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33、迫不及待的小囡囡

  “咦,这是什么?”
  密林中,正趴在大树下的毕礼耕忽然间眼前一亮,弯着腰跑向了一边。
  “回来。”
  杨凡一把拉向毕礼耕,却被毕礼耕躲开。他锤了一下地面,咬了咬牙还是没动。
  不远处的两只兔子正欢快的吃草,杨凡不想惊动他们。
  但是,他依旧扭头看去,却见毕礼耕来到一颗大树下,扬起好奇的打量上方。杨凡一看,那竟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蜘蛛网,散发着乳白色的光芒,宛若白玉石一般好看。
  杨凡心中松了口气,这蜘蛛网上没有生物,落满了树叶一看就已经荒废了。没错,就是荒废。
  密林中奇怪的事情多了,一些生活的巢穴什么的都会荒废,蜘蛛网自然也是如此。
  或许,那只蜘蛛被什么东西吃掉了吧。不过看着巨大的蜘蛛网,那只蜘蛛应该很不凡,至于为什么消失了就是未解之谜了。
  刷!
  杨凡从树叶下冲出,整个人宛若一道人形闪电高高跃起,手里的木枪居高临下噗嗤一声洞穿了一个兔子的脖子。同时另外一只手从天而降一把卡主另外一只兔子的脖子,轻轻一宁。
  咔嚓!
  食物到手了。
  他气呼呼的提起兔子抓着木枪,几步跑到毕礼耕身前,一看毕礼耕正在弄蜘蛛网,顿时没好气的踹了一脚:“老毕你干什么,差点吓跑了我的猎物。”
  “急什么,这玩意有大用。曦曦的鱼汤有着落了,她肯定很开心。”
  毕礼耕屁股被踹了一下也不生气,人更是不回头,小心翼翼的将蜘蛛网用刀子从树枝上划开,然后折叠整齐收好。
  看到这一幕,心中有些生气的杨凡动了动嘴唇,最后一声不吭的扔下兔子过来帮忙。
  这蜘蛛网很神奇,没有黏黏的感觉,却韧性十足,。依靠他们的手劲竟然撕扯不开,可见不凡了。
  忙活半天,终于收拾整齐。
  两人扛着七八只绑在一起的兔子,浑身鲜血淋淋的往回走。路过水塘边,他们停下,寻找了一个开阔干净的地方就开始忙活起来。
  毕礼耕用刀子将一个个小石头打孔,然后杨凡就在蜘蛛网的边缘地带捆绑起来。不一会蜘蛛网外圈就坠满了小石头,提起来一晃哗啦啦作响。
  “应该可以用。”
  毕礼耕提起来,一手抓着后面用藤蔓编织的长绳,一手抓着蜘蛛网走到水潭不远处,然后猛地甩了出去。
  因为有石子的缘故,蜘蛛网飞出去很远。
  但是毕礼耕手艺不太好,庞大的蜘蛛网成了一个椭圆形落向水面,接着沉入水底。
  如果技术好一点撒出一个圆形,那就更完美了。不仅好看,覆盖的面积也大的多。
  不过即使如此,效果也不错。
  或许是水里的鱼安逸的久了,也或许中央位置真的有什么危险,让一群鱼儿都聚集在边缘。这一网下去也成功的覆盖了好几条。等到毕礼耕拉动藤蔓一点点的将蜘蛛网拉上来的时候,网兜里出现了三条大鱼。
  说不上名字,鳞片很锋利,闪烁着冷光。
  “走走走。”
  毕礼耕提着网兜,鱼儿装在里面,扛起兔子转身就跑。
  杨凡也兴奋无比,感觉像是干了坏事偷偷的打量一样还在水波荡漾的水面,紧跟着毕礼耕就跑了出去。
  天天吃兔子肉,他也早就够了。如今换换口味,不期待是假的。
  砰砰砰……
  出了树林,找了一块石头,举起来对着三条鱼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然后用藤蔓穿过嘴巴,挂成一串往后背上一甩,开心的往家里跑去。
  家里没有锅,那就借一个。
  灶台毕礼耕早就弄了泥巴搞起来了,就差一口锅。
  回家端上木盆,拿着小刀,杨凡提着鱼直接去了水边。
  路上碰到了小囡囡,小囡囡瞪着眼睛好奇的看着三条鱼,她还是第一次见。不过小丫头知道这是可以吃的东西,吸溜着嘴吧直接拉着战马抱着‘吞天魔罐’小跑着跟了过来。
  杀鱼毕礼耕是有经验的,嗯,现代男人都有经验。
  古时候男人以进入厨房为耻,现在男人以进入厨房为荣。
  你不进入厨房,哪有机会进入老婆?
  这年头,扯淡的很!
  大锅接上山泉,跑了老远一圈端回来,放在灶台上,小刀切开的鱼肉也一块一块放入进去。然后,毕礼耕剁碎了一些路变成采摘的可以吃的草一起放入。
  没错,就是草。
  反正毕礼耕试验过,可以吃。
  锅盖一盖,干柴塞进去,火引子点燃顿时一股黑烟。
  “好哥哥,鱼好吃吗?”
  小囡囡托着下巴蹲在旁边,大眼睛盯着火苗脸蛋红扑扑的问道。
  毕礼耕点头,吸了吸舌头:“好吃。”
  奶奶腿,从没这么想吃过鱼。天天兔子肉,吃的想吐。
  哧溜……
  小囡囡瞪圆了眼睛,疯狂的咽着吐沫。
  “好香啊,是不是好了。”
  “再等等……”
  “是不是好了?”
  “马上。”
  “好哥哥……”
  毕礼耕哭笑不得:“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等等。”
  “不是鱼吗?”
  ‘……’
  毕礼耕无奈苦笑,被小丫头搞的自己都按奈不住了。弯腰起来掀开锅盖看了看,一股浓香扑鼻,水面已经粘稠了起来,一丝丝神秘的液体漂浮着。
  他有些不太确定,这世界的鱼估计也不一般,万一不熟了就坑爹了。
  想了想,毕礼耕决定再熬一会再说。
  “这么香?”
  旁边正宰兔子的杨凡也吸了吸鼻子,双眼放光的看了过来。
  毕礼耕嘿嘿一笑:“一会你就知道了。”
  又等了一会,看到小丫头都咬着嘴唇小手申申缩缩的要去摸锅盖了,毕礼耕也按奈不住再次打开。
  嗡……
  很神奇的发出了奇怪的声音,空气卷起一股白雾,浓郁的香气扑面而来。
  定眼看去,水面上漂浮着一丝丝白色光泽,真的在闪光,很是神奇。
  毕礼耕有些难以置信,这鱼貌似真的不一般。
  他慌张的用木勺舀起一勺,带着一块鱼肉,放在嘴边吹了吹小抿了一口。顿时一股热流冲入五脏,浑身都暖洋洋的。
  眼前一亮:“好东西。”
  “好哥哥……”
  “别急别急。”
  “你自己都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