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52、气恼的任婷婷

  义庄,九叔面沉如水的坐在那里。
  面前文才忐忑不安哭丧着脸,偷偷看了看九叔,又低头看着脚尖:“师傅,尸体丢了我们怎么办啊。”
  一听这话九叔就脸黑了,没好气的一脚踹在文才屁股上,这种徒弟就不应该心疼。
  他咬牙怒斥:‘还不是你干的好事。’
  一想起家里的桃木剑,还有很多符印都被偷走,九叔就心肝疼。
  更重要的是茅山秘术也丢失了,这个才更加让九叔心疼和惶恐。
  如果不是因为文才,九叔自问怎么可能被偷袭?而且那小贼也太胆大包天,光天化日的就将自己敲晕,然后入室抢劫。
  甚至连尸体都不放过简直无耻。
  九叔黑着脸拍打着椅子:“那两具女尸虽然没有多少怨气,轻易不会尸变。但是若是遭遇了意外,吸了阳气就说不好了……”
  文才小心翼翼的问:“不是吧师傅,就两具普通的尸体而已。”
  九叔没好气的瞪眼:“你想想你干的什么好事?若是跟你一样对尸体有了心思怎么办?”
  文才一听大怒:“师傅,这种无耻之徒我们肯定不能放过。”
  九叔一巴掌拍过去:“你还有脸说别人。”
  文才讨好一笑躲开:“我也是看她们小小年纪连个男人都没有,可怜她们而已……”
  九叔:“……”
  他看着面前的徒弟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的感觉,两个徒弟一个呆一个偷奸耍滑,都是坑货。
  难道就靠这两个件家伙传承衣钵?
  那自己还不如想办法多活几年。
  一时间九叔满心颓废的挥了挥手:“去做棺材……”
  “干嘛呀师傅?”
  “你傻啊,尸体都丢了人家找来怎么办。做个棺材塞点东西糊弄过去再说。”
  文才恍然大悟:“还是师傅你阴险。”
  九叔气的跳起来一脚踹过去:“赶紧给我滚,我去保安队报案。”
  不提九叔的气急败坏,山洞中林飞好好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终于恢复了精神。
  他出来一看天光大亮,日头很毒辣。
  林飞顺手用藤蔓遮住洞口又走了回来,借助微弱的光明看向山洞内。
  两具女尸已经穿戴整齐,并排站在一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了僵尸的缘故,本来蜡黄的脸色苍白了许多,虽然白的有些吓人,不过配上精致的小脸却好看许多。
  两个小丫头并不高,身上的衣服也仅仅有一套粗布长裙遮住娇躯,内在什么都没有。再加上蜡黄的脸色,林飞觉得这俩丫头可能就是饿死的。
  而且,对方体内并没有太多的怨气,应该不是被人下手弄死。
  不过林飞却有些苦恼,没有怨气的尸体虽然不会轻易尸变,但是被自己练成了僵尸威力也弱的可怜。
  甚至连一个成年人都打不过。
  林飞摸了摸下巴:“得想办法提升一下实力才行。”
  僵尸要变强,除了吸血就是吸食阴气,月之精华等东西。
  不过这两姐妹虽然好看,却仅仅是普通的跳尸,而林飞手中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她们用。如果去寻找的话,昼伏夜出也不知道会浪费多少时间,而且会遇到意外。
  林飞想了想就先下山回归了任家镇。
  吃了点面回去客栈洗澡换衣服,再出来准备买衣服的时候,林飞忽然一呆耳朵动了动,满脸古怪的扭头往右边看去。
  “从十二岁开始,我妈就开始教我了。”
  “什么?你妈妈教你的?”
  “是啊,可惜她过世的太早,我只好去省城去学。”
  林飞眼珠子动了动,没想到会碰到这种场面。他歪着头趴在门口往里看去,嘴里忍不住笑。只见柜台后面有些小帅的家伙满脸吃惊和难以置信的嘀咕:“那不是做了六年了?”
  说完又满脸猥琐的伸过去脑袋:‘有没有想过做到哪天啊?’
  林飞眼神有些古怪,这应该就是秋生了,旁边的女孩他倒是认识,正是前面遇到的任婷婷。
  任婷婷一边看着手上的颜色一边不在意的说道:“没有,如果我八十岁还活着,我还会坚持做下去。”
  秋生吃惊了:“你不是被人强迫的啊?”
  任婷婷一脸认真:“这种事情当然是要讲兴趣咯,怎么可能被强迫呢,而且女孩子都会喜欢的。”
  秋生难以置信:“你就没想过什么时候不干?”
  任婷婷摇了摇头:“没有,我要把我在省城学的东西教给这里的女孩子,她们肯定会很开心的。”
  秋生懵了,满脸不爽的说:“你自己开心就行了,千万别教坏别人呐。”
  任婷婷顿时瞪眼:“不思想太落后了。”
  秋生:“这不叫思想落后,是道德问题。”说完一把将胭脂抢过去,一指门口秋生说道:“不做你生意了,赶紧回去你怡红院吧。”
  任婷婷:嗯嗯???
  林飞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取出一根烟点燃让道一边,走到门口的文采看了眼林飞然后推门进去。
  林飞点上烟回头一看,正跟任婷婷对视一眼。
  他点了点头打个招呼就走上了街道,没想到刚走出去不远,任婷婷提着裙子一路小跑的追了上来:“林先生,等等我林先生……”
  林飞扭头看去,满眼都是戏谑。
  任婷婷跑的脸蛋通红,来到林飞跟前呼哧呼哧的喘息着,小脸上全是汗水:“林先生,你听我说啊,我不是怡红院的。”
  林飞神色古怪:“你干嘛跟我说这些?”
  任婷婷:“我怕你误……”
  “哎哎,任小姐你松手。”林飞躲开任婷婷抓过来的小手,笑着说道:“任小姐,我知道你不容易,不过我没钱去光顾你啊。”
  任婷婷:“我不要钱的。”
  林飞惊了:“这么随便?”
  他转身就跑,只留下任婷婷懵逼的站在那里,过了片刻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扬起小脚砰砰砰的跺着地面。
  林飞跑出去之后哈哈大笑,文才和秋生两个逗比真是欢乐。不过任婷婷智商也高不到哪里去,这脑袋出去留学也不知道会不会被洋鬼子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