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81、统渣

  系统:“狗宿主,再也不见。”
  毕礼耕慌了:“你等等,你来真的。”
  系统:“本系统一言九鼎。”
  毕礼耕:“送我回去,你快送我回去。这世界我不待了,你这是不负责。”
  系统:“本系统服务宗旨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
  毕礼耕:“统渣。”
  系统:‘人渣闭嘴。本系统一生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毕礼耕:“我会投诉你的,你赶紧送我回去。”
  系统:“WWW、¥……&*¥R*&^%$$(……欢迎投诉。”
  毕礼耕:“……”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
  脑海里忽然想起那些搬着梯子才能够得着的‘投诉信件箱’。
  以及半蹲着难受无比办理业务的窗台。
  这狗系统是我们华夏出来的?
  你给个网址我也登陆不了啊,有没有这么无耻。
  “系统,系统大姐?”
  “小姐姐……”
  “送我回去啊……”
  “爹?”
  “老妈……”
  “草拟大爷狗系统。”
  “叮……”
  毕礼耕:“……”
  系统:‘宿主说话客气点。’
  毕礼耕嘴角抽了抽:这狗东西嘴硬心软。
  不过也没有继续撩拨狗系统,免得真的恼羞成怒跑路自己岂不是很惨?
  这什么时代来着?
  一战之前?
  嗯,虽然没有狗系统毕礼耕只要活着,在这个世界恐怕会更加精彩,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那些东西毕礼耕已经没有了兴趣。
  他觉得还是回到自己的世界好,有爸妈,有朋友。过段时间再找个老实本分的女孩过日子,生孩子,那日子就美满了。
  手指拖着下巴想了想,第一个任务‘让方郎等人享受应有的待遇’,这个方郎毕礼耕有推断,大概就是刚才的那几个人。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情况,这个先不说。
  第二个任务就有些奇怪了,著书立说,这是让老子去码字?
  不知道写书死路一条吗?
  有个死扑街稿费天天吃泡面都不够,吃肉都是啃脚后跟。
  毕礼耕觉得没有那么简单,甚至于第一个任务也会有些联系。因为泰坦尼克号的剧情就那么回事,短短十来天的时间能发生多少事情?
  如果是简单的著书立说,没有必要专门发一个任务,更何况系统特殊要求要成为传世经典,后面还有备注?
  真相说的是什么?
  毕礼耕先放到一边,眯着眼思考第三个任务:让杰克活着……
  阻止他跟肉丝认识不就行了?
  只要不认识肉丝,就不会被拷在房间,也不会一次次的遭遇危机。不然,以杰克的激灵和心态,恐怕早就逃跑了。
  别多想,纵观整个泰坦尼克号,如果不是杰克一步步引诱,肉丝恐怕也没胆子走出那一步。
  毕竟是贵族小姐出身,所受到的礼仪和约束是从小培养的。即使肉丝心中叛逆,没有人鼓励,也不会有胆子背叛未婚夫。
  纵观古今,就算是西厢记也依旧如此。若不是小丫鬟还有男人勾搭,小姐又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
  封建规矩那可是很恐怖的,是一种精神枷锁,想打破哪有那么容易。
  只要杰克不和肉丝发生什么,以杰克的能耐绝对能逃跑活命。
  这家伙本身就一穷二白,身上又带着那么多美女画像还都是限制级的,可以想象他本性绝没有电影中刻画的那么好。
  女人想要在男人面前展示魅力,男人自然也想要在女人面前展示美好。为了泡妞,当然要摒弃一些不好的性格。
  至于为肉丝去死?
  艺术加工懂不懂?
  毕礼耕拖着下巴想了一会,第一第二个任务先放到一边,第三个任务倒是有了些计较。
  “我的身份是什么?”
  毕礼耕忽然想到,狗系统应该会给他一个身份的。这个想法刚刚升起,脑海里就出现一道信息:
  毕礼耕,清国诗人。
  著有【穿越都是坑】【此人不在我之下】流传于世。
  字:紫阳!
  因勤奋好劳,躬耕不断,人称勤耕先生。
  如今周游西方列国,打算修著一本【诸天游记】,记录各国感悟,人情风貌,才子佳人供世人瞻仰。
  毕礼耕无语的翻阅着脑海里的信息,没想到这身份还是一个文化人。
  而且……
  “系统,在不在系统?”
  喊了片刻,没有回应。
  毕礼耕嘴角抽了抽。
  日后再说吧。
  他想了想根据记忆摸出一个笔记本,打开一看前面是汉语书写,后面是英文书写。
  这是系统配备的东西,上面记载着毕礼耕曾经的过往。
  这身份出身清国京城,纯正汉人血统,幼年读书立志改善国家情况。却遭遇皇室迫害,被义士拯救送出国门。如今周游列国,意外来到了泰坦尼克号上。
  “经历倒是传奇,肉身穿越还给身份设定。”
  “话说虽然在泰坦尼克号上,目前应该也是清国吧。嗯,穿清不造反……”
  毕礼耕脸色一变捂住屁股目光凝重起来。
  接着他又摇了摇头:自己没时间搞这些。
  可惜了那些格格没有人拯救她们了。
  你还记得一秒十枪的毕礼耕吗?
  “泰坦尼克号十几天沉没,只是不知道如今是什么时间线,嗯,我要先弄清楚情况再说。”
  想好自己要做的事情毕礼耕目光动了动,再次打量一下四周环境。
  毕礼耕摇了摇头,即使那群家伙离开了,屋子里还是那么臭。
  他推开门跑出去,看了看身上,一身长袍,脑袋上倒是短发。
  这些让毕礼耕松了口气。
  长袍虽然有些老旧了,不过看起来却整洁无比,有一丝儒雅气息散发。
  更重要的是,他一头短发没有那长长的辫子。
  有心找个镜子看看自己的容貌形象,却发现这三等舱条件简陋的可怕。
  毕礼耕一边往外走,一边心中沉思。
  忽然一阵风吹来,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扭头一看注意到外面辽阔的空间,迟疑一下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