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信不信我去你屋里

  “看我碧波剑气……”
  砰砰砰!!!
  “怪叫什么,有种墙给老娘怼倒。”
  毕礼耕满脸黑线,快速的抖了抖转身跑了出去。
  一群汉子也面红耳赤,心中发虚。
  “切,一群菜鸡。”
  哗啦啦……
  巨大的水流声让一群汉子跑的更快,这位真的惹不起。
  “最后一天,大家好好表现,节目录制完会有三天假期。”
  毕礼耕背着手,目光在面前两对队员身上扫视。
  一马平川!
  一山又比一山高!【D大的上图】
  杨小狐挑衅的扬起下巴,目光斜视毕礼耕。
  毕礼耕嘴角抽了抽,艰难的移开双眼喉咙动了动:“赵小刀,上我车。”
  赵小刀面无表情,看都不看毕礼耕一眼转身就上车。
  摸了摸鼻子,毕礼耕有些尴尬的拉开车门上去。一手抓住方向盘,一手握住档杆,掌心轻轻磨动。
  “那个……今天录制完,要不要聚个餐。”
  “节目组有安排。”
  车厢有些沉默,毕礼耕嘴唇动了动,无奈的启动汽车。一边抓住安全带的赵小刀看了眼毕礼耕,嘴角勾了勾忽然说道:“你为什么当消防员?长得这么帅,完全可以出道啊。”
  毕礼耕一愣,目光呆滞的看着前面:“对啊,我为什么当消防员。”
  他一醒来就是消防员,时至今日,脑海里都没有从那天震撼的一幕走出来。想到那柔弱不堪的生命被烈火吞噬,被爆炸毁灭,毕礼耕就心中惊恐。
  莫名的不安连带着紧凑的训练本能让他度过这些天,如今听到赵小刀的话,毕礼耕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想做消防员吗?”
  “难道不是因为喜欢?”
  听到毕礼耕自言自语的话,赵小刀有些疑惑忍不住问道。
  毕礼耕摇了摇头,却又点了点头:‘我也不知道。’
  我在哪?还能回去吗?
  狗系统出来啊。
  “你要是想出道,我可以帮你。虽然我名声不算大,却也有些能量。”
  “你?”
  听到这话,毕礼耕扭过头疑惑的看着赵小刀:“为什么?”
  赵小刀目光闪了闪:“哪有什么为什么,看你长得帅呗,当消防员屈才了。”
  毕礼耕莫名有些不服气,声音大了起来:“为人民服务怎么就屈才了。”
  赵小刀冷冷一笑:“天天抓猪捉猫找东西?”
  “那是保护人民财产,你不要因为事情小就看不起我们,发生危险的时候,不是我们冲在最前面?”
  毕礼耕有些激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要争辩几句。
  赵小刀一看这个样子,聪明如她自然是不再吭声。只是目光有些失望的扭过头去看着窗外,毕礼耕也感觉自己激动了,沉默一下说道:“对不起,我心情不好。”
  “没事。”
  “那个,你要走了,以后……”
  “到地了。”
  随着赵小刀扭过头提醒,毕礼耕回过神来。深吸口气脸色一正,停好车推开门走了下去。
  烈日炎炎,空气有些扭曲。
  虽然是录制节目,但是火焰是真的,庞大的热量扑面而来,毕礼耕都受不了,更别说一群女明星了。
  扛着枪头往前走,一步步艰难无比。喊着号子,迈动脚步,整齐划一的怒吼声带来了无穷的力量。
  军队就是这么神奇,即使身体素质依旧柔弱的毕礼耕,也感觉到体内充满了能量。嗡嗡嗡的水枪在肩膀上震动着,庞大的水流喷涌而出。眼前的烈火一点点熄灭,被挤压,丧失燃烧的余地。
  毕礼耕看到这一幕,心中莫名的畅快。
  如果那一次,也能如此简单就好了。
  那座城市,也不会轻易化作飞灰。
  对了,貌似自己依旧在槟城。
  还能从来一次吗?
  眼前熊熊烈火,像是当初那一幕的场景,忍不住的眼圈通红起来。
  “哈哈哈,给老子灭。”
  “兄弟们使劲冲,杀了这群狗杂碎。”
  灭火激动个什么劲。
  赵小刀傻傻的扛着管子,她是扛不动的,大部分力量落在毕礼耕肩膀上。不过即使如此,依旧抿着小嘴很是难熬。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毕礼耕的怒吼,心中莫名感觉有些火热,体内也有了力气。
  她傻傻的看着不断往前冲眼看就要走进烈火的身影,脚步被管子带着往前冲。那并不宽厚的身躯,挡住了烈火的灼热。
  毕礼耕怒吼,神情激动,只感觉血液在燃烧,浑身滚烫,一股莫名的能量压抑着,想要疯狂的释放出来。
  却始终不得要领,喉咙都喊沙哑了,火焰都熄灭了。他也宛若失去了灵魂一般,愣愣的站在那里。
  “队长。”
  一只小手拍了拍他肩膀,扭过头,看着已经去掉帽子满头大汗的赵小刀,长发都贴在了脸颊上,脸蛋也红红的笑着。
  毕礼耕伸手过去……
  啪!
  赵小刀面无表情的一巴掌拍掉,毕礼耕讪讪一笑:“不好意思。”
  咕噜噜……汗水顺着脖子往下流,冰冷的矿泉水冲入肺腑,只感觉浑身舒坦。毕礼耕一把扔掉空瓶子,弯腰抓起一瓶,接着就往嘴里灌。
  就在这时,刚喝了一口忽然一只小手伸过来一把抓住瓶子猛地一拉。
  噗嗤……
  满脸都是水,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毕礼耕瞪圆怒吼:“你干嘛,自己没水吗。”
  赵小刀面无表情的看了眼手里的水:“我就喝你水。”
  毕礼耕无语,一把抓住她手里的瓶子拧开,正要递过去,却见赵小刀已经扬起雪白的脖子咕噜噜的灌了起来。然后又低下头,用手背擦了擦嘴,一屁股坐在地上。
  累坏了,双腿都在抖。
  看到这一幕,毕礼耕蹲下身,一把捏住对方的小腿轻轻一摁。
  “哦……”
  “别动。”
  “你有病啊,摄像机。”
  赵小刀急了,不能不急,怎么能往大腿上捏。
  脸红红的一瞪眼,有些不爽的一脚踹过来却被毕礼耕一把抓住。
  毕礼耕翻了个白眼:“水都喝了,还在乎这点?晚上吃饭跟我坐一起。”
  “凭什么。”
  “你信不信我晚上去你屋里。”
  “我屋里六个人你想找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