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47、叮……

  “你别回来,直接坐飞机离开。”
  “干什么?”
  “我说给他请了个保镖……”
  毕礼耕懵逼的站在地下停车场,心里没来由的停止了跳动一下。等到反应过来,倒吸了一口凉气。
  “乖乖,你们女人真可怕。”
  “你说什么你。”
  “没,没什么。那个你也不怕露馅……”
  “我露馅什么,我说给他请个保镖,他想都不想就答应肯定是心虚了。若是不心虚怎么可能答应的这么干脆。”
  “……”
  “咳咳,都是男人你要理解。那啥,我现在就出发?会不会急了点,那个,我放心不下你回去看看。”
  赵小刀:“……”
  这狗东西,都什么时候了还不老实。
  男人果然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一个个都什么德行。
  她暗暗咬牙,满脸不爽目光鄙夷,一双小短腿并在一起扭了扭:“你快点。”
  “好嘞。”
  毕礼耕挂掉电话,深吸口气,整个人都苦笑起来。
  这完全出乎了意料,自己还想着怎么干呢,结果人家转眼就有了主意。
  女人,可怕的生物。
  不行,自己一定要多个心眼才行。
  眼珠子动了动,毕礼耕有了主意。
  一天后,机场。
  小助理一边舔着嘴唇,一边死了一般躺在座位上。
  毕礼耕温柔的看着她:“满意不?”
  “嘻嘻,你放心,我肯定帮你看住刀子姐的。话说你真是人驴哎,都不知道累,刀子姐还昏迷呢你就……”
  “天赋异禀,天赋异禀。”
  毕礼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整理好衣服走下车。
  也不担心小助理走光什么的,丝袜短裙怎么可能走光?
  就是破了个洞而已嘛。
  “注意安全。”
  小助理摇下车窗喊了一声,看着头也不回的毕礼耕,良久叹息一声:“哎,我图的啥,上赶着跟人好,却只能吃残羹冷炙。完了完了,以后怎么跟未来的老公交代……”
  小助理本来想给未来老公一个惊喜的,结果一失足就是血流如注啊。
  毕礼耕总感觉有些心虚,甚至有一种想要逃跑的冲动。实在是,他干的事有些不地道。
  坐在飞机上,想了几个小时,等到走出了机场毕礼耕都没想出来如何跟人相处。
  不过,他却意外的发现,有人接机。
  看着一个小姐姐举着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毕礼耕眼前一亮走了过去:“你好。”
  小姐姐身材高挑,职业黑色套装,高跟鞋纤细纤细的,看上去一双黑丝美腿很是笔直。
  听到有人打招呼,小姐姐扭过头来微微惊讶。
  毕礼耕的来历她很清楚,没想到本人比视频上还帅气。
  忍不住小姐姐就挑了挑眉毛:“毕先生吗?我是……”
  “你是马先生的人?”
  “马先生还在拍戏,所以让我来接你。我叫夏绵锦,你跟我先去酒店等着吧。”
  夏绵锦拢了拢耳边的红色长发,眸子打量着毕礼耕微微一亮,没想到这为保镖先生这么帅气。
  同时心里想到,怪不得马先生不放心了,这么帅气的保镖搁谁都不安心啊。
  上了车,还是红色的宝马,毕礼耕有些感慨。这女人干什么的,竟然这么有钱。不过也没多问,有一言没一言的聊着,很快到了酒店。
  毕礼耕无所事事,天天好吃好喝的呆在酒店,没事就去健身房健身马先生却一直没有出现。就这么足足过了两个多月,毕礼耕实在是无聊死了才出去走走。
  “也不知道小囡囡怎么样了。”
  心中有些担忧,毕礼耕走在大街上微微皱眉。
  以前的他不是相亲就是等角色,日子过得很有节奏。如今忽然清闲下来顿时感觉不自在,来到外面都不知道干什么。
  平静下来,脑海里就想起了小囡囡。
  离开之前,他故意让小囡囡去那个山谷其实是别有用心。那个立着荒石碑的山谷毕礼耕隐隐有些推测,甚至杨凡离开之后他曾经进去探查过。
  毕礼耕没有敢走太深,却在一次无意间看到一个发狂的高大身影,一拳就打碎了一座山头。他确定那里有一个神秘的生物,因此才让小囡囡过去希望逃得一命。
  但是具体如何,毕礼耕却不清楚,如今想来依旧有些担忧。
  不过既然杨凡说过,那里对他的圣体血脉有召唤,想来不会对小囡囡有威胁的。
  在这里他没有什么熟人,颇有些无所事事。毕礼耕忍不住心中复杂起来,从离开家门就开始游荡,这么多年不疲惫是假的。
  曾经也想过回家去,但是一事无成的毕礼耕总是觉得不好意思。一个大老爷们离开家门没混出名堂,回家去即使父母不说他也难受。
  “可悲的自尊心。”
  自嘲一笑,毕礼耕深深叹息。如今他更不好回家了,都二十七八的年纪了,一起玩大的伙伴同学或许早已经结婚生子。
  他孤身一人回去,恐怕会被催婚到吐。
  难道租个女友回去?
  不说安不安全,光是心里那关就过不去。
  毕竟睡过了女神,再让他花钱去找温暖,毕礼耕总有一种越混越回去的赶脚。
  老子这把剑,你以为什么鞘都能放吗?
  又颓废了几天,就在毕礼耕忍不住要回去找赵小刀缓解一下旺盛的精力时,马先生愿意见他了。
  总统套房,英俊潇洒的马先生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夏绵锦怀里抱着文件一身得体的黑色小西装,并着修长的黑丝美腿站在那里。
  毕礼耕有些不自在,被两人打量着,尤其是他还是一身睡袍头发乱糟糟的。
  忍不住看了眼马先生的脑袋,毕礼耕目光飘忽。
  “我叫马二峰,你应该知道我。”马先生翘着二郎腿收回目光说道:“小刀的意思我清楚,多谢她关心,不过我这边有保镖团队,贸然辞退了也不好。”
  “所以呢?”毕礼耕无所谓的问道,对方不冷不热的态度他不反感,也不生气。
  习惯了。
  曾经。
  马二峰露出一丝笑脸:“我听说你身手不错,我还是很担心小刀的,这样,我聘请你,以后你的工资从我这里出。”
  “啊?”
  毕礼耕有些傻眼了。
  马二峰看他疑惑,接着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拿我的钱,回去保护小刀,懂了嘛?”
  毕礼耕连忙点头:“懂了。”
  马二峰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起身走过去拍了拍毕礼耕的肩膀:“很好,你很聪明,好好给我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毕礼耕有些懵逼,却反应极快的点头:“马先生放心,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你的信任,一定保护好您夫人。”
  叮……
  毕礼耕脸色一正目光犀利起来。
  看到毕礼耕严肃的表情,马二峰更加满意。这种态度,才值得他信任。
  “嗯,记得有什么意外要跟我回报,我很担心她的,就是工作太忙。哎,小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