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55、我给你按摩一下

  “美国队长的体质是多少?”
  毕礼耕仔细回想却没有什么参考物,如今他自己的身体素质系统给了统计,数据化之后有些直观。
  如果说普通人是五,那他无论是敏捷还是体质都已经是普通人的三倍。
  而力量却是四倍。
  这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每一个点数的提升都是巨大的质变。
  至少毕礼耕觉得,如果找四个身体素质不凡的成年人跟自己比力量,自己能将他们一把推飞出去。
  别的无法定论,但是体质这一点却很有感悟。
  毕礼耕扭断了脚踝,本来是很严重的伤势。可是来到医院之后就已经感觉不到太大的疼痛,如今仅仅是三天过去,毕礼耕就感觉伤口像是好了一样。
  他有些疑惑,自己体质这么好,为什么会轻易的扭断脚踝?
  但是又想到,此时的自己别人打自己一拳或许没事,但是自己打自己恐怕伤害就恐怖了。
  或许就是因为自己扭的吧……这个结论有些搞笑。
  别人扭不断他的脚踝,他摔倒自己可以扭断。
  这特么什么结论。
  但是毕礼耕也只能这么解释,不然就说不通了,难道是系统暗算?
  还是说世界规则?
  不过我也不是豪哥啊。
  虽然没有什么直观的对比,但是毕礼耕却感觉到自己如今的恢复能力很是强大。脚踝这样严重的伤势三天都好了,若是流个血,手指破个口子岂不是好的更快?
  而且,他速度飞快,简直就是轻功,力大无穷,能掀翻汽车。
  力量毕礼耕试验过,在海边的时候偷偷的掀了下汽车,觉得自己能轻易掀翻不过他却没有暴露。
  毕礼耕隐瞒自己的伤势,虽然每天换药不过也没有被阿晴发现。就这么过了一个星期,毕礼耕终于试探着下床。
  也不寂寞,阿晴很温柔,尤其是在毕礼耕痴迷的追求下,阿晴虽然没有答应不过关系也好了很多很是亲近。
  尤其是每次毕礼耕尿急都是她帮忙,这关系没的说。
  “你别喝那么多水。”
  阿晴没好气的将水杯抢走,让坐在轮椅上的毕礼耕有些无奈:“我渴。”
  “忍着。”
  阿晴有些不满,却还是没有还给毕礼耕。
  前面一段时间没想太多,但是渐渐的阿晴也明白了。哪有人一会就想撒尿的,纯碎是这混蛋故意的。
  想到自己傻乎乎的帮忙,阿晴就一阵无语。
  这小子哪里是憨厚,明明坏心眼多的是。
  “阿晴,你家是做什么的。”
  毕礼耕讪讪一笑转移话题。
  阿晴推着轮椅往前走:“跑船的,比不上豪哥威武霸气。”
  她有些怨念。
  毕礼耕摸了摸鼻子:“你别怪豪哥,他说话直,总是……”
  “总是得罪人嘛,有什么说什么,我知道。”阿晴翻着白眼:“所以我阿晴就该不不三不四对不对。”
  毕礼耕赶紧解释:“我没那么想。”
  阿晴眯了眯眼睛。
  “不过就算你不三不四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我特么的。
  好想一把将你推坑里去。
  “回去,我累了。”
  阿晴跺了跺脚,恨不得给这混蛋脑袋一拳头,砸开了看看里面是装的什么。
  有你这么追女孩子的嘛,多亏是我阿晴,换个人早就被你气走了。
  “别呀,我还不累呢。”
  毕礼耕赶紧拒绝,阿晴气的胸口疼:“你坐着能累吗?”
  凶都大了一圈。
  回到病房,毕礼耕躺下睡觉,有些无聊。
  不过偶尔豪哥会来看看,阿梅也会过来。本来阿梅要陪着他的,却被毕礼耕拒绝了。毕竟有个电灯泡老不舒服了,而且跟阿梅也不太熟悉。
  虽然阿梅和豪哥他们对毕礼耕很热情,但是这完全是系统干预的情况下。
  毕礼耕可是没有什么插入记忆,他的身份设定就是因为孤苦一人被阿梅看到,因为可怜才照顾他。
  他这弟弟是干弟弟。
  阿梅几人的记忆都是虚构的,虽然跟真的一样,但是并没有真的照顾毕礼耕那么久。
  所以,阿梅几人对毕礼耕很熟悉,毕礼耕却有些尴尬。
  他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一下。
  更重要的是,出院之前,毕礼耕想要拿下阿晴。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毕礼耕关心的看着阿晴,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医生嘱咐动作不要太剧烈。其实毕礼耕早就好了,只是假装而已。
  阿晴脸色有些苍白,面无血色那种。闻言皱了皱眉:“不舒服。”
  毕礼耕看了看她的脸色,推测道:“亲戚来了?”
  阿晴点了点头:“有些疼。”
  “那你多喝热水啊。”
  “……”
  “不是,我是说……我知道了你快躺下,我给你按摩。”
  毕礼耕一拍脑门,扶着阿晴往病床走去。阿晴有些拒绝:“干什么你,你才是病人,我一个护士,哎,你怎么这么大力气。”
  “乖乖躺好,不然打你屁屁。”
  “你敢。”
  “嘿,你还别威胁我。”
  “你打一下试试。”
  啪!
  阿晴傻眼了,你还真动手。
  “是你让我打的啊。”
  我特么……
  “别动,我给你揉揉。”
  阿晴拒绝。
  “你都那么照顾我了,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这叫知恩图报。”
  谁让你知恩图报,看着满脸认真的毕礼耕,阿晴当然不愿意了。
  这能一样嘛这,我这是女孩子啊。
  她挣扎这拒绝,但是怎么挣扎的过毕礼耕,护士服一下子凌乱起来。
  阿晴无奈的妥协:“你这是用强。”
  “我是照顾你。”
  毕礼耕义正言辞,温柔关心:“舒服吗?好多了吧。”
  不得不说,揉一下肚子还真舒服。
  阿晴脸色缓和许多,渐渐的有些疲惫,上眼皮打下眼皮,最后沉重的扣在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醒来,顿时心中一惊想到自己还在工作,万一被医生看到了就不好了。
  刷的一下坐起身,顿时感觉不对劲。
  “我碗呢?”
  毕礼耕甩了甩手走出卫生间:“给你取下来了,影响发育。”
  阿晴傻眼,更着急了:“那我我我……那个呢?”
  “洗了啊,都是血……”
  “我……你怎么可以这样你。”
  阿晴整个人都懵了,睡了一觉怎么就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不对,你不是说好的按摩吗?
  你到底按的哪个地方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