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91、肉丝的装逼语录

  房门紧闭,肉丝安静的躺在那里。
  歪着头嘴角勾起,脸颊有些红。
  毕礼耕很认真,目不斜视,表情严肃的创作。
  手中的笔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刷刷刷的声音传入耳朵,再加上那痒痒的感觉,一轻一重笔尖下压的触感,让肉丝心跳加速。
  “不要动,字都变形了。”
  毕礼耕陷入了深程度的写作中,看到笔记本一高一低的乱颤,不满的用手在旁边抓住往下压了压,想要抚平肉桌。
  只可惜条件简陋,这桌子一高一低,让他很苦恼。
  肉丝面红耳赤,心跳加快,胸口起伏更加剧烈了。
  咬着嘴唇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认真创作的魏昆,忍不住吐槽东方男人不懂风情。
  难道写作真的那么快乐?
  毕礼耕:“写作令我快乐。、”
  再次不慢的抓住肉桌压了压,他嘴里嘀咕着,然后想了想接着写。
  肉丝:“……”
  她很痛苦,并着腿,翘着脚趾头,只感觉魂都要飞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耳边传来毕礼耕的呼唤。肉丝一下子回过神来,却见毕礼耕收拾妥当正温柔笑着看着她。
  “肉丝,我们出去吃点东西,然后到外面散步。”
  “啊,好吧,很抱歉我可能睡着了。”
  “不不不,我要感谢你。”
  毕礼耕拉起肉丝,手指相扣的走出了房间,虽然谁都没说什么表白的话,但是如今拉手已经成了习惯。
  吃了点东西,两人来到外面散步,一路走一路说,最后趴在栏杆上看着大海。
  肉丝大小姐的痛苦又开始吐槽了,翻来覆去都是对贵族的厌恶和鄙视。
  “毕,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我也很痛苦。就像我跟你说的,我的人生一片灰暗……”
  你特么有病。
  毕礼耕看到肉丝一脸痛苦的样子,心中就忍不住吐槽。
  “我觉得我的生活了无生趣,你能想象那种感觉吗?毕,你懂吗?每天不是餐会就是舞会,不是游艇赛就是马球赛,与那些思想狭隘的人……我简直没法交流。”
  “我没有什么朋友,我家的房子很大,可我只想住那些小房子,那样的日子才有味道。”
  “我不想被人伺候,我已经长大了,我可以自己做很多事情,你知道吗毕、就连起床穿衣服,都要被人伺候的感觉有多痛苦……”
  肉丝痛苦无比的挥舞着手臂吐槽着,那表情,那姿态简直了。
  听听这是人话吗?
  这是装逼界的鼻祖!
  毕礼耕有理由怀疑,二马和老王都是肉丝的学生。
  很明显肉丝不需要装逼。
  “看得出来你很痛苦。”毕礼耕拉住肉丝的手,目光真诚纯净,肉丝赞同的点了点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不能说,天啊,这样的日子,压抑的我要死。”
  “肉丝,有压力就要放松。我有压力的时候,都会通过写作释放。”
  “可我没有你的才华。”
  毕礼耕哈哈大笑,一把拉起对方。
  肉丝被突然传来的大力直接拉的站了起来,‘啊’的一声尖叫趴进毕礼耕的怀里:“毕,你要做什么。”
  她有些紧张,接着更紧张了,慌张的后退:“不,你别这样,我已经有未婚夫了,不,你放开我……”
  她尖叫着,依旧被毕礼耕强势抱起。
  这一刻,肉丝感觉自己前所未有的柔弱,感觉到腿弯和后背的强壮手臂,她觉得自己反抗不得,或者不想反抗,只是一个劲的说着:“no……”
  一双手却死死的抓住毕礼耕的胸前。
  “别怕,我带你找到快乐。”
  毕礼耕温柔一笑,然后抱着肉丝就往前走。
  肉丝又紧张又刺激,呼吸急促:“不,你不能这样。毕,我们是朋友……你……我还没准备好。”
  “站在这里。”
  特么的不就是飞吗?
  谁还不会、
  再喊一声‘我们就是世界之王’,多困难吗?
  肉丝迷迷糊糊的被毕礼耕放下,然后耳边传来温柔的身影。耳垂触碰到了毕礼耕的嘴唇,灼热的气息让她肾上腺飙升。
  “闭上眼,我带你体验非一般的感觉。”
  “毕,我……”吞了吞口水肉丝眼神恍惚毫无力气的拒绝:“我们别这样毕,你不能对我做什么。”
  说这话却已经闭上了双眼,接着感觉腰肢被抱住,肉丝浑身绷紧。
  然后双脚凌空而起,接着就被放在什么地方上,迎面而来的狂风让她不自然的睁开眼:“哇哦……”
  毕礼耕抓住她的手,缓缓的张开双臂。感觉到肉丝的僵硬和紧张,他腰肢往前一顶肉丝顿时失去了平衡身子往前趴去。吓得脸色一白眼看就要飞出去,却被毕礼耕一把拉了回来。
  肉丝紧张坏了,只感觉浑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跳动,大腿跟的青筋不要命的颤抖。
  “毕,你这个混蛋你吓死我了。”
  “天啊,我以为你要杀了我。”
  “感觉怎么样?”毕礼耕咬着她的耳朵温柔的说。
  肉丝微微一怔看着眼前,狂暴的海风吹的睁不开眼,整个人几乎都要飘起了一般,浑身的压力也不知道何时早就消失了。
  一时间心胸开阔。
  “好美。”
  她喃喃自语。
  毕礼耕含着肉丝的耳垂,声音含糊不清却带着一丝粘稠的味道:“肉丝,你也好美。”
  肉丝扭过头,四目相对,深情的眼神让她有些躲闪。
  这目光……
  她见过,是毕礼耕回忆起那个女孩时候的真情流露,不同的是那时候的毕礼耕目光深情却带着无尽的痛苦,如今的目光却有着一丝痴迷。
  他爱我?
  少女心中一跳,有些难以置信,还有一丝狂喜。
  我被这个世界上最深情的男人爱上了。
  一刹那还有些成就感。
  “肉丝,你给了我活下去的勇气。别再拿走它,好吗?”
  肉丝心中一颤不知如何是好:“毕…呜呜…”
  “别这样。”肉丝扭开说了一句,然后:“呜呜……”
  有些胖,身材并不完美。
  嗯,够大也可以做个肉夹馍什么的。
  舌头好笨,咦,有些天分。
  怎么扭起来了?无师自通啊这。
  毕礼耕脑海里划过一丝闪电,看着眯着眼的肉丝不动声色的撩起了长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