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66、攻气十足神仙姐姐

  “公子,他不追了。”
  小兰回头看了一眼,却见九命魔婴也回过头去。
  林飞若有所思,却也不敢迟疑:‘赶紧走。’
  只可惜也不知道哪女鬼给他施了什么法,竟然让他动弹不得,而且沉重如山,身体僵硬的宛若一块木板。
  即使是小兰和小菊,抬着他都有些吃力。
  好在九命魔婴死死的盯着石坚想要反噬主人,让林飞趁机逃跑的远了一点。
  “前面有一座花园……”
  “这里哪有什么花园,恐怕是鬼。”
  林飞深色阴沉,心中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任凭小菊和小兰抬着往前走,目光却警惕的看向四周。
  只见地面上鲜花繁盛,一朵朵蝴蝶飞舞着,景色很是优美。
  甚至能闻到花香,看起来并不像是幻境。
  林飞有些差异,忽然感觉到身体能够行动了。
  他让小菊小兰放自己下来,双脚刚落地,就看到前面飞来一套衣衫。
  林飞伸手接过,仔细一看竟然是白色的儒杉,也不知道什么材质做成,光滑轻盈,宛若无物。
  在小菊和小兰的帮忙下穿戴整齐,摊开手看了看,林飞有些哑然。
  小菊打量着林飞,目光带着一丝迷恋:“公子偏偏俊秀,如此打扮真是一个柔弱书生也。”
  小兰也点了点头:“只是可惜,这个大光头大煞风景了。”
  林飞无语的给她脑袋来了一下,没好气的说:“赶紧进去拜访主人,我们初来乍到对方却还给衣服,想来没有恶意。”
  他感觉身上依旧没穿什么东西一般,走动间风吹来,浑身一阵凉爽。
  尤其是内在光秃秃一片,让林飞很不自在。
  走了不久,三人远远的看到一座小院,外围被篱笆扎成,看上去很是精致。西边柴房厨房,堂屋之内房门洞开。
  这农家小院看上去样式有些奇怪,不是影视剧中看到的任何一种房屋。
  甚至,带着一丝异域色彩,与那些传统的农家小院有些不一样。
  一匹红马长得膘肥无比,埋头吃着马料,偶尔晃动一下长长的尾巴。
  静静无声的院子像是没有人存在,让三人不由得对视一眼。这里不想死鬼蜮,没有一丝阴冷不说,更能闻到花香,给人一种心神宁静的感觉。
  但是正疑问如此,才证明主人的实力可怕,三人更加小心警惕了。
  没有人迎接,正在门口等待片刻,林飞决定进去。
  推开篱笆门走进去,那匹红马依旧低头吃食,没有理会三人。
  脚下尽量放轻,林飞目光打量着四周,心中却很警惕,就连呼吸都放缓了许多。
  来到堂屋门口一看,正墙上贴着一张神秘的画像,竟然是一男一女两个老人,下方的香炉袅袅升起,两对牌位并排而放。
  香炉旁边,桌子上放着水果馒头,还有一碗不知道是什么的肉。
  桌子下方正中央位置,一张巨大无比的椅子摆放着,椅子上铺着老虎皮。
  左右两方靠墙位置,各放了三张椅子,椅子前摆放着一个个小茶几。
  “难道主人是对老夫妇?”
  林飞心中猜测的走进去,忽然耳朵动了动听到了一阵阵很有节奏感的声音。
  他疑惑的扭头看向右边,却见那个刚才披头散发露着大腿个屁股蛋的女鬼此时已经恢复了光鲜亮丽的神色,正怒视林飞。
  林飞忍不住后退,却又很快站住脚步。
  目光凝重的看去,神色有些意外。
  白衣女鬼双手交叉压在大腿处,虽然目光怒视,却不敢动作。
  她安静的站在那里,像是一个乖巧的女仆。
  身边背对着小门的是一个红衣身影,那身影纤细柔弱,脊背却笔直无比。
  她像是坐在一个小凳子上,红色长裙拖拉着地面。
  乌黑长发在脑袋后方束起高高一团,洁白的脖子肌肤细腻,像是能反光。
  “织布机?”
  林飞有些吃惊,那红衣女子竟然在织布,一双玉手修长洁白,灵活无比的忙碌着。
  如果不考虑对方的身份,这完全就是一位农家少女,为了贴补家用而努力织布。
  这是女鬼?
  女鬼不都是勾引男人的吗?
  难道这个不一样。
  林飞看到红衣女子旁边的椅子上,竟然叠放着布匹,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子,顿时恍惚。
  那布匹与自己穿的衣服材质貌似一样。
  难道这一身衣服就是女子亲手做的?
  小菊偷偷拉了拉林飞的衣袖:“公子,去打个招呼。”
  林飞疑惑的看着小菊。
  小菊:“奴家害怕,这可是女鬼。”
  林飞:“……”
  他有些迟疑,谁知道这女鬼是不是一个好鬼?
  万一对老子有什么企图怎么办?
  看不到长相老子是拒绝还是答应……这可就是一个问题了。
  但是,想了想自己的处境,再加上对方又给了衣服,想来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吧。
  林飞目光动了动,往前走了一步,白衣女鬼顿时目光威胁的看着他。
  死丫头,当丫鬟就要有当丫鬟的样子。老子可是听说,古代大户人家来了贵客,都会安排丫鬟服侍的。
  麻麻批,等老子成了贵客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林飞不屑一笑,缓缓抱拳。
  咳咳……
  他刚咳嗽两声,还没来得及开口。
  却见那红衣女子缓缓起身,然后扭过头来露出一张精致无比的脸庞:“兄台,远来是客,还请就坐。”
  林飞看着对方的脸蛋,嘴巴一点点张圆,目光难以置信:“神仙姐……”
  那女子眉头一挑有些意外,看着林飞震惊的目光她似笑非笑,大眼珠子动了动说道:“哦?我可不是神仙。”
  林飞回过神来,却依旧难以置信。
  他仔细的看着对方,目光中带着一丝震撼。
  这特么不是僵尸先生的世界吗?
  刘一飞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乱穿了?
  就在他发呆的时候,红衣女子缓缓走来,她双手垂落身体两边,行动见双腿迈动很大,根本不像是温婉的大家闺秀。
  来到林飞面前,女子微微抱拳:“小女子花木兰,见过兄台。看兄台的样子,是认得小女子?”
  “花木兰?”
  林飞目光闪了闪,却很快反应过来:“没有没有,就是我有一个朋友,跟花姑娘长得很像。”
  他闭嘴了。
  神尼玛花姑娘。
  花木兰却没有多想,反而有些意外:“哦?那倒是缘分。兄台请坐,喝杯热茶再说。”
  林飞心中有无数疑问,此时却问不出口。
  点了点头坐在一边,却见花木兰龙行虎步一屁股坐在最中心的白虎椅子上,右腿一翘落在左腿上,轻轻晃悠起来……
  林飞嘴角抽了抽。
  我的神仙姐姐啊……
  果然攻气十足。
  就是这姿态……哪还有一点仙气,整个就一女流氓。
  “韩笑,上茶。”
  “诺!”
  白衣女子心不甘情不愿,盈盈下拜挪着小碎步往外走去。
  片刻,提着一个小水壶,拿着两个杯子走了进来。
  小菊小兰站在林飞背后,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尤其是花木兰,她们当然听说过名号,但是心中虽然好奇却也不敢多看。
  俩丫头再没见过世面,也知道这花木兰不简单。万一因为自己的好奇惹得对方不开心,连累了公子。
  那两个丫头后悔都来不及。
  花木兰伸了伸手:“兄台,还未请教……”
  “林飞,林木深深的林,一飞冲天的飞。”
  “林兄,不知兄台来自何处?”
  “啊,我来自地球……我……”
  林飞瞪圆了眼睛看着花木兰,却见花木兰脸色自若:“何谓地球?”
  林飞:老子中套了。
  心中虽然不愿,嘴上却直接开口,将自己的来历抖落了个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