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6、我毕礼耕做事最讲公平

  “切,烟花啊,又不是信号弹。”
  当蹲在墙角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无声吐槽的猪油仔再次低头抽烟的时候,毕礼耕已经提着砍刀风一般的跨过了几道街道。
  背后远远的跟着的阿龙三人气喘吁吁,看着毕礼耕消失的背影直骂变态。
  三人对视一眼扔了刀,从腰间摸出手枪拉开保险,这才调整呼吸再次跟了上去。
  这些手枪还是当初在船上缴械那些水军的,一直被阿龙三人放着,如今算是派上了用场。
  纵观追龙,伍世豪真正崛起正是这一刻。
  所谓坡豪,正是被肥仔超打断了腿之后才有的名号。
  这是一次势力洗牌,是雷洛崛起之后为了掌控黑暗势力的开端,伍世豪正是因为救了雷洛一命,因此才有了未来的豪哥。
  毕礼耕一直在等这个机会,等到公仔强杀鼎爷,等到肥仔超出手对付雷洛。
  到时候整个九龙城就会大乱,势力大洗牌是他崛起的时刻。
  至于雷洛会不会反对,只要不动雷洛的黄赌毒,雷洛应该不会对毕礼耕有意见。
  毕竟他是伍世豪的弟弟,伍世豪救过雷洛的命。
  万一雷洛反对……
  毕礼耕觉得,雷洛是没见过死亡。
  蹬蹬蹬……
  脚步飞快,耳朵不断的颤抖,远处喊叫声传递过来的声音很微弱,但是毕礼耕却隐约能够听见。
  他的身体素质自己都搞不清楚有多强,在这没有修炼体系的年代就宛若超人一般。一路狂奔,声音越来越清晰,毕礼耕心头却始终压着一块砖。
  他唯一担心的就是伍世豪,生怕伍世豪与原著中一样被打断了腿。
  而伍世豪跟雷洛的间隙,也是因为这条腿。
  说不上谁对谁错,一人讲义气,记恩仇。一人重利益,身不由己。
  “反我,反我啊!”
  “啊~~~~~”
  毕礼耕忽然听到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脸色顿时一冷调转方向冲进了旁边的小巷。他看了眼背对自己的一群人,一时间眼睛都红了:“肥仔超。”
  高高举起榔头的肥仔超猛然一呆回过头来,正看到举着刀的毕礼耕。
  他微微一愣,哈哈大笑:“还有来送死的。”
  “送你妹。”
  噗嗤!
  毕礼耕一步来到跟前,速度之快让几人没有反应过来。高高扬起的砍刀噗嗤一声砍尽一个小弟的脖子,炙热滚烫的鲜血喷了肥仔超一脸。
  他冷冷一拉,一颗硕大的脑袋滚落地面,无头尸体喷泉一般喷涌而出。
  砍刀再次挥舞而起。
  “弄死他!”
  肥仔超慌张的后退,丢掉了榔头伸手去摸腰间。
  毕礼耕眯着眼看到这一幕,一脚踹过去正中冲过来的小弟胸口。
  咔嚓!
  他愤怒无比这一脚力气太大了,小弟胸口直接碎裂倒飞出去,几个人被砸的全部躺在地上。
  噗嗤……噗嗤……
  砍刀挥舞,落下,鲜血四溅,身影倒影在墙壁上看起来有些恐怖。
  肥仔超目瞪口呆的看着宛若杀人狂魔一般的毕礼耕,吞了吞口水爬起来就跑。
  但是还没爬起来,屁股忽然一疼‘啊’的一声趴在了地上。
  紧接着后背一沉被人死死的踩住。
  肥仔超恐惧的扭过头看去,却见染血的刀尖落在面前的地面,刀身冰冷紧贴着他的鼻子一丝丝殷红的鲜血沿着刀身往下流淌。
  他瞳孔颤抖,浑身冰冷的努力扭转脑袋:“放过我,我什么都给你啊,放过我……”
  毕礼耕没有吭声,面无表情的看着痛哭的捂着腿躺在那里的伍世豪,他咬了咬牙怒吼:“豪哥……”
  伍世豪满头冷汗的看过来,疼的他捂着腿颤抖不已,一声不吭。
  毕礼耕红着眼冲他吼:“我早说过你不适合混,杀人就杀人,砍人就砍人,哪有那么多废话,啊!”
  伍世豪都要哭了:“去医院啊阿耕。”
  “去毛。”
  毕礼耕眯着眼扬起刀,砍刀噗嗤一声落下。
  肥仔超没想到毕礼耕不说一声就动手,随着后背上的西装被划破他疼的剧烈惨叫起来。
  “闭嘴。”
  这是个疯子。
  肥仔超像是小时候被老爸训一样,噤若寒蝉的咬住嘴唇,恐惧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眯着眼看着他,正要说话却忽然耳朵一动想也不想的冲出去。
  他直接越过雷洛身边,手里的砍刀划过一条弧度,一道刚从路口跑出来的身影还来不及说话,噗嗤一声肚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
  “曹!”
  公仔强手里提着手枪被吓了一跳,疼的脸色一白往后退去,同时就要举起手枪。
  却在这时,毕礼耕一脚踹在他胸口直接将公仔强踹的靠在墙壁上。公仔强浑身一震,手里的手枪也落下。
  毕礼耕冷着脸看着公仔强:“砍人就砍人,哪有那么多废话。”
  噗嗤……噗嗤……噗嗤……
  砍刀挥舞,沉默不语,只有血肉之声在传递。
  公仔强眨眼成了一个血人,懵逼的瞪着眼看着毕礼耕,任凭身体从墙壁上滑落。
  “洛哥……”
  蹬蹬蹬!
  脚步声惊醒了众人,一个肥胖的身影由远而近。
  雷洛却没有理会,目光瞪圆了看着冷着脸从身边走过的毕礼耕,伍世豪也沉默的看着对方。
  至于已经爬起来靠在墙角颤抖着手举着手枪的肥仔超,目光中只有恐惧。
  “你开枪试试。”
  毕礼耕眯着眼看着肥仔超。
  肥仔超手里抓着枪,颤抖的手腕标明他心中的紧张。
  “肥仔超,放下枪。”
  猪油仔终于过来了,带着一群警员举着枪对着肥仔超。
  不知道为什么,肥仔超忽然感动的哭了,他哈哈笑着看着毕礼耕:“你杀我啊,杀我啊,我不信你敢当着差佬的面杀我。来啊……”
  噗嗤!
  长刀砍在肩膀上,肥仔超笑容一僵,惊恐的看着毕礼耕。
  “阿耕!”
  猪油仔没想到毕礼耕说动手就动手,跑过来就要阻拦。
  就在这时,毕礼耕扭过头冷眼盯着他:“杀人还看身份吗?怎么,差佬死了不流血?”
  猪油仔被毕礼耕看的浑身冰冷,忍不住后退。即使手里抓着枪也没有安全感,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再往前走一步,对方的刀就会落在自己头上。
  毕礼耕冷笑着看到猪油仔停下,扭过头伸手抢下肥仔超的手枪,慢条斯理的点上一根烟温声说道:“我毕礼耕做事最讲公平,你断我豪哥一条腿,你也要还一条腿,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