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67、娇妻木兰

  “诸天万界?”
  花木兰手指敲动着膝盖,目光中带着一丝惊奇:“兄台竟然有如此奇遇,木兰真是羡慕。这么说,林兄只要与女鬼成亲,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归自己世界?”
  林飞黑着脸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花木兰施展了什么手段,他就连小时候撒尿让同伴玩泥巴的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
  看着林飞臭臭的脸庞,那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花木兰明知道林飞心中不舒坦,却也不解释,淡淡一笑道:“不知兄台可有婚配。”
  林飞:???
  “没有没有,我尚未成婚,实在是家贫如洗,没人看得上我。”
  “当真?”
  花木兰似笑非笑,大眼睛看着林飞。
  林飞吞了吞口水,一咬牙:“真的,我目前真的没有成婚。”
  花木兰抿了抿嘴唇:“,林兄既然说了诸天万界,那木兰多问一句,别的世界呢。”
  林飞脸皮一僵讪讪一笑:“这个……这个……男人三妻四妾,嘿嘿,那个……木兰你不会介意吧。”
  花木兰眯着眼睛看着林飞:“林兄可能带木兰离开此界?”
  “应该……可以吧。”
  林飞不确定的回答。
  不管能不能,先睡了再说。
  就当被咬一口,老子又不会疼。
  花木兰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飞,也不去探究林飞说的是真是假。刚才用了些手段得到一些信息,她已经惊喜万分了。
  想到自己留在这里,大好河山已经看得厌烦,鬼生了无兴趣,她就忍不住现在就要去别的世界看看。
  先换换环境再说。
  但是,一看林飞虽然嬉皮笑脸却戒备的神色,花木兰知道面前这家伙对自己多少是有些不满的。
  想了想,花木兰起身说道:“木兰征战疆场,最大的心愿就是奉养父母,只可惜……木兰本以为人死灯灭,却没想到一缕残魂留存与世。
  或许是木兰杀戮太重,煞气太浓,因此才苟延残喘到今日。
  不得解脱,不得离去。这万里河山虽然好,木兰也早已经看烦。
  若是林兄真的能带木兰离去,木兰愿意与林兄结百年好合,彼此扶持。”
  林飞听到这话,激动之后就是冷静,毕竟这可是女鬼,便宜不是那么好占的。
  他一咬牙说道:“木兰,我也不瞒你。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我没有带出去过,但是我挂身上的东西,却都可以带走。不知道木兰可有什么空间宝物之类的东西,我带在身上,应该可以成功。”
  “我这万花园如何?”
  花木兰指了指脚下,林飞一呆有些不解:“万花园?”
  花木兰点了点头,忽然几人眼前景色一变已经出现在外面树林中。
  林飞惊奇的回头看去,只见花木兰手指探出,那小屋,那花园,竟然一点点缩小最后无影无踪。
  花木兰抿嘴一笑,抓住林飞的手腕一摁。
  他手背上顿时出现一个乌黑的小点,于此同时脑海里一丝信息传递过来:“鬼蜮?不对,这……”
  “此乃香火愿力成型,木兰借助浑身煞气凝练。”
  “好东西。”
  林飞大喜过望,看着手背上的黑点,竟然能看到里面的空间。
  这东西跟自己融为一体,想来系统不会剥脱吧。
  “系统,万花园能带出去吗?”
  林飞当即问道。
  系统:“此乃神通开辟,可以。”
  林飞松了口气冲着花木兰点了点头,花木兰没想到真的行,也有些惊喜:“既然如此,木兰就陪相公出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这就相公了?”林飞有些懵逼。
  花木兰抿嘴一笑:“相公可是不愿意。若是如此,我那侍女……”
  “哎哎哎,愿意,愿意,我就是难以置信。木兰这么美,我哪能不愿意。此情此景,唯有吟诗一首,方能表达心中激动。”
  开玩笑,娶了小姐侍女还跑得掉?
  我林飞是那种目光短浅的人吗?
  林飞一把拉住花木兰的小手,冷冰冰的宛若一块冰块。
  花木兰也没躲避,难得的脸颊有些不自然。她扭过头去抓了抓耳鬓的长发:“哦,相公还是文武双全?”
  “你且听好。”林飞咳嗽一声:“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
  花木兰:“……”
  她哭笑不得,忍不住扭过头去。
  林飞却宛若没发觉,依旧深情念诵。
  旁边的白衣女鬼掐着腰双眼愤怒,总感觉自己小姐所托非人。
  看着林飞那陶醉其中得意洋洋的样子,女鬼忍不住撇了撇嘴:“不学无术。”
  “相公且慢,我去除了那魔婴再说。木兰既然要离去,有些隐患自然要剪出干净才好,免得这些鬼魅祸害了方圆百姓。”
  林飞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以后我再给你念诗……”
  花木兰:“……”
  女鬼:“……”
  你快别了。
  好意思吗你?
  花木兰抿嘴笑了笑,对于林飞也没评价。她抬起玉手在面前一划,空间像是破碎一般,一群人直接出现在九命鬼婴跟前。
  “这……”
  “此乃木兰地盘,随心所欲,相公不要惊慌。若是出了此地,木兰就没有这等威能了。”
  林飞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不过眼前的情况却让林飞大吃一惊:“丧尸?”
  密林中无数野兽围攻九命魔婴,却都被九命魔婴一口吞噬。
  这些野兽翻着白眼,动作僵硬却迅猛无比,尤其是后方那个浑身煞气的老者,给林飞一种熟悉无比的感觉。
  “这些是丧尸吗?倒也有趣,与僵尸虽然相似,不过灵魂消散,完全靠着本能行事,多少有些落了下乘。”
  花木兰听到林飞的话笑了笑解释:“这还是相公上次无意造成的,我本来看相公出现的奇妙,想邀请相公做客。结果这丫头胡闹,竟然吓跑了相公。”
  林飞闻言恼火的看着眼旁边的女鬼,没有这女鬼搞事,自己有花木兰在身边,这世界还不是横着跑?
  什么石坚,都是弟弟。
  死丫头给老子等着。
  等老子拿下花木兰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白衣女鬼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只感觉一股杀气从地面升起,让她忍不住并住了双腿。
  大眼睛迷茫的看了看四周,女鬼心中嘀咕:怎么回事?我是鬼哎,怎么忽然有些冷。
  而且,总感觉有人想要用枪弄死我。
  女鬼怀疑人生的戒备起来。
  林飞回过头:“此乃丧尸,传染性很强大。木兰,必须将这些东西挫骨扬灰才行,不然的话恐怕会有意外。”
  花木兰点了点头,也不怀疑林飞的话:“先杀魔婴,我来出手就好。相公且在一旁看着,既然这些东西如此可怕,那就留不得了。说来也怪木兰,想着圈进他们就不会有什么危险,险些酿成大错。”
  她说着话左手虚空一抓竟然出现一杆长枪,浑身上下的长裙也化作了神秘的盔甲,看上去威风凛凛。
  紧接着林飞感觉到手腕一抖,那匹红色的战马竟然奔腾而出一点点变大落在花木兰跟前。
  红马前腿跪地,等到花木兰上了马背,嘶鸣一声直冲而去。
  林飞目瞪口呆,眼前一幕有些玄幻了。
  花木兰单手持枪,飒爽英姿,杀气凌然。
  脑袋后的那个单马尾疯狂甩动,让林飞恨不得去一把拉住。
  噗嗤!
  红马跨越空间,九命魔婴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花木兰一枪洞穿。
  林飞没想到会如此简单,看着九命魔婴痛苦的发出刺耳的鬼叫,他忍不住后退皱眉。
  “死!”
  花木兰一声怒吼,手中长枪高举将九命魔婴举起朝天。
  伴随着她的怒吼声,长枪之上忽然血光万道,煞气冲天。
  那九命魔婴被煞气入体眨眼间膨胀起来,然后轰的一声天地震动。
  这因为怨气而生存的恶鬼,没想到却挡不住花木兰的煞气,实在是有些诡异。
  身边的白衣女鬼看到这一幕惊喜的飞过去,人在空中小嘴一吸,无尽的能量被她吸入体内。
  “杀!”
  花木兰催动战马冲入野兽群中,长枪横扫脑袋落地,几个来回就杀的丧尸野兽七零八落,剩下零星几只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那个站在石头上的人型丧尸怒吼一声双眼放出红光,不知所措的丧尸野兽顿时调转方向冲着林飞而来。
  林飞大怒,捡起一根粗壮的木棍冲过去凶残猛砸。
  砰砰砰……脑袋碎裂,尸体倒地。
  杀丧尸林飞还是很有经验的。
  另外一边,花木兰一枪洞穿人型丧尸的眉心,高高举起往前冲去。那里有一群刚出现的人影,正傻傻的看着花木兰。
  九叔和四目一群道长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他们刚冲出迷雾走来,没想到战斗已经结束。
  而且,大师兄呢?
  看到花木兰冲来,一群道士脸色一变凝重无比。
  但是却没有动手,花木兰宛若人类将军一般,如此修为已经不是普通鬼魅。更别说,就连胯下战马都如此彪悍,他们如何是对手?
  九叔一抱拳喊道:“敢问可是花将军?”
  想到此地是万花山,九叔心中有些推测。
  花木兰挑着丧尸来到几人跟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正是木兰,几位道长,那魔婴已经死去,此地云雾木兰本是为了围困这些丧尸。如今丧尸既然被我家相公除去,云雾自然会消散,还请道长放心。”
  九叔恍然大悟,心中感激:“多谢花将军援手,我等出去定然香火供奉,宣扬花将军的功德。”
  花木兰淡淡一笑:‘无妨。’
  她都要走了,那点香火要不要无所谓。
  九叔:“花将军,请问有没有见过一个小贼?”
  九叔没有问石坚,魔婴都死了,想来石坚也不会活。花木兰出手,石坚能使对手才怪?
  说起来也是可笑,这世间鬼魅虽然无数,但是有些鬼魅是不能招惹的。
  像花木兰这种,所有道家众人都清楚对方的存在。
  但是花木兰有香火护持,自身也实力强大,又不为非作歹。
  即使是九叔这些道人不仅不会招惹,反而会多一份敬重。
  因为一旦有什么麻烦事解决不了,花木兰这些人一样会出手帮忙。
  只可惜石坚竟然狂妄自大,带着魔婴进入万花山。
  大师兄真是膨胀了,难道不清楚斩妖除魔要挑软柿子吗?
  花木兰微微疑惑:“何等小贼?”
  话音刚落,林飞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九叔,别来无恙啊。”
  “相公?你认识道长?”
  九叔:“……”
  林飞嘻嘻一笑:“木兰啊,我跟道长很熟悉的,道长热情可靠,还要送我一些宝物呢。”
  花木兰感激的看着九叔:“木兰多谢道长。”
  九叔:“……”
  怎么办?
  我还报不报仇?
  妈卖批,长得好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花将军竟然如此肤浅。
  哎!
  人心不古啊。
  九叔颓废的摸了摸自己的苍老脸庞,老实人没有活路啊这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