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37、我放不下她

  杨凡也目瞪口呆,傻傻的看着天空。
  那道金光绽放,其中蕴含了一道人影。从天而降速度飞快无比,转眼就已经到了跟前。但是金光太过刺眼,让人不敢直视。
  忍不住的毕礼耕低下了脑袋,耳边却骤然响起一道道玄妙无比的道音。
  深奥,古朴,有着莫名的韵味。
  他呆了呆:这是修行功法?
  不对……
  目光中再次瞥到了一抹金光,毕礼耕骇然。只见杨凡低着头,茫然的注视自己的小腹。那里一个黄豆大小的金色光团正在绽放出神芒。
  苦海!
  毕礼耕心中明悟,但是更加苦涩。
  “金色的苦海……”
  一道年轻的身影这时候响起,带着一丝惊叹,一丝遗憾,还有浓浓的激动。
  “我感应的没有错,特殊的体质竟然存在这么一个小山村。踏破铁鞋无觅处,苍天也在帮我神朝。”
  那道声音只剩下了激动,不知道何时金光已经消散了,毕礼耕茫然的抬起头目光看到了一个年轻英俊的脸庞。
  高贵,温文尔雅,像是贵公子一般给人好感。但是毕礼耕却浑身寒冷,冰冷刺骨。
  “你是谁?”
  杨凡歪着头疑惑的问道。
  那男子微微一笑恢复镇定,目光闪烁带着睿智的光芒。他打量着一下四周的环境,并没有开口回答。反而赞叹了一声:“安静,宁和,这样的村子并不多见。一群普通人壮大到如今的地步,是你的缘故吧?”
  “你到底是谁?”
  杨凡再次问道,微微皱眉。
  对方并不生气:“我来自羽化神朝,寻找天下绝颠的体质,培养他们成仙。”
  “成仙?”杨凡瞪圆了眼睛,那青年看到这一幕微微一笑自信的点头:“没错,成仙。长生不死,永恒不灭,更古长存。”
  他目光带着一丝憧憬,一丝渴望,一丝疯狂。
  杨凡目光闪亮,宛若一个小星星,激动的手臂颤抖。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收敛了所有的情绪:“我不想成仙。”
  “嗯?这是你的选择?”青年皱眉看了过来。
  杨凡点头,深吸口气:“我只想普普通通的过一辈子。”
  “那真是可惜……”
  金光绽放,人影消失。
  那人再次看了眼小山村,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没有留下什么,但是毕礼耕却心中难安。一路拉着杨凡快速的回到家中,神色凝重起来。
  “怎么了?”
  杨凡不解的问道。
  “他不会轻易放弃的。”毕礼耕深吸口气,说完苦笑起来:“我们不能做什么,要么答应,要么死。”
  杨凡皱眉:“不会吧。”
  毕礼耕说:“我看到他目光中的疯狂,杨凡,那种程度的人,如何允许我们一个普通人拒绝?”
  毕礼耕不知道如何解释,事情到底是发生了,这时候他不会责怪任何人。更不会想什么,如果杨凡跟自己走就好了。
  走了,或许会在另外一个地方碰到对方。
  他深吸口气,看了眼在旁边玩着玩具的小囡囡,嘴唇动了动默不作声的走过去。
  杨凡目光闪烁,也不知道想什么,低着头不吭声。
  “好哥哥,你陪我玩。”
  小囡囡回头,嘻嘻笑着冲毕礼耕说。毕礼耕拿起一个小人,在旁边坐下玩闹了起来。但是心事重重的他,很快引起了小囡囡的不满。
  仙人降世,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村子里沸腾起来,一个个询问杨凡为何不答应。,那样的话,大家或许也会一步登天。
  这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反而很正常。
  但是杨凡只是说舍不得大家,让大家又遗憾又开心。
  “妹妹,你想成仙吗?”
  “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了,还有好哥哥。”
  杨凡沉默,目光闪烁。
  毕礼耕看到这一幕,心中叹息。
  事情,注定会让人失望。那并不是一个寻找仙苗的神朝,只是在寻找祭品。若是真的在寻找仙苗,为了一个天才多养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
  对羽化神朝来说,没有用的人就是累赘。
  忍不住的搂住了小囡囡的肩膀,迎着小囡囡疑惑的目光笑了笑,毕礼耕心中沉重不知道这样平静的日子还能度过几天。
  他要求离开,但是却再次被杨凡拒接。毕礼耕知道杨凡想什么,但是却更清楚对方注定了要失望。
  一个月后,金光再次浮现。
  这一次,一队队金甲士兵冲天空中走下来,为首的中年男人散发着威压,满脸高贵。
  他俯瞰众生,站在地面三尺背着手宛若天兵神将,不带一丝表情。
  杨凡得到消息走来,看到这一幕心中也是一沉。他并不傻,反而很聪明。如果自己真的重要,对方未必是这种态度。
  他心中隐隐后悔,不该带着一丝期待一丝妄想。
  “果然是圣体。”那金甲中年人双眼绽放出神光,惊喜的打量着杨凡。杨凡稳住心神,绷着脸保持镇定。
  “你可愿成仙?”金甲中年人深吸口气,恢复了面无表情看着杨凡问道。
  杨凡摇了摇头,金甲中年人神色严肃起来。目光远眺,宛若洞穿一切,扫视小山村。那不带感情的眼神让人头皮发麻,让杨凡更是神色惊恐。
  “好美的山村,但愿他们永远这么安宁。”金甲中年人感慨的赞叹,同时温和的扭头一笑:“少年人,你天资不凡,宛若泥土中的明珠,羽化神朝就是你绽放光芒的地方,留在这里,你只会宝物蒙尘,晦暗一生。”
  “你或许舍不得家人,但是当你修炼有成,寿命千年,万年,甚至永生不死。你就会明白,认命如蝼蚁,白驹过隙,平常人的一生太过短暂了。”
  “我是什么体质?”杨凡壮着胆子问。
  中年人微微一笑:“荒古圣体,冠绝古今。”
  “很重要?”
  “很重要。”
  “我的妹妹,无人照看,我舍不得她可否扔我带着一起修行。”
  中年人眯了眯眼睛:“本座说过,平凡人的一生太短。”
  “我放不下她。”
  杨凡终于知道自己太傻,咬着嘴唇倔强的抬起头。心中的惶恐让目光都在颤抖,却不敢回头去看,只是盯着中年人的表情。
  中年人再次皱眉,神色间冰冷一片。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令人浑身恶寒。
  旁边的毕礼耕也吞了吞口水,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他却无能为力,只能傻傻的等待着对方的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