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43、想再听一次

  任务:守护最好的妹妹
  找到,照顾小囡囡,给她一个温暖的回忆
  注:回忆最为致命,痛苦的回忆能让人心性大变,走向极端。美好的回忆能让人保留心灵的净土,真善美永存。
  任务已完成:完成度三颗星
  任务奖励:宠溺之手【残缺】
  【能对任何小萝莉产生鬼神莫测的能力,当妹妹不听话的时候揉一揉她的脑袋,她就会像猫咪一样乖巧。】
  注:因为是残缺版本,触发需要机缘,请宿主使用之时小心谨慎。
  毕礼耕躺在床上,看着脑海里的面板,听着狗系统叽叽歪歪的声音,忍不住脸黑了:“系统,为何是三星半?”
  系统:“宿主确实给了小囡囡美好的回忆,却给了她更加痛苦的未来。”
  “这话怎么说的?”毕礼耕急了。
  “哎,宿主表现的太好了,在小囡囡心中已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因为宿主的无私付出长期陪伴,这种印象还要超过小囡囡的哥哥。更重要的是你死了……”
  “我还不能死?”
  毕礼耕有些傻眼。
  系统:“宿主应该知道,活人是斗不过死人的。小囡囡可是在时空长河看到一朵相似的花,却看不到宿主,毕竟宿主是外来者。”
  毕礼耕听到这话心中有些愤怒:“那你让我穿越有什么意义。”
  自己存在不存在,小囡囡终究会走上原路。那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图的是什么?
  难道就为了经历一次生离死别?
  不怪毕礼耕不愤怒,实在是小囡囡太可爱他是真心喜欢,更真心希望对方能永永远远的快乐下去。
  即使是未来碰到一朵相似的花,难道那真的是她等的人吗?
  系统:“你的到来,让她更加快乐。”
  “也更加痛苦。”
  “是你禽兽连小萝莉都不放过。”
  我曹!
  毕礼耕傻眼了,这系统脑子有坑吧。
  “小囡囡心性大变,失去哥哥。你若是不那么无微不至,若是不那么无私奉献她又如何会印象如此深刻?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
  “……”
  “友情提醒宿主,虽然你的无耻让本系统很恶心,但是身为系统还是要帮助宿主。羽化神朝的大圣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等下,我要留下一些东西。”
  毕礼耕艰难的爬起来,他跑到床头一个木箱跟前,双手打开看了看里面的玩具,无声的笑了笑。
  取出最上方用布匹包裹的兽皮鞋,毕礼耕轻轻抚摸,良久无奈的叹息。
  刺啦……
  毕礼耕深吸口气扯掉衣服内襟上的一块白布,然后占了沾嘴角的鲜血,用手指写了起来。
  写好之后塞进兽皮鞋,然后放好。
  关上箱子,毕礼耕深吸口气脸色苍白的躺床上。
  “羽化神朝的人何时来?”
  “还有十几个呼吸。”
  “帮我个忙。”毕礼耕目光闪烁:“很简单的。”
  横渡虚空,威风凛凛,背后带着三千金甲战士,老大圣目光冷冽的来到小山村上方。他盯着一座茅草屋,嘴角露出冷笑。
  一群蝼蚁,也敢对神朝不敬,真是不知死活。
  身影一动飘散下去,老大圣忽然目光呆滞看着眼前,只见敞开的大门门口立着一块木板,木板上歪歪斜斜的用鲜血写着几个大字:羽化神朝灰飞烟灭!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
  老大圣气的浑身发抖,脸色都白了,胡子乱飞。
  他颤抖着手指着敞开的门内,那个躺在床上的身影,难以置信的表情很是可笑。
  毕礼耕嘴角勾起目光带着一丝不屑:“羽化神朝坏事做尽,明明是庇佑人族的大帝后人,却残害人族天才,罪大恶极,你们不死人族难安。”
  “哼,伶牙俐齿我们是为了成仙。”
  “谁的仙?还不是一己之私?”
  “闭嘴,大帝不可辱。”
  “可笑,做了不让说,羽化神朝就这货色?”
  老大圣目光冰冷,气的浑身颤抖。他扬起手臂,天空中巨大的金色巴掌刹那形成。
  “蝼蚁,能死在本大圣手中也算你的福分。”
  “活得久未必好,亲眼看着自己的帝国灰飞烟灭,那一定是很有趣的事情。”
  老大圣双眼一瞪再也不能听下去,对方说的简单,但是却总有一种让他心惊肉跳的感觉。就像是那种事情要真实发生一般可怕,但是怎么可能?
  我们是大帝的后人,神朝辉煌威压九天十地,怎么可能破灭?
  一定是危言耸听。
  轰隆隆……
  整个方圆十里直接被一只大手拍进了地底。
  小山村竟然完好无损一般坍陷下去,周围的泥土覆盖竟然是要活埋。
  毕礼耕没想到老大圣如此狠毒,不过却也没有挣扎。在金光绽放的一刹那,他就幽幽叹息内心充满了不舍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在那里。”
  老大圣忽然扭头看向了大山深处,一道红衣身影高悬虚空,目光冰冷的对视着。
  “是那个女娃。”
  这一刻,老大圣心中惊涛骇浪,一丝丝恐惧在蔓延。像是看到了未来,又像是已经发生。那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身影,将羽化神朝杀的灰飞烟灭。
  他浑身一片冰冷,终于感觉到了可怕。那一丝莫名其妙的感应他不敢小觑,因为实力到了这个份上冥冥之中对未来会有些感悟。
  他已经确定,这个女娃是羽化神朝的大敌。
  “杀了她。”
  老大圣当先冲了过去,一步迈出来到了小囡囡跟前。
  小囡囡带着鬼脸面具,并不躲避,也不攻击,就那么冰冷的看着对方。
  老大圣大怒扬起拳头轰落。
  却无声无息间烟消云散,庞大的神力像是冲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让他目瞪口呆。
  “这里……有古怪。”
  小囡囡默默垂泪,她知道毕礼耕骗她是为了让她逃跑。
  真是一个傻子,两个人和一个人跑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越是明白这一点她就越痛苦,好哥哥只是用自己的所有来帮助她,即使那些帮忙在外人看来很可笑。
  泪水划过洁白的下巴,小囡囡歪着头默默的看了眼老大圣,她忽然转身一步步离去:“羽化神朝,当烟消云散。”
  声音平淡,却带着不容置疑。
  她缓慢离去,每一步却都像是踩在时空节点上,几步迈出已经是无尽远。
  老大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离开不见。
  十几年后,小囡囡走出深山,打开了小山村的遗址,寻到了自己的宝贝箱子,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人的尸骨。
  她发狂了一般冲出小山村,一路追杀羽化神朝的弟子询问着尸骨的下落。
  多年以后,小山村化作了禁地,一块神异无比的石碑竖立在边缘。
  小囡囡一身红衣,带着面具脚下穿着丑陋的兽皮鞋,默默的看着手里的字条又哭又笑:等我回来。
  “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现在还在骗我。”
  经历了这么多,早已不是当初的无知少女。回想当初的一幕一幕,她却发现那人嘴里没有多少实话。
  身边的战马依旧呆呆傻傻,一群小人依旧没有灵魂、那一把神异的枪她依旧看不到子弹,那个吞天魔罐……
  威震诸天环宇!
  偏偏,那骗人的话她却想再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