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13、诸葛大圣

  “大王,您去酒店还是哪?要不然直接去我家,我老妈肯定开心。”
  出了机场两人在路边等车,林飞背着自己的包提着女人的包,嬉皮笑脸的问道。
  女人抱着肩膀手臂托着沉甸甸,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咬着红唇:“包还我。”
  “我怕你累。”
  “林飞,我真看走眼了,你这有些无赖。”
  女人哭笑不得,伸手推了林飞肩膀一下没好气的说。
  林飞嘿嘿直笑:“大王,您跟我走吧,小的好好伺候您。”
  伸手拦车,拉开车门林飞站在旁边等着。
  女人抿了抿嘴唇,又愤愤瞪了眼林飞,最后扭动着腰肢一双黑丝大长腿磨来磨去也不知道会不会磨破皮。
  “哎,兄弟到底走不走?”
  “等下……”林飞看到司机不耐烦赶紧说道。
  “等毛。”司机拍了拍方向盘不耐烦的说:“俺这时间就是金钱,恁要走就赶紧的。小两口吵架回家打一顿,不什么都好了。”
  “走走走……”
  屁股一落大长腿往里面一甩,没好气的扭头看着窗外。
  林飞屁颠屁颠的跟上坐在女人身边:“大王……”
  “我叫大圣。”
  前面的司机差异的回头看了眼女人,女人翻着白眼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娘名字招谁惹谁了。
  “林飞。”她深吸口气:“下车你就赶紧滚蛋,别胡闹。”
  “至少要吃顿饭再说。”
  “……”
  路程不近还是郊区,出租车稳稳的停在一个小饭店门口。下了车付了钱,林飞一把抓住包包就走了下去,然后拉开车门等着。
  “你这脸皮是一点都不要了。”
  “脸皮薄找不来老婆。”
  林飞也不生气扭头就往小店走,都到了这了,以对方的脾气应该不会离开。
  这女人跟别的女人还真不一样,一路上没有生气不说,也不害羞,大大方方的像是一切尽在掌握。
  即使林飞说些下流话,她也只是似笑非笑并不发毛,那姿态就像是再看一个小太监逗自己开心一样。
  林飞以前那些手段在女人面前像是没有一点作用,只能无赖的抓着对方的包。
  反正追女人嘛,有钱的花钱,没钱的花真心。
  不管是花钱还是真心,脸皮都要厚这才是根本。
  小店空荡荡没有一个客人,一个穿着大裤衩叼着烟的矮个汉子正玩手机,吧台上瘦弱苍老的女人歪着身子看电视,餐桌上趴着一个小姑娘正在低头写字。
  林飞看到这一幕眼圈一红心中堵的慌,多少年没有回来了,记得走的时候妹妹还是一个小不点。
  如今一晃眼却已经高三了。
  他吸了吸鼻子走进去,顿时感觉有些尴尬。
  回来竟然什么东西都不买,如今想起了自己可是真的不孝。
  哒哒哒的高跟鞋撞击着地面的声音传来,修长的黑丝美腿优雅的迈动,双臂抱着胸口左右看去仔细的打量着面前的小店。
  林飞变化的情绪女人感受的很清晰,心中暗暗点头的同时也露出了一丝笑脸。
  “小飞……?”
  林震天抬起头有些不敢认,嘴里的香烟一翘一翘的喊了一声。
  林飞收敛心情走过去笑的很开心:“爸……”
  “还真是小飞。”
  林震天刷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眼带着一丝惊喜。可是不等他有啥动作,旁边李香莲就蹬蹬蹬的跑了过来:“二蛋,你真回来啦。”
  噗嗤……
  林飞回头瞪眼,收到的却是一个白眼飞过来。
  “死丫头你还写什么,你哥回来了赶紧倒水。”
  李香莲倒是看到了林飞后面的女人,也不好打招呼,一边拉着林飞坐下这才招呼着对方:“姑娘快坐,哎,小飞这……”
  “大圣。”女人拢了拢长发,莫名的感觉有些紧张,桌子下的双腿不自然的并在一起,习惯翘动的脚趾头也安分下来:“诸葛大圣……”
  她嘴唇动了动看了眼李香莲的长相,心里估摸着是喊阿姨还是什么……
  “诸葛大圣?”李香莲和林震天都是一懵有些傻眼,僵硬着脸皮赞叹道:“这名字好,诸葛……好,嗯,很好。”
  “你这孩子也不打个电话就回来,出门那么多年我还以为你丢了呢。”
  李香莲眼圈有些红愤愤的锤了林飞一拳头,有些疼,林飞龇牙咧嘴。这时候倒是放松了许多,感觉还是以前的味道。
  那一丝紧张和尴尬,也烟消云散。
  “妈,那是小妹啊?”
  李香莲瞪眼:“还记得你有个妹妹啊,等会再收拾你。”随即扭头看着诸葛大圣:“姑娘你先坐,我去炒两个菜。”
  诸葛大圣有些尴尬,姑娘啥的……
  呵呵!
  “我爸喜欢看武侠小说和电视,还想给我起名字林平之。”
  林飞看着爹妈离开的身影,接过小妹手里的茶壶一边倒水一边笑着说道。目光看到小妹对自己有些好奇的目光,心中又是一酸。
  有心想打个招呼,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我出门很早,那时候小妹刚出生,她还不记得我。”
  沉默一下,林飞说道。
  诸葛大圣也不说话,拉住想要走开的林小手的小手,就那么听着林飞诉说。难得遇到林飞意志消沉的时候,她想多了解一下。
  后厨,林震天和李香莲站在一块,透过玻璃往外看。
  “哎。”肩膀碰了碰李香莲的肩膀,林震天小声说:“这姑娘看起来年纪不小啊……”
  李香莲手一顿又接着切肉:“管那么多干什么,小飞都三十了。”
  “不是我管的多,这姑娘一看就有钱,你说小飞这么多年不会来,他是不是……”
  林震天有些急了,自己儿子自己知道。从小就不能吃苦,爱玩,叛逆,喜欢享受。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早就被开除出去混社会,这完全就不是一个靠谱的家伙。
  他能干出来什么事林震天都不感觉到奇怪。
  “不行,晚上我得问问,年纪大点没什么,可不能拿那些丢人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