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4、就没想过活着回去

  危机爆发,没有人当回事。
  不到生死关头,惊慌不会爆发。
  平静了太久,早已经失去了戒备之心。
  当呜呜呀呀的声音划过长街,普通的市民会围观,会议论,会想又有谁要死了。
  他们不会想到自己,不会明白生命是何等的脆弱。
  更不会想到若不是有一群可爱的人,这座城市会飞上天。
  巨大的蘑菇云在脑海里浮现,毕礼耕眼皮微微颤抖,额头上全是冷汗。他双手死死的抓着安全带,忍不住的在颤抖。
  那紧张的样子,让旁边的江立伟有些疑惑。
  忍了忍,江立伟说道:“队长,就是灭个火,你别紧张。”
  “你真的这么以为?”毕礼耕忽然睁开眼,双眼血红,苍白的脸吓了江立伟一跳。
  “队长,你怎么……”
  “很紧张?”毕礼耕深吸口气,露出一丝僵硬的笑脸:“江立伟,你说那里是什么地方?油罐区,各种化学物品,氰化物,若是火焰得不到控制,那会是什么后果?”
  江立伟呆住了,脑海里幻想那种场景,忍不住浑身一凉满头大汗。他结巴着,舔着嘴唇说道:“不,不可能吧。”
  虽然说着不可能,却感觉头皮发麻,太阳穴不断地跳让他心中难安。
  “上报吧,以防万一。”
  毕礼耕深吸口气,终究还是说了这句话。如果能早点发现危机,或许就不会那么被动。电影中,那些人的隐瞒,虽然有各方面的因素,但是却也造成了更大的危机、
  救援人员看起来专业,却没有考虑到最危险的情况。
  断水断电,消防人员人手不足,各种情况不断爆发。
  种种情况结合在一起,都表明准备不足,情况不明,危机才会越来越严重。
  隐瞒,自负,热血却缺乏沟通。关闭阀门若是多喊点人,也不用那么危险。
  如果能提前预想到那些事情,趁着火势还没有威逼到化学材料,用大量人力去关闭阀门,一场危机或许就能快速解除。
  毕礼耕浑身不断地冒汗,消防服穿在身上,让他感觉很不自在。尤其是越接近现场,心中就越恐惧。
  对讲机里嗡嗡作响,杂乱一片。
  江立伟汇报情况,将毕礼耕的猜想告诉指挥部。但是等到到达现场,二人就被派了出去,带领队员实施救火。
  毕礼耕面沉如水,心中有无数想法,却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对方若是问一句‘你怎么知道?’他就会哑口无言。
  一个谎言需要无数谎言来遮掩,毕礼耕并不是什么聪明人,面对一群总部的精英,一个不好就会露出马脚。
  到时候影响了救援,他后悔都来不及。
  烈火汹涌,水流再大都无济于事。更何况这是油罐区,喷水只是为了降温,起到延缓爆炸的作用。但是要想灭火根本不可能,甚至会带来更大的危机。
  毕礼耕满头大汗,身体炽热无比,心中更是紧张迫切。
  看了看四周,小王一群队员都目光坚定一步步往中心压缩,但是一团火光爆发,刚取得的战果立马就丧失殆尽。后退带来的空间,让火焰燃烧的更加猛烈。
  原著中,飞机都不能接近,地面都会炸开,下水道内的高温会让井盖宛若炮弹一般恐怖,纵横交错的管道流淌着原油,会源源不断的带来危机。
  “这样不行,江立伟,你跟我去关阀门。”
  一把扔掉枪头,任凭汹涌的水流冲在身体上,脚下站不稳往后滑去。
  毕礼耕扯开消防服,让身体内外都冰冷一片,湿漉漉的身体很难受,一接近烈火就更煎熬。
  “队长,你疯了。说不定他们已经关闭了。”
  “疯什么疯,你听我的就对了,这火势根本控制不住,我们只能不断地后退。等到火势扩散,再去就来不及了。”
  毕礼耕想得很清楚,早点去,就多点时间。真要等总部反应过来,或者那个混蛋说实话,一切都晚了。
  “小王,十分钟后,你通知总部我们的情况。江立伟你带上通讯,总部不呼叫,我们就闷头干活。”
  毕礼耕一边重新整理好消防服,看了看隐藏在衣服夹层内的管子,他吸了吸鼻子:希望自己的准备能有些用吧。
  “走,带点水。”
  挥了挥手,又取了几双手套,甚至衣服下还藏了一双鞋子,毕礼耕深吸口气小跑起来。
  看到毕礼耕的装备,江立伟呆了呆,也有样学样的将兄弟的手套吧啦下来两双,又抢了一双鞋,取了水壶挂在身上,这才跟上去:“队长等等我。”
  “别废话,跟着我就好。”
  “你怎么知道阀门没关?”
  我当然是看电影知道的。
  毕礼耕嘴唇动了动,笑道:“就当去检查一下,江立伟,还记得你出事吗?若是当时你仔细检查一下,就不会有悲剧发生了。”
  听到这话即使江立伟心中依旧有无数疑问,却也无论如何都问不出来。毕礼耕拉着他去关闭阀门,这么说都是负责任的心思,他不该想太多。
  不过很快,江立伟更加疑惑起来,毕礼耕对这里太熟悉了,一路几乎没有走错路就找到了阀门。
  “果然开着。”
  江立伟心中一惊满脸慌张,身为一个精英消防员,即使曾经大意犯过错,但是他的素质还在,自然就明白这是什么可怕的后果。
  尤其是想到几百万人生活在这座城市,江立伟更是吓得脸色苍白心跳都停止了:“队长,这……必须跟总部汇报。”
  “我先干活。”
  毕礼耕点了点头,如果总部派人来更好,不过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浪费时间。牙根一咬,猛地闭上双眼,脑海里恐怖的蘑菇云再次绽放。
  毕礼耕深吸口气摇晃着脑袋,双手握住转盘,使劲一扭目光坚定起来。
  轰隆隆……
  刚刚汇报完的江立伟眼睛都傻了,地面颤抖,铁架摇晃,一团团烈火汇聚形成了炽热的火海,封住了出去的路,更堵死了进来的路。
  “干活啊。”
  “噢噢……”
  江立伟满头大汗,听到毕礼耕的呼唤赶紧去抓另外一个转盘。转了片刻,他脸色凝重:“队长,要转多久?”
  毕礼耕:“转不动为止。”
  江立伟嘴唇抖了抖:“我们会死的。”
  毕礼耕:“老子进来,就没想过活着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