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38、别丢下我

  “已经没有时间了,你必须跟我们走。”
  中年人态度大变,目光锋利的盯着杨凡。他的目光只有杨凡,刚才看了一眼,这个村子都是普通人。
  只有杨凡,体质不一般。
  杨凡抿着嘴唇,额头上全是冷汗。他倔强的抬起头,看着中年人冰冷的眸子只感觉浑身发寒。
  最后,他软化下来,目光带着一丝哀求:“真的不能?”
  “不能。”
  “我跟你们走。”
  这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句话说完已经满含热泪,身体更是往后倒去。毕礼耕赶紧一把扶住对方,看了眼杨凡苍白的脸色,他动了动嘴唇,不知道如何说。
  “但是,我要跟妹妹道别。”
  杨凡最后的倔强,带着一丝哀求。
  弱者的可悲,这一刻淋漓尽致。哪怕是最为普通的权利,也要央求强者的施舍。
  所幸这一次中年人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背着手等在那里。
  扶着杨凡,毕礼耕一步步往村子走去。二人一路没有说一个字,沉默让气氛更加凝重。推开门,看了眼跑出来的小囡囡,杨凡脸皮抽动挤出一丝微笑。
  他蹲下身,扶着小囡囡的肩膀,嘴唇颤抖着带着一丝哭腔:“妹妹……”
  “哥哥……”
  小囡囡疑惑的歪了歪头,吸了吸鼻子。
  “以后听好哥哥的话。”
  “你去哪?”
  小囡囡抓住了杨凡的手,眸子呆住了。杨凡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缓缓的笑着说:“去修行,去当仙人。等哥哥成功了,就回来接你。”
  小囡囡摇晃着脑袋,羊角辫疯狂的甩动。她抿着嘴唇抓着杨凡的手,一个字不说。
  杨凡无可奈何的看着毕礼耕,毕礼耕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听话。”
  无奈何,他只好抽出右手起身,后退两步转身就走。
  小囡囡呆了呆,然后哇的一下就疯狂的跑了起来。
  可她的小短腿如何追的上杨凡?
  一路张着手奔跑,像是要抓住哥哥让他不要走,却始终不能成功。那哇哇的哭泣声撕心裂肺,跑的急了跌倒在地上,鞋子都摔倒了一边。
  但是她毫不在乎,只是爬起来再次跑。
  毕礼耕眼圈红红的,远远的看着却不知道如何是好。良久,他才跑过去捡起小囡囡的鞋子,然后往外追去。
  “哥哥你别丢下我……”
  小囡囡爬起来接着往前跑,她看到杨凡站在中年人身边默默流泪,像是意识到什么,跑的更加的快了。
  毕礼耕咬着牙飞快的跑出来,红着眼圈一把抱起小囡囡冲了过去。
  中年人看到这一幕目光冷峻的爆射出寒光,但是杨凡扭头挡在他面前。他呆了呆,微微皱眉却终究没有做什么。
  毕礼耕跑到跟前,怀里的小囡囡一直张开手臂往前抓,一把抓住杨凡的肩膀娃娃的哭泣着:“别丢下我,哥哥别丢下我……”
  杨凡默默流泪,看了眼毕礼耕红着的眼圈一眼,他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说什么。
  小囡囡哭的撕心裂肺,慌张的小脸满是泪水,看得人心发慌。
  毕礼耕抱着对方,心中恨欲狂,却无可奈何。
  他沙哑着声音,看着中年人问道:“我们要去送行,可以吗?”
  “就让妹妹送我一下。”
  杨凡回头,目光带着渴求。
  中年人终于点头了,隐约间能听到一丝叹息。
  金光在脚底绽放,小囡囡一直抓着杨凡的肩膀,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生怕杨凡跑了一样。
  眼前一花,已经变换了场景。
  一座古朴的五色祭坛出现在黄土大地上,周围密密麻麻的金甲战士凝重而安静,默默的守卫在周围。
  中年人走在前方,看着一对对走向祭坛的金甲士兵,他眉宇间带着一丝轻松。
  “哥哥……”
  “别哭,哥哥很快回来。”
  “哥哥还要看着你长大,还要照顾你……”
  “哥哥会回来的。”
  掰开小囡囡的小手,杨凡一步三回头走向祭坛。他不舍的看了眼妹妹,看了眼毕礼耕,最后扭过头去。
  小囡囡小手往前抓,却什么都抓不住。
  她疯狂的拍打着毕礼耕的肩膀,眼睛中透漏出不解和悲伤。
  直到光芒再次绽放,直到人影消失,小囡囡终于呆滞下来。
  默默的站在五色祭坛跟前,毕礼耕看着一道道人影消失,看着一个个金甲战士走向征途,最后只剩下几个守卫,他终于叹息一声。
  “曦曦,我们回去吧。”
  “我要等哥哥……”
  毕礼耕沉默,盯着小囡囡固执的眸子,他默默的点了点头:“我陪你等。”
  蹲下身,将小囡囡搂在怀里盘膝而坐。
  时光流逝,满天的昏黄有些凄凉。风在吹,泪眼模糊。只有那金甲守卫面无表情,像是机器。
  暗淡的天空终究亮起了繁星,一闪一闪像是人的眼睛。璀璨的星河辉煌万道,宛若世间最珍贵的隗宝。
  小囡囡努力的睁开双眼,倔强的抿着嘴唇。但是眼皮太沉重了,她终究是点了点脑袋,最后歪在毕礼耕的怀里。
  毕礼耕松了口气,默默的抱着对方起身。想了想,走到前面。
  “这位大哥,请问我们怎么回去?”
  一个金甲战士回过头来,看了眼毕礼耕,他微微沉默。不过终究是开口了,语气有些沧桑:“我送你们吧。”
  “多谢。”
  “不,羽化神朝谢谢你们。”
  毕礼耕呆了一呆,随即自嘲一笑看着金甲守卫。
  恐怕过不了多久,你们就会后悔不迭吧。
  羽化神朝,羽化大帝。
  何苦?
  金甲守卫伸手打出一道长虹,长虹在毕礼耕脚下绽放,然后托着他一路冲天而起,驶向了远方。等到长虹消散,毕礼耕已经回归村子。
  一夜过去,宛若隔世。
  “哥哥……”
  小囡囡醒了过来,慌张的看向四周。
  毕礼耕有些紧张,抱着小囡囡默不作声的往前走。
  忽然,胸口一疼,他低头看去苦笑连连。只见小囡囡含着泪小兔子一般咬着他的胸口。
  “曦曦……对不起。”
  毕礼耕心疼的揉着小囡囡的脑袋,小囡囡却趴在那里纹丝不动,这种无视的样子让毕礼耕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