道,刚才虽然只是短短一分钟时间,但是对于金常务来说却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生死之间人能爆发出无穷的潜力,同样也能崩溃心神。金常务此时就像是被打碎了世界观,在短短的几秒之内从新塑造完成另外一个世界观。
  人的变化,往往就是一瞬间而已。
  对于金常务的表现林飞没有去关心,他叼着烟悠然的扬起军刀,淡然的看着外面的丧尸。
  “门口就这么大,有种你们都冲上来啊。”
  丧尸很疯狂,奈何经过这么半天拖拉最下面的丧尸早就被磨的支撑不住了。只剩下单薄的几道身影当作了地板,其余丧尸疯狂的往上爬。
  虽然列车边还远远的跟着一大群随时补充兵员,但是只要不是一股脑的都上来,林飞都不怕。
  呜呜呜……
  没有吃到猪头肉,丧尸很愤怒的冲着林飞扑来。他踩着同伴的后背,飞快的扑上了车。他很勇猛,他倒飞了出去。
  又有一只丧尸进入了战场,这只丧尸被秒杀了。
  林飞堵着门,一脚一脚踹。扑上来的丧尸没有脑子,踹飞一个又来一个,踹飞一个又来一个。渐渐地,门口看不到冲上来的身影了。
  林飞叼着烟低头,扒拉着车门的丧尸愤怒的抬起头怒吼:“队友不给力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林飞:那你还来不?
  丧尸:“你等着,等老子发育好再团。”
  噗通!
  丧尸被林飞砍断了手臂身子飞了出去。
  咔嚓!
  车门被关上。
  一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林飞,没想到就这么简单的解决掉了巨大的危机。
  这玩意让我上我也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