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84、杰克你需要一个放大镜

  男人的友谊很简单,或许是打一架,或许是看一眼就成了兄弟。
  毕礼耕姿势丰富,很快征服了浪子杰克。
  杰克抱着学习的虔诚态度,想要更多的请教。
  相见恨晚的两人依依不舍,最后跟着杰克去了三等舱聚会。
  美酒香烟,牛肉面包,应有尽有。
  特奶奶的,这才是应该有的待遇。
  看到载歌载舞的一群鬼佬,毕礼耕眼睛都红了。
  小仓库他是懒得回去了,虽然看不上这里的环境,但是总比小仓库要好。
  不过住哪?
  眯着眼一边陪杰克说话,一边在人群中打量。片刻,毕礼耕看到一个身材火辣的姑娘,脸很嫩,估计刚十八岁那种。
  “我的朋友,我要去休息了。”
  仅仅十分钟,毕礼耕搂着面若桃花的姑娘走了过来,在杰克眼红无比的目光中笑着告别。
  杰克目光羡慕咬着牙趴在毕礼耕耳边吐槽:“你可真是好兄弟,毕,她是有室友的,我觉得你应该带上我。”
  “我可不喜欢那种气氛。”
  “不不不,那可是四个,四个青春活泼的姑娘,相信我兄弟,你应付不了的。”
  杰克有些不甘心,搂着毕礼耕的脖子接着劝说。
  毕礼耕有些不耐烦了:“杰克……”
  杰克赶紧解释:“我知道我知道,我会带着其他人离开。
  兄弟,我不会打扰你的好事,你可以尽情的玩。
  天啊,想一想那么大的房间,只有你们两个人,或者是三个……你可以随便折腾。而我,只能找一个小角落应付一夜。”
  毕礼耕闻言也有些意动,怀里的这姑娘不错,而且以他的眼力一看就是原装。身材好,脸蛋好。
  但是谁知道她室友如何?
  万一是歪瓜裂枣的到时候岂不是给自己过不去?
  想到这里,毕礼耕点了点头:“好吧兄弟,谁让我们是兄弟?”
  杰克大喜过望:“你可真够意思,我会请你欣赏我的画作的朋友。我的兄弟,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跳舞。”
  毕礼耕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怀里的姑娘,那姑娘对两人交头接耳的话也听在耳中,却没有生气。
  杰克却有些不解:“跳舞?仅仅是跳舞?”
  “当然不……”毕礼耕接着说:“你还要让她感受到你的博大精深。”
  杰克还在思考毕礼耕的话,看着两人搂在一起往前走而且已经亲上了,杰克顿时口干舌燥的小跑过去。
  三等舱果然舒服许多,里面摆放着高低床,比小仓库的环境不知道好了多少,更没有脚臭味,毕竟这里是可以洗澡的。
  推开门女孩当先进去,毕礼耕伸头一看却见里面也有三个年轻女孩,都穿的很清凉貌似要休息了。
  不过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差了不少。毕礼耕觉得带着杰克过来是明智的选择,至少垃圾有地方放。
  杰克搓着手跺着脚,听到里面叽叽喳喳心里痒痒的按耐不住:“兄弟,怎么样怎么样?”
  毕礼耕回头:“我觉得你要找个大一点的地方了。”
  杰克顿时一喜:“甲板上足够大。”
  “听我说杰克,科学研究表明热胀冷缩,我觉得你应该带个放大镜才行。”
  “我会给他找个足够暖和的屋子,或许是三个。听我说兄弟,我不需要放大镜。”杰克不满的推了毕礼耕一下,感觉跟毕礼耕说话很舒坦,虽然这是一个清国人,但是仅仅相处片刻杰克就觉得他们志同道合。
  确认过眼神,都是人渣的传人。
  “我白天见到过一个漂亮的小姐,我就像是看到了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石……”
  杰克喋喋不休的说着,目光带着一丝迷恋。旁边毕礼耕眯着眼想象着肉丝的样子,再一看杰克的表情,他鄙夷的说:“你是遇到了爱情了吗?”
  “那当然,我觉得我已经爱上她了,她真的很美。”
  毕礼耕无语的拍了一巴掌杰克:“那样的话,你不需要她们了。”
  “不不不……”杰克看到房间走出来的三个靓丽少女,赶紧跑过去:“这并不从冲突,我对爱情是专一的,她们与爱情无关。”
  曹,这混蛋这么无耻。
  毕礼耕都傻眼了,说好的传世经典的爱情呢?
  他一时间有些怀疑杰克这家伙的本性。
  也对,画册中那么多美女的画像,都是限制级的,可见杰克这混蛋以前的生活多么多姿多彩。
  这样的家伙专一个屁。
  至于为了肉丝去死,如果不是电影剧情的话谁会知道这混蛋会做出什么事情。
  金发少女也走了过来期待的挽着毕礼耕的胳膊。
  “亲爱的,我们去洗澡。”
  “当然,我会好好给你深度清理一下。我的搓澡技术,很多人都说好。”
  毕礼耕拉住金发少女,在对方带领下走进浴室。
  毕礼耕搓澡的手艺是没得说的,搓的很深刻,很认真,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搓了个遍,直接让少女怀疑人生了。
  她感觉人生十八年没有今天这么充实过。
  毕礼耕没想过跟这少女有更进一步的心思,大洋马虽然奔放,但是毛孔粗大尤其是激动的时候那味道简直了。
  毕礼耕爽一下就好,休息一夜吃点东西,毕礼耕觉得还是去找自己的带路党尽快完成任务。
  杰克是个名人,人长得帅气不说,更是一位画家。三等舱很多姑娘都被杰克画过像,对杰克的大名都很熟悉。
  问了路,推门走进一个房间,一股脚臭味扑鼻。
  “曹。”毕礼耕黑着脸赶紧退出去:“特么的,原来不是三等舱不臭,是自己没有遇到而已。”
  开着门等一会,毕礼耕才黑着脸走进来。刚才就看到了屋子里只有一个身影躺在床上,到了跟前一看正是杰克。
  毕礼耕有些意外,杰克脸色发红看上去很虚弱,这混蛋不会操劳过度了吧?
  “杰克?杰克!”
  用脚踹了踹杰克的手臂。
  杰克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哦……”
  “哈?”毕礼耕满脸无语:“你怎么了?杰克?你生病了吗?”
  “我只是有些困。”
  杰克摇晃着脑袋,没有心情跟毕礼耕说话,翻了个身接着睡。
  毕礼耕无语:“杰克,你应该吃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