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70、不讲江湖规矩

  花仔荣闻言一愣,看了看怀里的女人,又看了看毕礼耕,伸长着脖子满脸嚣张的问:“小弟弟你谁啊?”
  毕礼耕沉下脸来。
  花仔荣嘴角勾起,搂着女人走下来,一把推开拦路的小弟:“杀大哥?我杀了又如何?现在我话事啊,你懂不懂什么叫话事?”
  他竟然来到毕礼耕面前,手指点着毕礼耕的胸口一字一句的问。
  毕礼耕无语的抬起头看着花仔荣,刚才还有些愤怒,现在他只感觉好笑。
  这混蛋,没把我放在眼里,到底有多嚣张。
  怪不得猪油仔说他没脑子好控制,也对,若是有脑子雷洛也不会支持他,他也不会上位。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懂不懂啊。”
  毕礼耕无语的问道。
  花仔荣一呆:“君子?我是大佬哎,君子跟我有……”
  噗嗤!
  刀光闪烁,一抹红光绽放。
  接着啪嗒一声,地面上掉落条手臂。
  花仔荣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右臂,又低头看了看地面,忽然疼痛传来:“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扩散全身,一边惨叫花仔荣一边后退:“你他妈偷袭。”
  “不讲江湖规矩啊你……”
  他女人也不楼了,脚步慌张的后退一张嚣张无比的脸也苍白惊恐不已,只想退入人群。
  此时此刻旁人才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眨眼间花仔荣竟然被砍断了手臂,一群小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毕礼耕的眼神都变了。
  就连熊大和光头强四个也脸色一紧,浑身绷紧了起来。
  大佬是玩真的啊,真的砍人啊。
  平时他们打群架,看上去人多,都提着棍棒吆五喝六,喊的比谁都大声,砸的比谁都猛。
  但是混过的都知道,打架就是打架,看着热闹,真正动手的没多少。
  靠着一股劲,一股气势,谁先散谁就输。
  这也是一群大佬很少动刀的原因,因为动刀很容易见血,见了血就不可收拾仇恨更深。
  而且,很容易出人命。
  你当大佬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出了人命是要赔钱的,那么多小弟一场火并下来死伤十个八个就是不少钱。
  你不给?
  你还想不想当大佬?
  没钱谁跟你混?
  动刀都很少,更别说动枪了。
  说白一点,这群家伙平时就像是我们上学那会闹矛盾,看谁吼的嗓门大,看谁身后的人多。顶多推几下,踹几脚,真要动手往脑袋上招呼,估计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不过与学生不同,这群家伙是真的敢杀人敢见血。
  只是很多时候没必要。
  “这是个疯子。”
  花仔荣一群小弟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寒。
  那可是花仔荣,是大佬,一言不合就被砍了手臂,这家伙疯了?
  花仔荣还没退入人群,毕礼耕猛地往前一步直接来到花仔荣面前。一句话不说,手臂扬起,刀光绽放。
  噗嗤!
  花仔荣躲避的时间都没有,眉心绽放一抹血红,一道血红的长线笔直而下,沿着鼻梁人中划过下巴。
  肚皮像是被拉开了拉链一样,忽然分开两边,露出了渗人的内部。
  噗通!
  庞大的身影摔倒在地,血腥的一幕令人心中发寒。
  “现在我话事啊,你们听不听?”
  歪着头,瞪着眼,语气平静不带一丝起伏,眼珠子转动看着一群小弟,毕礼耕举起砍刀指着。
  一群小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咽口水。
  就在这时,一声尖叫打破了沉默。
  那个女人捂着嘴啊的一声往后退去,转身就要跑。
  毕礼耕眯了眯眼:“熊大,她是你的了。”
  熊大正在发呆,听到毕礼耕的声音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毕礼耕没好气的回头瞪眼,煞气扑面,吓得熊大差点没跪下:“老老老老大,怎么了?”
  “不想要啊?大嫂给你看不看得上?”
  “我要,我这就去。”
  看到毕礼耕瞪圆的眼睛,熊大心肝都要爆裂了,迈开脚步就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女人的头发拉倒在地面上:“跑尼玛,以后你是老子的人。”
  女人疼的嗷嗷叫,双手抓着头发不断的尖叫着。
  “闭嘴。”
  毕礼耕厌恶的怒斥,女人顿时噤若寒蝉颤抖着不敢动弹,只剩下眼泪扑打扑打的往下落。
  地面上一摊水迹忽然扩散。
  毕礼耕厌恶的皱眉,提起刀往前走:“煞笔,走到老子跟前,还以为不怕死。”
  他踹开花仔荣,地面上拉出长长的血线。然后走到楼梯上居高临下的转身,砍刀后背敲打着扶手发出铛铛铛的巨大响声。
  “我话事,听不听。”
  一群小弟噤若寒蝉,再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七嘴八舌的回答:“听啊……”
  “可是他砍了老大。”
  人群中一个弱小的声音响起,不等毕礼耕看去,顿时几个拳头砸落,那个说话的小青年眨眼昏迷过去。
  毕礼耕冷哼一声:“熊大,你安排一下,阿龙,去接受资产,光头强,安抚一下客人。”
  抬眼看了看畏畏缩缩躲在一边偷看的客人,毕礼耕迟疑一下还是说道。
  生意还要做,不然怎么捞钱?
  砍人不就是为了发达。
  “真他么没劲,还以为花仔荣多厉害。”
  毕礼耕有些失望,扔了砍刀给阿龙,点上烟走到外面的车子拉开门进去。
  等到毕礼耕离开,大厅内压抑的气氛忽然一散,叽叽喳喳凌乱的声音响起了。
  熊大也松了口气,刚才面对毕礼耕实在是有些担惊受怕,生怕那一把砍刀落在自己脑门上。熊大明白别说毕礼耕偷袭,就算是跟你说‘我特么要砍你’你也躲不开。
  速度太快了。
  而且,老大真的不讲江湖规矩啊。
  熊大苦笑的看着地面上死不瞑目的花仔荣,心说碰到老大你活该倒霉。
  要知道,他们开大片都是一群人站好了位置,然后做出最凶狠最嚣张的表情,脑海里想好如何说霸气,然后你一句我一句回合制的吆喝,中间隔着老远的距离。
  谈不拢,大佬一声令下:“砍他。”
  然后两帮人冲到一起挥舞着棍棒你推我我推你,看谁先扛不住再说。
  哪有跟毕礼耕这样动手也不说一声,直接一刀砍断手,再一刀就开膛破肚了。
  霸气而邪异。
  熊大深吸口气环视四周,以后这里我……我老大说了算。
  听到叽叽喳喳的声音,熊大怒吼:“吵什么,都他妈闭嘴,低头看着弟弟。”
  大厅再次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