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26、接近狠人

  “你好!”
  毕礼耕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弯着腰摇了摇手打招呼。
  看着身边出现的人影在跟自己打招呼,小囡囡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小脚摩擦着地面小身子骨挨着墙根一点点往后退去。
  她同时快速的将小手背在身后,目光警惕的盯着毕礼耕。
  毕礼耕目光深深的看了眼她手中的奇怪面具,感觉有些好笑,这丫头很警惕的样子。
  他迟疑了一下没有特别亲近和急迫。
  小孩子大多时间最好接近,但是当他们有警惕之心的时候却又是最难应付的。
  因为大人或许有利益问题,小孩子却只看好恶。
  一旦对某一个人有讨厌的感觉,那么你就不可能再亲近他。
  毕礼耕没有着急,小囡囡性格固执,认准了事情就不会改变。
  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归来!
  这是何等的执念才能做到这一步?
  几十万年的苦苦等待,岁月都抹不平心中的思念。
  任凭时光长河流逝,任凭光阴岁月变迁。
  唯心不变!
  我从尘埃中爬起,在混乱中挣扎。星空中洒热血,北斗之上起杀伐。
  我在黑暗中等待,在光明中沉睡。我苏醒时至尊惊惧,我眺望时众生膜拜。
  我本善良,苍天不公!
  我本柔弱,仙庭不允!
  我本平凡身,怒而铸神体!
  我本蝼蚁命,一念灭仙庭!
  开苦海,立道心,登天路,踏歌行,素手震幽冥。
  斩至尊,灭神庭,散仙胎,毁仙鼎,只手断昆仑。
  惊才绝艳,风华绝代,不外如是!
  毕礼耕目光复杂,有心疼,有不忍,还有对面前小女孩未来的担忧!
  即使他知道未来对方的成就,但是以平凡之身,成就大帝至尊。镇压万古,红尘做仙,其中的艰难又如何是能用言语来表达的?
  更别说,孤苦无依的活了数十万年,苦苦等待的黑暗寂寞又是如何的恐怖?
  伸出手忍不住的想要揉揉对方的脑袋,给一些安慰。但是随即想到了对方的身份,哪怕如今是个小女孩毕礼耕依旧是心中一紧。
  不过让毕礼耕意外的是,小囡囡虽然依旧有些戒备和紧张,但是却并没有躲避。盯着小囡囡那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当手心落在对方脑袋上的时候感受到手心的柔软,毕礼耕有些不真实。
  “你怎么不跑?”
  毕礼耕疑惑的问道。
  小囡囡抿着嘴唇,大眼睛好奇又怯懦的眨巴两下回答:“哥哥说眼睛好看的人不是坏人。”
  毕礼耕一呆,随即笑了:“真是个小机灵鬼。”
  或许是自己的心疼打动了她。
  毕礼耕心中想到,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他以前还不信。毕竟根据他的经验来看,女人心灵的窗口在别的地方。
  咦?眼睛?
  毕礼耕回过神来,恍然大悟,这句话貌似说的也没毛病!
  小囡囡的声音有些小,带着一丝颤抖听起来很怯懦。但是脆生生的很好听,很悦耳,更让人心疼。
  毕礼耕歪着头看着对方,只见小囡囡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很多地方都用兽皮打补丁,脚下更是没有鞋子,一双小脚黑乎乎的很可怜。
  他想都不想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脱掉自己的鞋子就递了过去:“诺,送给你。”
  小囡囡眼前明亮,渴望的看着鞋子,但是却并没有伸手。那眼巴巴的小眼神,让人很心疼。
  “别怕,我给你穿上。”
  屁股往前挪了挪,伸手拉住小囡囡的小手,小囡囡抗拒了一下就被拉过来,但是另外一只手一直放在身后。
  毕礼耕也不着急,笑着说:“坐下。”
  小囡囡抿着嘴唇坐在地上,看了眼黑乎乎的小脚,有些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这不行,鞋子会弄脏的!”
  毕礼耕皱眉,小囡囡小脸一垮都要哭了,眼巴巴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想了想:“你家在哪?我们回去洗个脚再换鞋子。”
  “在前面。”
  小囡囡一听鞋子还会给自己,顿时笑得很开心,她爬起来兴奋的指着村子尽头:“就在那里,我带你去。”
  “那就走。”
  毕礼耕嘴角勾了勾心中有些得意。
  “那你拉着我,不然我怕跟不上你。”
  毕礼耕提着鞋子,地面上凸凹不平的小石头让他微微皱眉。脚心有些疼,还痒痒的走路都不敢脚掌全部落下,也不知道小囡囡是怎么忍耐的。
  村子里香气扑鼻,让毕礼耕忍不住咽了咽喉咙,肚子中一阵饥饿。
  小囡囡小手软软的被毕礼耕抓在手心,一路小跑让脑袋上的两个羊角辫甩来甩去很是可爱。
  毕礼耕手心痒,还是忍住了没有去一把拉住。
  小囡囡的家住在村子尽头,有一处空地坐落着简陋的茅草屋。这屋子连院子都没有,只有一扇掉了半边的木板门挂在那里,歪歪斜斜的。
  看了眼墙壁上的窟窿,毕礼耕微微皱眉。
  “这就是我家。”
  小囡囡站在门口,有些局促的背着手看了眼快要掉的木板门,咬着嘴唇说:“你别碰到了不然我们就没有门了。”
  “我会小心一点的。”
  毕礼耕深吸口气笑了笑,小囡囡这才开心的眯了眯眼睛,一弯腰从门边缘的缝隙爬了进去。
  毕礼耕有样学样,好在他如今身体变小了要不然还真的进不去。
  屋子狭小,陈设简陋。粗略的看去,只有一张床一个缺了腿的破桌子。
  床铺上凌乱的放着两张兽皮,看样子应该是当做被子用了。
  “这里有水。”
  毕礼耕皱眉打量着周围,小囡囡却兴奋的跑到角落,角落里有几个木盆。
  毕礼耕走过去顿时有些哑然,说是木盆其实也就是粗壮的木桩被截取了一节,然后中间掏空了有些空间。
  小囡囡蹲下身,吃力的去抱木盆,小脸憋的通红。
  看到这一幕,毕礼耕赶紧拦住她:“我来。”
  小囡囡拍了拍手站在一边,兴奋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弯腰,双手抓住盆子的两边用力一提,木盆顿时被提了起来。
  不过他却脸色巨变,这木盆的重量远超他的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