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6、看谁还嘲笑我儿子

  “等我下。”
  甩了甩手,感觉手指头一秒三颤。
  如果这时候在家,赵小刀一定会开心的。
  这手她能玩一辈子。
  深吸口气,毕礼耕从衣服贴身处出去一个小包裹。江立伟疑惑的看了过去,却见这小包裹外面抱着消防衣的破布。
  毕礼耕拆开小包裹,一层一层的消防衣破布是长条形,一直拆了十八层才露出了一个小盒子。小盒子打开,顿时出现一个手机。
  “还好,可以用。”
  毕礼耕开机,笑了笑有些得意的挑了挑眉:“看什么看,这叫防患于未然。干我们这行的,随时都准备牺牲自己。临死之前给家人留点东西,当然是应该的。”
  江立伟满脸无语:“你牛。”
  “来来来,笑一个。”
  二人脑袋凑在一起,摄像头调了一下,顿时出现两个狼狈的脸庞。对视一眼,彼此一笑,毕礼耕说:“谁先来?”
  “队长,你先吧。”
  “好,我来。”毕礼耕也没有推迟,深吸口气脸色一下子正经起来。他想了许久,满脸为难,最后江立伟都等不及了,毕礼耕才开口:“小刀,我知道因为一瓶水嫁给我你一直不开心。如果有来世,如果我们还能遇到,我一定好好对你,至少请你喝两瓶。”
  “队长,水是什么情况?”
  “废话那么多,到你了。”毕礼耕白了一眼八卦的江立伟,没好气的说。江立伟满脸疑惑的打量着毕礼耕,也知道时间宝贵没有多问。他扭头看着屏幕,嘴唇抖了抖,本来想好无数的话,此刻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苦笑一声,江立伟才缓缓说道:“我对不起你们,不过以后,你告诉儿子他粑粑是英雄,值得他骄傲。”
  话还没说完,已经热泪盈眶。
  那呜咽的表情,看的毕礼耕心酸。
  搂了搂这个曾经自己吐槽过的人的肩膀,毕礼耕叹了口气:“哭个什么劲,这辈子谁有我们这么牛,能在这种场合拍视频。不瞒你说,我都想发朋友圈了。”
  “那就发。”
  江立伟一拍大腿。
  毕礼耕哑然:“真发啊?”
  江立伟吸了吸鼻涕,红着眼睛像是一头受伤的孤狼:“发,让所有人都看看,老子不是孬种。我看谁还嘲笑我儿子……”
  毕礼耕沉默了,脑海里的画面一幕幕闪过,江立伟的经历触动心神。他也是一位父亲,自然感受真切。
  身为当爹的,还有什么比孩子被人欺负,却偏偏无力反驳更加绝望的?
  或许江立伟心中内疚,自责。
  但是更多的是痛苦,是无力。
  不仅江立伟,那些在特殊岗位上的可爱的人,他们的家人难道就没经历过嘲讽?
  他们心中不痛苦?
  为了国家,为了职责,他们忍受的苦楚有谁知?
  “那就发。”
  他深吸口气,当即拍了拍江立伟的肩膀说道:“来,最后笑一次。我们虽然死了,但是会有很多人记住我们。”
  话音落下,屏幕记录下最后狼狈的笑脸。那泪流满脸,那血红的瞳孔,那烈火燃烧的背景,刹那间上传到网络之中。
  将手机重新包起,贴身放好,毕礼耕拉着江立伟起来,从新站在了转盘跟前。
  深吸口气,对视一眼:“干活。”
  “不就是几个轮子嘛,就当把下辈子的飞艇一起、打、了。”
  或许是放弃了生的希望,也或许已经没有了未来。人在抛开一切的时候,往往会爆发出最为强烈的斗志。
  毕礼耕曾经苦心谋划,一世世坚持不懈的锻炼身体,将自己磨练到最强。他本以为,依靠自己的身体素质,能完成任务,能活着出去。
  但是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是强,强过大多数人。
  但是,他依旧筋疲力尽,看不到希望。
  他忽然明悟,江立伟能成功,虽然有身体强壮的缘故。
  但是靠的不仅仅是身体。
  那是责任,是信念,是为人民服务的决心。
  为国捐躯,保卫人民财产。
  任何一个兵,任何一种兵,不分高贵低贱,这种信念是不动摇的。
  他们生无名,死无名。
  血肉之躯,绽放出最耀眼的星光。
  这星光不出现在阳光下,没有在人前闪耀。却专门照亮黑暗,一心存在最需要的地方。
  当江立伟再次倒下的时候,毕礼耕哭了。
  他内疚曾经的吐槽,不经历真的不知道困难。
  他庆幸如今的经历,只有参与其中,才能感受到伟大。
  当转盘卡动的那一刻,毕礼耕毫不犹豫的接任了江立伟的那一个。他不发一言,闷声舞动双臂,目光死死的盯着转盘,像是看生死之仇一般不眨眼。
  人活一张嘴,信口拈来,随心所欲。
  张口闭口我上我也行。
  你特么倒是上啊?
  毕礼耕颓然的跌坐在地上,脸颊上却带着微笑,笑的很灿烂。他拍了拍旁边同样露出笑容的江立伟的肩膀,扭过头意味深长的说:“老弟,你看我行不?”
  “行,队长谁特么说你不行,老子跟他拼命。”
  江立伟激动的热泪盈眶,做到了,真的做到了。他都忘记了自己转了多少圈,更记不住队长转了多少圈,但是只会比自己多。
  他爬起来,伸手拉起毕礼耕:“跑啊队长,回家抱媳妇去,转盘哪有媳妇好玩。”
  “走走走,赶紧的。”
  毕礼耕哈哈大笑,想起赵小刀在外憨憨傻傻的可爱模样,到了家里又妩媚动人的魅惑妖娆,他忍不住想要回去打对方一顿再说。
  砰……
  膝盖跪在铁架上,毕礼耕双臂软绵绵的从江立伟肩膀上滑落。他呆了呆,忽然扬起头目光茫然。
  江立伟慌了,扑过来想要再拉,毕礼耕已经笑着摇了摇头。
  “我的手机,小刀送我的,你带给她。”
  “队长……”
  “以后你是队长。”毕礼耕目光不舍,咬着嘴唇盯着江立伟。
  他就算是哭,就算是悲伤,依旧笑的那么邪魅。
  但是这一刻,毕礼耕没有感觉什么不好。
  算了,既然因为你开始,或许也要因为你结束。我来到这里,可能不是为了救这座城市,而是为了让英雄活下去。
  “答应我,告诉她我爱她。”
  取出手机递过去,江立伟死死的拉住毕礼耕的手。但是毕礼耕整个人瘫软在铁架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江立伟如何拉的起来?
  一个醒着的美女你轻松能抱起来,但是一个昏迷的美女你抱抱试试?
  更何况毕礼耕是一个大男人,常年锻炼,看着瘦,体重却恐怖无比。
  “赶紧滚。”
  “队长……”
  鼻涕眼泪一起流,江立伟转过身去,一边跑一边吼,双眼中比烈火更加的红,愤怒悲伤让他忘记了烈火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