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59、你不是做坏人的料

  “阿花,吃东西。”
  回到家,先开帘子将包子递过去。
  顿时一个小手伸过来嘴里说着谢谢。
  毕礼耕微微一笑看着对方怯生生的眼神,大手一把落在对方脑门上。
  阿花有些傻眼,也有些害怕。看到毕礼耕对他伸出罪恶之手心中很紧张,可是毕礼耕动作快她根本躲避不开。
  直到这大手落在脑门上阿花才缩了缩脖子,像是一个鹌鹑一般绷着小脸只有那一双眸子滴溜溜乱转。
  毛茸茸的,手感不错。
  毕礼耕眯着眼睛:“赶紧吃啊,给你带了好多。”
  “谢谢叔叔。”
  阿花眯着眼睛有些享受,被人摸着脑袋的经历有很多,不说别的伍世豪也经常揉她的脑袋,但是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
  阿花只感觉毕礼耕的手掌像是带电一般让她头顶一阵酥麻,接着浑身都懒洋洋的好想趴在那里睡一觉。
  “喏,吃饱了赶紧休息。”
  将手里的袋子递过去,还有一杯奶茶。
  阿花有些失落的看着毕礼耕,目光带着一丝留恋。
  毕礼耕却没注意,转过身去看了看周围,只见地面上已经铺上了铺盖。
  大威小威正将扑克打开看样子还不打算睡,一个角落用帘子拉住,阿梅正在铺床。桌子旁边的墙角,瘦瘦的阿平戴着眼镜跟阿超正看一本书。
  阿超是伍世豪的儿子,原著中死了,如今却活着。
  这是毕礼耕来到这个世界干的第一件事。
  “阿耕,困了你先睡等会我们还要出去干活。”
  伍世豪打开打包的饭菜,开了几瓶酒放在桌子上,看样子要再喝一场。
  毕礼耕有些无语的坐下,让阿晴先去给阿梅帮忙,自己也提了一瓶啤酒:“看场子啊?”
  “没办法啊,工作就是这样。”伍世豪有些无奈的一摊手:“你要不要跟我们去见见世面。”
  “见见世面?”毕礼耕吃了口菜忽然抬起头,讥诮一笑:“豪哥,去看那些可怜的女人被欺负?还是看那些赌鬼输的倾家荡产卖儿卖女卖老婆?或者说去看那些瘾君子要死不活的样子?”
  伍世豪闻言有些愕然,随即皱起了眉头。
  不等伍世豪开口,毕礼耕接着说道:“刚才吃饭我就想说了,不过害怕让那个洛哥没面子。豪哥,这些都是黑心钱。”
  “我不挣也会有人挣,而且,我只要看场子的钱。”
  “阿耕,你刚来不太了解,没有钱在这世界上,真的连狗都不如啊。”
  “他们明知道没好处,却还是去卖,去赌去抽,这些跟我有什么关系。”
  毕礼耕看着有些激动的伍世豪,顿时明白恐怕伍世豪心中也在纠结。毕竟,这一世妻子儿子没有出事,伍世豪也没有沉沦,心中依旧有一丝希望和温暖。
  他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豪哥,我不是指责你,就是我害怕你害人害己啊。”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阿平是什么下场。
  说到这里,忍不住回头去看了看瘦弱的阿平,真的看不出来这小子会堕落。
  伍世豪知道毕礼耕是关心自己脸色也松弛下来,碰了碰酒瓶笑着说道:“我们不碰就是了,我们只挣钱。阿耕,我也是为了这个家,为了兄弟们。你看大威小威,看哑七,你看看你姐,看看这房子,我总要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可你不是做坏人的料。”
  “你说什么?”伍世豪有些傻眼:“我不是做坏人的料?我……”
  我特么竟然不是坏人?
  伍世豪像是听到了最大的笑话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摇了摇头:“我说你不是那块料,虽然你做坏事,但是你是一个好人。”
  这是什么理论。
  伍世豪傻眼的坐在那里。
  毕礼耕接着说:“一个好人去做坏人,下场是很可悲的。豪哥,你不够狠,不够决绝,做事不够主动不够理智,早晚会出事。”
  “我打架很拼命的。”
  伍世豪反驳。
  毕礼耕鄙夷一笑:“可你拼的是自己的命,是兄弟的命。豪哥,从你没有主动结交洛哥就看得出来,你有自己的坚持。你这样做坏人,没有好下场。”
  “甚至现在的地位,估计也是被强迫来的。”
  伍世豪嘴唇动了动,有心反驳却无从开口。因为毕礼耕说的是真的,如果不是落在肥仔超手里,他也不会跟着肥仔超混。
  虽然是机缘,虽然过上了好日子,却总是有些憋屈。
  “跟我来的那些人呢?”
  毕礼耕问道,伍世豪看了眼大威,大威说道:“安排在外面了,等风声过了再给他们找工作。”
  “明天我要见他们。”毕礼耕看着伍世豪,毫不掩饰一点也没顾忌伍世豪的面子一般说到:“我信不过你的能力,豪哥,可能你不服I,但是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他说完这句话一仰脖子将啤酒喝完,又塞了几口菜转身来到高架床下面躺下。
  伍世豪还在发呆,自己竟然被毕礼耕鄙视了。他记忆中这个弟弟一直都有些傻傻的,被人欺负也不知道还手。
  怎么来了香江变化这么大。
  伍世豪想不通却还是开口:“那是别人的床。”
  “那就让他滚出睡。”毕礼耕挥了挥手:“称霸香江就从抢这张床开始。”
  伍世豪嘴角抽了抽,还称霸香江,你咋不上天呢,我伍世豪都不敢这么想。
  毕礼耕确实是不信任伍世豪,不是他这个人,而是伍世豪的能力。
  说什么规矩,自己手中的刀才是规矩。
  肥仔超,烂鬼亨特,以及阿平。
  如果伍世豪果断一点哪有那些悲剧。
  如果他果断一点,小威也不会死在泰国,大威和哑七也不会死,玫瑰更不会被乱枪打死。
  有野心没有支撑野心的狠辣,结局注定悲剧。
  毕礼耕不想那样,至少玫瑰不能走老路。
  脑海里浮现出一双大长腿白嫩白嫩的。
  毕礼耕感慨,多可怜的小女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