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21、汉语都不懂你命中该有此劫

  “你跟我老婆做了什么?”
  “闭嘴。”
  林飞回头怒吼,他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然后暗骂一声顺手抓住旁边的女生往后一推:“走,赶紧走……”
  他一直说英语,胖子也一直是英语。这交流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林飞不知道别人懂不懂英语,只能先让女孩过去再说。
  “林老师,发生了什么。”
  “问那么多,赶紧走。”
  女生委屈的看着林飞,小嘴一撇大眼睛忽闪忽闪眼看就要落泪。
  林飞一阵头疼:“老子不管你们了。”
  他直接冲了出去,扬起拳头打在女丧尸的脑袋上。
  可惜了这张脸……
  林飞有些不忍心,拳头加大了几分力道,就当给你整容吧。
  嘭!
  女丧尸倒飞了出去,嘴里带着一大块肉,旁边的男同学捂着血肉模糊的脸颊疼的嘶吼了起来。
  林飞一看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女乘务员竟然也爬起来咬了几个人。
  他顿时头皮发麻暗骂一声自己干嘛多管闲事,同时回头怒吼:“你赶紧过去那边,关上门谁也不让过。”
  女学生也傻眼了,听到林飞的喊叫愣愣的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往回跑。
  跑到门口,双手扶着门:‘林老师你快过来……’
  林飞头也不回,抓住乘务员一拳头撂倒然后怒吼:“关门。”
  女学生深情款款:“你赶紧过来……”
  我特么。
  林飞摁住一个学生的脑袋,再次一拳撂倒。
  他看了看车厢已经乱了,自己只有一个人,杀丧尸倒是可以,救人就做不到了。
  “棒球棍给我,你们赶紧推出去,被咬的都留……”
  不等林飞说完一群人也发现了不对劲,纷纷起身往回跑。一看这场面林飞暗骂自己沙雕,却也无可奈何,这么多人他根本拦不住。
  算了,看样子棒子当有此劫。
  “西八,搞什么啊。”
  胖子揉了揉脸站起来,这时候也发现不对劲,林飞貌似不是什么好……呸,不是什么坏人。
  而自己,好像坏了事。
  看着车厢内乱糟糟的一片,胖子搓了搓脸不知道如何是好。
  “走,赶紧走。”
  林飞推着他往回头,打算先把这一节车厢隔离再说。
  “哎,我说……”
  “说你妹啊说,赶紧滚。”
  一把将胖子推过通道,林飞手里举着棒球棍一阵猛砸,然后飞快的踹了几脚这才一闪身过去。
  嘭!
  门被关上,林飞浑身是血拉住女学生的手,一转身接着往前跑。
  “闪开,都特么闪开。”
  林飞有些狂暴,棒球棍直接落下,通道内的人都大骂不已却也纷纷躲开。旁边的女学生看到这一幕微微皱眉随即又眯起了眼睛:“林老师好帅哦。”
  “哎,我说你怎么能打人。”
  胖子跟在身后喊叫着,林飞哪能理他?脸冷的吓人,目光犀利别人看一眼都忍不住低头。他嘴角一勾拉着女学生直接来到通道口:“有没有人过去?”
  “林老师……我来。”
  女学生看到没人回答,拉了林飞的手小声说。然后咳嗽一声:“&……%*%¥%思密达。”
  林飞听懂了几个字,暗暗点头。
  “林老师,他们说没有人过去。”
  林飞松了口气,推着女学生走到门对面:“你过去。”
  “哎老师我……”
  “闭嘴。”林飞一瞪眼女学生顿时嘟着嘴乖巧的站在那里,不过却也没跑,就站在门口等着。
  胖子摸了摸鼻子,伸手又推了林飞一下:“我说,你这小子有这么年轻的女朋友,竟然还对我老婆……”
  刷!
  林飞抓住胖子的衣服直接提了起来,然后放在门对面:“你特么也给我滚。”
  胖子傻眼了,看了看自己的身材,再看了看林飞的纤细的身材,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缩了缩脖子。
  “我跟你老婆真的没有做什么。”林飞又怒吼一声,他实在是有些生气。
  胖子缩着脖子点了点头。
  “我就是给她擦了一下pp。”
  胖子:“……”
  咔嚓!
  门被拉上,林飞冷着脸扭头,车厢再次乱了。他看到几个学生,忍不住招了招手,几个学生开心的喊叫:“林老师……”
  嗯,会说汉语,果然是好孩子。
  林飞笑了笑:“没有被咬伤吧?”
  “没有,我们没有,林老师,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问了,赶紧过去。记住,被咬伤了就跟我说,免得害了自己朋友。”
  林飞虽然满脸温和,目光却犀利的在几人身上打量。却看几个学生一闪整洁,身上一点鲜血也没有。想来是没有被丧尸接触,然后直接就跑了过来。
  拉开门,让学生过去,林飞再次用英语问:“没有被咬伤的站出来。”
  然后,又说了一遍汉语。
  车厢内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女人胆战心惊的站了起来,然后一路小跑来到林飞身边。
  黑丝袜,超短裙。
  林飞眯着眼仔细打量,一把抓住对方的肩膀转个圈,然后点了点头。
  女人感激的冲着林飞鞠躬,然后跑向门口。正要过去的时候,她又扭头用棒子话喊了一声什么。
  林飞脸色有些阴沉下来。
  不是他不清楚用汉语和英语可能有些人听不懂,而是林飞根本没打算放这群人进去。刚才那么乱,这个车厢肯定隐藏有被咬伤的。光是用肉眼看,林飞哪能都看的出来?
  他就么打算放过这个车厢的人。
  能听懂汉语和英语的就放过,不能听懂的,那就是他们该死。
  汉语都不会说,你命该如此。
  结果没想到这女人还是个圣母婊,我曹你妹。
  车厢已经乱了,几个靠着过道的女人率先冲了过来。林飞眯着眼一看,都清一色的黑丝袜小西服,忍不住嘴角一抽一把抓住一个脸色慌张的女人胸口。
  “啊……”
  女人一声尖叫,林飞却粗鲁的把她转个圈,然后往背后一拉。他再次伸手抓住下一个,然后又是下一个。
  “搞什么……”
  “阿西吧,这个小子凭什么这么干。”
  “放我们过去。”
  就连门口的胖子也搓了搓手,双眼闪烁着妒忌的目光:‘阿西吧,他在摸哪里啊。’
  咔嚓!
  车厢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那个被林飞拧断了脖子的家伙,尸体从墙壁上一点点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