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82、欺人太甚

  啊!
  大海啊~
  你特么全是水。
  站在甲板上,毕礼耕目光感慨的眺望远处漆黑的环境。夜晚很冷,但是他的体质却无所谓,海风吹来,长袍刷刷作响。
  这泰坦尼克号除了大船沉没的时刻,应该没有什么危险爆发。即使是沉没的时候,船员和船长也很有道德的先拯救小孩和妇女,让众人在一片凄凉中多少得到了一丝温暖。
  毕礼耕目光温和下来,想到脑海里的电影画面,他有些苦恼又有些欣慰。
  苦恼的是看的时间太久了,他记忆虽然好如今却也只能想起来一些零星的画面。
  欣慰的是虽然这个时代很操蛋,但是船上的人还是很有爱的。
  脑海里最多的就是————
  画画的场景……
  汽车内的场景……
  毕礼耕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画面很美真的很迷人,尤其是肉丝躺在沙发上的场景,宛若梦幻一般。即使是杀敌无数的毕礼耕都不得不承认,那一刻的肉丝让他激动。
  她出场就很惊艳,礼帽下洁白的脸颊令人眼前一亮。
  但是,当肉丝穿上衣服,微胖的身体就让人有些受不了了。
  至少毕礼耕觉得受不了,肉丝真的很有肉。
  但是忽然间,毕礼耕想起一件事,狗系统貌似说过这是‘真实事件加入电影剧情。’
  毕礼耕眯起了双眼:“狗系统在暗示什么?”
  他仔细去思考却总是想不到关键点,皱了皱眉一直到有些疲惫毕礼耕只能无奈的走回自己的小房间。
  或许味道散了,空气好了不少,毕礼耕也能安心思考。
  毕礼耕正一边看着自己的笔记研究过往的经历,一边思考着电影剧情以及未任务,那八个人忽然回来了。
  刚进门就是一股浓郁的汗臭味让毕礼耕皱起了眉头。
  “毕先生,您没有吃东西?”
  为首一个瘦高个差异的看了眼地面上的面包和牛奶,疑惑的问道。
  毕礼耕点了点头:“不饿,刚才我出去看了看,遇到一个白人小孩子,给我送了点面包吃。”
  “原来如此。”那人神色微微羡慕,开口提醒道:“也只有小孩子才会善良一点,不过毕先生可不能被小恩小惠收买了,这些小孩子长大了也是鬼佬,都可恶。”
  毕礼耕无语的看着对方,随即哭笑不得:“哪有那么可怕,你就是想太多。”
  那人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盘着腿坐在毕礼耕身边,顿时一股浓郁的恶臭传来。毕礼耕忍不住往后挪了挪却也没有说什么。
  那人看到毕礼耕的表情,也不在乎,反而傻笑一声说道:“毕先生您是读书人肯定是吃不了这种苦头的,不过也没办法,鬼佬看不起我们将我们赶到这货仓,您还是忍耐一段时间吧,等到了美国就好了。我相信以您的才学,到了美国一定会出人头地。”
  毕礼耕别的没听到,单单听到了‘货仓’俩字,他懵逼的看着对方:“你说这里是货仓?”
  “对啊,毕先生您可能不知道,当时您与鬼佬理论被鬼佬打晕了,这些事可能就忘记了。我们不仅被赶到了货仓,天天还要下去烧锅炉……”
  “这特么的,我一直以为这是三等舱。”
  毕礼耕咬牙切齿的抓着拳头。
  鬼佬欺人太甚。
  “毕先生您别生气,鬼佬都是不讲道理的。”
  “我们的票呢?”
  毕礼耕脸色阴沉的可怕,不答反问:“你叫方郎?这种气都咽得下?”
  方郎点了点头满脸苦涩的看着毕礼耕:“毕先生,咽不下又如何?前面您已经被打了一顿,就别生气了。我们虽然买的三等舱,但是根本斗不过鬼佬,他们不会讲规矩的。”
  “呵……”
  毕礼耕看着方郎忍气吞声的表情,气的一时间胸口疼。
  对方这懦弱的表现让毕礼耕一阵恼火,更感觉到丢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外人看不起你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骨子里自己看不起自己。
  而方郎就是如此,他内心深处已经把自己当做下等人了。
  毕礼耕正要说些什么,可是目光微微一顿落在其余几人脸庞上,那麻木的表情虽然带着一丝不开心,但是却没有一丝愤怒的情绪。
  就像是,被人欺负了也只会自己不高兴,却不会去怨愤别人那样的心态。
  一时间,毕礼耕嘴唇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什么。
  心中却对这个时代更加的感觉到操蛋起来。
  也对未来那些公知有了些理解,感觉到对方不容易。
  毕竟,这种软骨头喜欢跪的基因从他们祖辈传递下来,他们也很无奈的。
  不是他们想跪,想舔。
  而是,他们本能的去跪,去舔。
  大家就别骂他们了,都是可怜人。
  嗯?
  毕礼耕有些内疚,无意间侮辱了人。
  “我出去转转。”
  毕礼耕摇了摇头起身往外走去。
  这屋子里的臭味忽然没有那么恶心,取而代之的事那种压抑在他心头的沉重感,让毕礼耕有一种喘过气的感觉。
  方郎担心的看着毕礼耕:“毕先生……”
  毕礼耕知道他担心什么,笑了笑说:“别怕,我不会惹事。大家都是同胞,我不能连累你们。”
  方郎眼圈一红:“毕先生,委屈您了。”
  毕礼耕点了点头拉门走出去,心中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群可怜可悲又让人愤怒不起来的家伙。
  毕礼耕一走,其余人就叽叽喳喳的开口了。
  “方大哥,毕先生他不会出事吧?”
  “不会。”方郎摇了摇头看着那人:“阿光,毕先生是读书人心高气傲,却为了我们受了这些气,我们要记在心里。”
  那个阿光是个少年人,闻言茫然的点了点头:“可是方大哥你不是说读书人都是臭脾气吗,我们……”
  方郎摇晃着脑袋:“毕先生能听劝,你们别担心。只要到了美国,毕先生肯定缺少一些办事的人到时候我们就跟着他。好了,大家休息吧,明天还要去替班呢。”
  “鬼佬真可恶让我们烧锅炉,明明买了票的。”阿光或许是少年心性,不满的嘀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