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25、小囡囡

  任务:守护最好的妹妹
  找到,照顾小囡囡,给她一个温暖的回忆
  注:回忆最为致命,痛苦的回忆能让人心性大变,走向极端。美好的回忆能让人保留心灵的净土,真善美永存。
  任务奖励:宠溺之手【能对任何小萝莉产生鬼神莫测的能力,当妹妹不听话的时候揉一揉她的脑袋,她就会像猫咪一样乖巧。】
  这特么好鬼畜。
  小萝莉难以抵挡的手。
  要不要这么搞?
  毕礼耕低头看着摊开的双手,瞳孔微微一缩心中大骇。
  变小了,自己竟然变小了。
  一头长发乌黑浓密,身上穿着贴身说不上名字的粗布衣衫,脚下却是兽皮鞋子,很是合脚。他一米八的个子变的小小的,粗略看来就像是十来岁的男孩子一样,彰显着稚嫩。
  毕礼耕神色凝重的抬起头,目光动了动沉声问道:“系统,我会死吗?”
  “会!”
  “……”
  这么直接。
  “咳咳,我是说,我死了之后,时光会倒流吗?”
  “宿主在想什么东西?那是关于时空法则的大道,你以为什么人都会?你死了就是死了,懂?”
  “那你呢。”毕礼耕有些脸黑。
  “本系统自然是寻找下一任宿主了?小囡囡那么可爱,肯定要找可靠的人保护她的。”
  “……”
  我好怀念以前的系统。
  本以为他很坑爹很没用。
  但是如今我才明白,那个系统是如何的吊炸天。
  如果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
  毕礼耕欲哭无泪,早知道就不解除了。
  结果被这垃圾系统趁隙而入,身不由己啊。
  “还请宿主尽快找到小囡囡,开启任务。任务期间系统会陷入沉睡,积攒能量。”
  “为什么?”
  “本系统何等重要,一旦出现不可力敌的强敌本系统若是没有能量逃走怎么找人照顾小囡囡?”
  妈卖批!
  毕礼耕咬牙切齿,这系统不是一般的坑。你逃跑的时候就不能带上本宿主?
  你等着,本宿主绝不会放过你的。
  他深吸口气,没有再说什么。毕礼耕已经不是新手了,知道说再多都没用。不完成任务,他会很惨。
  这时候他忍不住怀念上一个系统,早知道就不完成任务了。
  一世世轮回,一次次跟赵小刀接触。
  三年当一次新郎,何等的逍遥自在。
  我特么有病我才想着完成任务。
  看了看面前的环境,左右是深山,密林重重,兽吼声震天。
  毕礼耕皱了皱眉,心中有些惊恐。他知道这是什么世界,危险层度令人望而生畏。尤其是这个年代,人族虽然兴盛,但是却有着野兽的凶残。更被一个绝情的仙朝统治着,天才都不能自保,更别说身为普通人的他。
  恐怕山林中跑出一只兔子都能吃了自己,路上碰到一棵草都能斩了自己的头。
  浑身恶寒,目光凝重,迈开腿脚往前走,沿着笔直的黄土大路,也不知道何时能走到头。
  不过既然要完成任务,自己又是一个普通人,想来不会距离小囡囡太远,要不然走一辈子都找不到人,更何谈讲什么完成任务?
  等等……不对啊,这是修行世界。
  毕礼耕眯了眯眼:“系统,有功法吗?”
  “功法?干什么?”
  “修炼啊,我修炼了才能更好的保护人,我……”
  “本系统没有功法系统,更不存在修炼系统。宿主好好的完成任务,不要好高骛远,追求一些不切实际的东西。完成任务会有奖励,宿主就会提升实力。而且,系统将会有人形具现,萌妹子哦……”
  我可去你的蛋吧。
  “宿主还有什么问题?”
  “滚。”
  “……”
  灰尘片片,面前一片昏黄。脚步迈动,干燥的大地有些龟裂,哪怕就算是黄土大路都布满了裂纹,厚重的泥土随着脚步走动,宛若带起了一阵风,背后乌烟瘴气。
  只是短短片刻,毕礼耕就灰头土脸,口干舌燥。
  按理说在这大山中间,又是修行世界,就算天气干燥,也不会这么极端啊。
  怎么说也是修仙世界,灵气充沛,吸上一口不说身强体壮,身体变强,怎么也不会口干舌燥吧。
  毕礼耕搞不明白,却也知道自己必须要解决一下吃饭喝水的问题了。要不然在这不知道多大的世界中,生命实在是太弱小了。
  抬起头看了看天,日头有些大,即使日落西山,依旧恐怖无比,炽热的能量散发着。
  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接着往前走。两边深山的兽吼声越来越响亮,像是黑夜即将到来,宣示着自由的到来。
  毕礼耕心头微微一惊,头皮发麻,脚下更加的快了。
  可惜漫天星辰,清风拂月,他依旧没有看到人影。不敢停留的毕礼耕咬着牙坚持,硬是挺着疲惫的身躯一点点往前走。
  繁星点点,星光璀璨。清冷的风吹过,带着一丝思润。干咳的喉咙也没那么难受了,深深吸了口一起,冰冷中带着莫名的能力,在肚子里转了一圈又回归自然。
  没有吃饭的毕礼耕感觉到体力稍微恢复,心中一喜暗道:这就是灵气?
  不过白天为何没有作用?
  他沉思着低头,脚下不慢,思考着其中的原理。
  最后才有些推测:或许是自己如今的身体太过疲惫,所以才能在没有功法的情况下吸收一些灵气。
  他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
  一夜时间有些漫长,不过很快就会过去。天空中偶尔飞过一只庞大无比的身影,遮天蔽日,令人畏惧。
  毕礼耕提心吊胆,看到天色明亮,一轮红日缓缓升空,终于有了些安全感。
  再走了一段距离,时近中午,毕礼耕撑着发酸的膝盖,喘息着看到不远处几个猎户从山林中走出,嘴角露出开心的微笑。
  他休息了片刻,小跑着过去,远远的跟着猎户往前走,不多久看到一个村落。
  村子一群孩子正欢呼的奔跑,像是做着什么游戏,袅袅炊烟升空,一缕缕香气扑鼻,宁静和谐的一幕让毕礼耕喉咙动了动。
  “咦?”
  他走到跟前,却看到墙角站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小女孩,小女孩光着脚靠在墙根上,脑袋微微歪着透过墙角伸出来,一双乌黑的眸子又好奇又害怕的盯着远处玩耍的孩子。
  小囡囡?
  毕礼耕呆了呆,有些意外。
  虽然第一次相见,但是心中却已经确定这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小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