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62、恶鬼来袭

  “大师兄……”
  就在林飞研究茅山秘法的时候。
  石少坚死去的小巷子内,七八道身影刷刷落下在石坚跟前。
  九叔本来还有些疑惑为何石坚召见几人,但是一看情况顿时脸色一变。
  只见石坚跪在地上怀里抱着石少坚的身影,浑身散发着难以抑制的怒火。
  “石少坚怎么了?”
  即使是四目这一刻也神色一变带着怒火,石少坚不管是什么身份,他与石坚如论如何不对付,但是到底都是茅山中人。
  如今茅山弟子被杀,打的可是他们所有人的脸。
  “这个伤口……”九叔蹲下来拉住石少坚的衣领一看,顿时脸色更加阴沉:“僵尸?不对,有些不像……”
  他脑海里猛然想起那个皇族僵尸,忍不住回头看向了千鹤道长。千鹤道长心中一沉与四目对视一眼,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吭声。
  看到这伤口,二人也第一时间想起了林飞。
  但是说实话,林飞也就跟九叔有过节,可是跟千鹤道长的关系那就好很多了。
  不仅互称道友,而且还救过千鹤道长以及千鹤徒弟的性命。
  四目虽然没有跟林飞有交情,但是林飞救过他师弟和师侄这也是真的,心中对林飞多少有些感激。
  而石坚是什么玩意三人都清楚,尤其是石少坚,无论长相还有气质跟石坚年轻时候可谓是一样。
  大家又不是瞎子自然清楚二人的关系,而且这小子小小年纪就谈话好色体内法力虚浮不纯,目光阴邪四目他们又不是没有发现?
  如果不是顾及茅山清誉,这样的后辈他们早就教训了。
  四目和千鹤掩饰的很好,但是九叔却神色一慌被石坚看的清清楚楚。
  石坚脸上愤怒的表情猛地一冷,双眼中带着寒冰般的表情落在九叔身上:“你认的?”
  九叔嘴唇动了动,随即点头。
  “师弟,谁下的手?”
  石坚一把抓住九叔的胳膊,双眼喷火的看着九叔。
  九叔苦笑一声:“一个年轻人,不过那人并不是太坏,大师兄,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
  老子儿子都死了你跟我说是误会?
  好你个林凤九,老子早就知道你们不服气老子,没想到心肠如此恶毒。
  石坚听到林凤九的话忍不住眼角狂跳,却还是按捺下来。
  他神情悲愤咬牙切齿的说:“我徒弟什么德行我知道,说实话如果不是从小养大我也恨不得他去死。
  但是师弟,他到底是茅山弟子,就算有错也应该我们来惩罚。”
  林凤九几人点了点头,石坚这话说的却是没错。石少坚死在别人手下,到底是打脸茅山。
  “而且,不仅是坚儿的事情,我茅山五雷正法与根本法也被抢走了。”
  林凤九脸色一变:“大师兄,你怎么如此糊涂。”
  四目也大怒:“如此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交给石少坚。”
  千鹤道长也是难以置信的看着石坚。
  石坚冷冷一笑:“说那么多有什么用,现在重要的是先杀了那个凶手,抢回东西。我的错,我会回茅山认罚。希望几位师弟不要自误,与外贼联合。”
  话说到这份上,几人无可奈何,九叔叹息一声冷哼:“希望大师兄你说到做到。”
  他虽然脾气好,但是石坚将修炼法门送给石少坚的做法却让九叔愤怒。
  这是想干什么?
  茅山掌门的位置想要父传子吗?
  话音落下,林凤九起身。
  与四目和千鹤对视一眼说道:“大师兄,我们去找凶手。此事详细情况,事后师弟自然会禀明宗门。”
  石坚点头:“麻烦几位师弟了。”
  看到一群师弟转身离去,石坚嘴角勾起一丝阴冷的笑,眸子更是毒蛇一般盯着九叔的后背:“想告状?等活下来再说吧,茅山掌门注定是我石坚的。”
  他脸色阴沉的冷笑,不动声色的从胸口取出一个小瓶子。那瓶子竟然伸出一颗小脑袋,脑袋上一双眸子阴冷可怕。
  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小小的刚爬出来就膨胀变大,接着就扑向了石少坚的尸体,咔嚓咔嚓的声音让人浑身发毛,不断响起。
  石坚目光冰冷邪恶:“吃吧,吃吧,吃够了就去动手……”
  j九叔走出一段距离,师兄弟几个脚步放慢。对于石坚的事情,几人都没有注意到。
  “师兄,看样子林道友也来了这里。”
  千鹤道长欲言又止。
  九叔还以为千鹤顾念旧情,忍不住皱眉道:“师弟,到底是茅山中人,不可让外人看来笑话。”
  千鹤嘴唇动了动,最后无奈叹息。
  四目也冷哼:“那石少坚是什么玩意你又不是不知道,只是可惜姓林的小子,惹谁不好偏偏惹了石坚。依我看我们找到他直接杀了了事,免得落入石坚手中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九叔眉头一皱:“不可胡说,大师兄他……”
  四目冷哼不说话,对于九叔老好人的性格四目也有些不开心。
  他们这边说着话,客栈内林飞却搂着两个小丫鬟睡的香甜。
  但是熟睡中的林飞忽然翻身而起,身边的小菊和小兰也被惊动:“公子,怎么了?”
  屋子内冰冷的寒意凝而不散,窗外阴影密布,宛若鬼影重重。
  林飞心头狂跳没有理会小菊和小兰,心血来潮总感觉有什么危险在接近。
  他皱了皱眉:“不对劲,外面太安静了,不会是茅山那群混蛋找来了吧。”
  小菊:“没有什么啊,奴家没听到什么动静。”
  林飞仔细倾听也没听到什么动静,不过心跳却越来越快。而且屋子内冰冷无比,让他很难受。
  他不敢迟疑,莫名的紧张让他浑身绷紧了,想都不想的跳下床一把推开窗户。
  一张血红的小孩脸庞直接出现在面前。
  看到这一幕林飞吓了一跳,即使心中警惕也没想到,窗户推开后会是一张血红的小孩脸。
  那小孩脑袋篮球大,脖子面条粗。
  手脚像是火柴棒,肚子圆滚滚的穿着一个红肚兜。
  他脑袋后面扎着两个冲天辫,眼睛血红一张嘴满口牙齿尖锐像钢锯。
  “什么玩意。”
  林飞即使见多识广也吓得脸色一白,直接卡槽一声关上窗户。
  “跑。”
  林飞转身怒吼一声,也顾不得穿衣服,一把抓起桌子上桃木剑往后背上一跨,然后提着包裹就想去拉门。
  “公子等等我们。”
  可是林飞不穿衣服,小菊小兰却没办法,总不能光屁股跑出去吧?
  两人速度飞快的往身上套着衣服,说起来也就一两秒的时间。
  但是就是这一两秒,窗口咔嚓一声粉碎,那个鬼婴双手扒拉着窗户边缘,脑袋像个皮球一般伸了进来。
  “桀桀桀桀……”
  他冲着林飞发出了尖锐无比的笑声,那一口牙齿像是一个个钢针一般,闪烁着幽光。
  若是给人来一口,铁定大大小小全是密密麻麻的窟窿。
  林飞拔出桃木剑挽了个剑花冲上去:“受死。”
  他没有修炼过专门的剑法,自身法力也不怎么样样。但是桃木剑是从九叔那里得来的,虽然不是上千年的桃木,却也有了百年往上。
  这玩意专门克制邪魅。
  法力激发桃木剑的威能,一丝丝金光绽放的同时,煌煌天威笼罩整个房间。
  这一刻,寒意都被驱散,林飞像是渡了金光。
  “公子,我们帮你。”
  小菊小兰也穿戴整齐,齐刷刷的站在林飞身边说道。
  看到林飞扑上去,二人抓起雪白的小拳头紧跟其后。
  是谁?
  石坚吗?
  林飞眯眼心中思考,最近只得罪了九叔和石坚。而九叔是不可能用这种邪恶手断了,要知道九叔虽然小气,却满身正气嫉恶如仇。
  由此推断只有石坚才会用处这种手段,那小子虽然是茅山掌门,却是不折不扣的小人。
  原著中更是反派,用处这种手段也不是不可能。
  想通了其中关节,林飞心头一沉决定速战速决,赶紧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