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4、天下会是哪个

  啪!
  “烂仔,竟然爬出来,你们是狗啊,你让我花豹以后怎么混。”
  一个赌档,满屋子烟雾缭绕,杂乱的身影忽然一静。
  一个叼着烟穿着大裤衩和拖鞋的光头中年人一巴掌拍在小青年的脑门上,愤怒的眸子眼珠子都要喷出来。
  他肥肉乱颤的小肚子上一个奇怪的纹身,因为动作剧烈纹身乱抖倒是看不真切。
  “老大,不怪我们啊,是那小子偷袭。”
  “我们只有木棍,他们有刀的老大。”
  “我们人太多了,巷子太小,施展不开啊。”
  “我是被自家人绊倒的……”
  一群少年七嘴八舌的解释,花豹气的眼前发黑,又是一巴掌甩下去:“给老子闭嘴啊,不是看在你老母的面子,老子劈了你。”
  “老大,我……”
  啪!
  “让你闭嘴啊,去带人给老子打回去,打不赢不准回来,听到没有?”
  啪!
  “我特么问你听到没有。”
  青年哭了:“老大你让我闭嘴的。”
  花豹气的肥肉一抖,青年眼看不妙转身就跑。
  ……
  “阿婆,我们给不给力啊。”
  毕礼耕叼着烟靠在门口,看着里面的阿婆问道。
  阿婆一边做面一边抬起头:“后生仔,阿婆我什么没见过,说话小心点。”
  毕礼耕:“……”
  “不过今天谢谢你啊,你要是能将钱也要回来就更好了。”
  毕礼耕老脸一红:“做你的面,等着吃呢。”
  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倒是忘记要钱了。
  实在是失误。
  “大佬,吃面。”
  鼻青脸肿的少年弯着腰讨好的看着毕礼耕,毕礼耕一边抄着面一边看他一眼:“有事啊?”
  “大佬,你好威风啊,一个人追着二十多人打,霸气。”
  少年弯着腰,满脸崇拜。
  毕礼耕看着他:“想跟我混?”
  “大佬,你收不收人。”
  “收,我天下会广开山门,你有什么特长?”
  毕礼耕来了兴趣,旁边的阿龙和阿昆三人也心中一喜,这就开张了。
  “头发长算不算?”
  “算你妹啊,我是说你能不能打。”
  “我讲义气,我忠心……”
  “坐下说。”拍了拍桌子,青年兴奋的挨着毕礼耕坐下,毕礼耕一边吃一边问:“叫什么?”
  “赵光强。外号下山虎。”
  “下山虎,猫都比你壮啊。”
  毕礼耕看了看他枯瘦如柴的身子,无语的摇了摇头:“以后你叫光头强,头发剃了跟着我。”
  “多谢大佬,不过我头发很霸气能不能留着。”
  “留发不留头,你说呢。为什么混,不好好读书。”
  “出来混威风啊,我要是出头就没人欺负我奶奶和我家人了。”
  阿婆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也没有吭声。一直反对孙子出去混,但是却又管不了。
  这傻小子以为自己也出去混,就不会被人欺负,真是想多了。
  她算是看的出来,毕礼耕虽然也是混的,却人品好很多,不是恶人。
  既然如此,跟着别人还不如跟着毕礼耕。
  但是很快,阿婆后悔了。
  外面叮叮当当的响,她脸色一变跑出去顿时吓得脸色苍白的回来。
  “怎么了阿婆。”
  毕礼耕端着碗伸出脖子到门口,也吓了一跳:“我曹,这么多人。”
  只见巷子口一群人提着明晃晃的砍刀,砍刀敲着墙壁并排成两排,一路气势不凡的走了过来。
  “死扑街,出来受死啊,你大猫哥回来了。”
  “脑子有病啊,死扑街还怎么受死。”
  吃了口面,毕礼耕嘀咕着。旁边脸色苍白的光头强双腿颤抖:“大佬,他骂你啊。”
  “那你不去杀了他?”
  “大佬……我不行的。”光头强差点没吓尿,有些后悔了。
  毕礼耕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臭小子,刚才还说你讲义气忠心的,这点事都不愿意干?”
  “大佬,我死了还怎么忠心你啊。”
  光头强捂着脑袋哭丧着脸哀求。
  毕礼耕一呆,你特么说的好有道理啊。
  “阿龙。”
  怒吼一声。
  阿龙放下筷子。
  “去,给他们点颜色看看。”
  “了解。”
  阿龙抹了抹嘴吧,空着手走了出去。
  “大老,他一个行不行啊?”
  光头强颤抖着看着毕礼耕,有一种要跑的冲动,这大佬怎么这么不靠谱。
  毕礼耕翻着白眼:“龙神功听说过没?我天下会神龙堂的绝学,他就是神龙堂堂主。”
  龙神功?
  光头强呼吸急促,双眼瞪眼了看着毕礼耕,好牛掰啊。
  啪!
  “胡说什么,关门赶紧跑啊。”
  阿婆气急败坏的一巴掌拍在毕礼耕脑门上怒吼道,毕礼耕揉着脑袋看着阿婆,阿婆怒视:“看什么看,你想死啊,还不跑。”
  砰砰砰……
  三声枪响。
  阿婆和光头强缩了缩脖子,脸色一白。
  铛铛铛……
  一阵诡异的声音传来,他们伸出脖子一看,只见到一个个混子排着队走到阿龙面前,乖巧无比的将砍刀扔到一堆,又将身上的票子扔到另外一堆。
  那场面,跟收破烂一样。
  接着,一群混子四肢着地,屁股翘起往外爬去。
  “去收钱啊,看看看,看你妹啊。”
  “我妹去上学了大佬。”
  被屁股踹了一脚的光头强一边说一边跑过去,看着地面上堆成一堆的票子,呼吸急促。
  大猫哥哭丧着脸带着一群小弟爬回去。
  “老大,他们有枪啊。”
  赌铛,叼着烟有些懵逼的花豹呆呆的看着一群小弟。
  这特么,又爬回来了。
  “天下会是哪个啊,你们谁知道!啊,跟老子说说是哪个?”
  花豹站起来,一把扔了烟怒吼着看着四周。
  一群小弟噤若寒蝉。
  “枪,老子也有。”
  刷!
  从抽屉取出手枪,穿着拖鞋晃动着肩膀怒气冲冲的往外走。
  一百多小弟,巷子堵的满满当当的。
  花豹叼着烟穿着大裤衩,脚丫子从拖鞋里取出来,放在另外一只脚脚背上摩擦着。
  他歪着头瞪着眼,一身肥肉乱颤怒吼出声:‘谁他么天下会的。’
  毕礼耕走出小店,弯着腰伸着头看着对方:“我啊,您哪位。”
  毕礼耕脸嫩,戴着墨镜穿着西装,看起来很柔弱。
  花豹眯着眼打量着毕礼耕,直到毕礼耕走出来一看真的是四,不对,五个人。
  额嗯,多了一个,没关系。
  提着手枪,拉开保险。
  枪口对着毕礼耕怒气冲冲的走过来:“瘪三,你家的天下啊,口气那么大。”
  “我刷牙的。”
  “老子不刷……你耍老子,信不信老子蹦了……”
  嘭!
  花豹跪在地上,冷汗直冒,光光的脑门上青筋跳动,一双眸子惊恐的看着面前四把手枪。
  嘴唇抽了抽,挤出一丝笑脸:“大大大佬,信不信我蹦的一声跪下啊。”
  毕礼耕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