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65、夜晚绽放的烟花

  “你真是一个小机灵鬼。”
  毕礼耕无语的用枪口砸了砸对方的光头。
  花豹脸皮颤抖,眼珠子往上翻生怕这枪口忽然喷火:‘大佬,小心走火。’
  “又不会怀孕,怕什么。”
  怀孕都是小事,我怕我小命不保。
  花豹要哭了:“大佬,您要如何啊。”
  .“这条街是我的。”
  毕礼耕点上烟,抽了一口伸手指着面前。
  花豹点头:“大佬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毕礼耕很满意的用手拍了拍他脑袋,同时弹了弹烟灰。
  花豹低下头暗暗咬牙,脑袋上的烟灰并不太疼,心中却很憋屈。
  毕礼耕也不管他,接着说:“我天下会地盘太大,人手不足管理不过来,花豹,你说我怎么办?”
  花豹脸皮僵硬,露出难看的笑抬起头:“大佬,小弟有些钱,有钱就有手下,小弟愿意把钱献给大佬。”
  一条街还管不过来,你当老子傻。
  “哎,钱买来的小弟都不忠心、”
  花豹嘴唇抖了抖,随即低下头:“大佬,我愿意加入天下会。”
  “聪明。”
  “多谢大佬。”
  “可是我看你不甘心啊。”
  “我……”花豹心中一慌,却被毕礼耕打断:“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你很快就甘心了。”
  话音刚落,人影消失。
  花豹只感觉眼前一花就看不到了毕礼耕的身影,紧接着背后传来了惨叫声。
  他扭头看去,瞪圆了双眼。
  只见毕礼耕赤手空拳冲入人群,在自己那一群手持砍刀的小弟中一拳一个,仅仅三分钟,一百多人哼哼唧唧的躺好了。
  “甘心吗?”
  毕礼耕甩了甩手走回了,嘴角含笑。
  花豹浑身冰冷,吞了吞口水点着脑袋:“大佬,我愿意加入天下会,大佬你收我。”
  他爬过去抱住毕礼耕的大腿。
  毕礼耕眯着眼哈哈大笑:“以后你就叫熊大,记住了,别背叛我,警告我只说一次。”
  花……熊大点着脑袋很是乖巧。
  “不碰黄赌毒,大佬,我们吃什么。”
  阿婆的小店,熊大弯着腰站在那里,身边站着的是一脸傻笑的光头强。
  熊大有些不爽,这光头强以前是自己小弟的小弟的小弟,而且,自己的小弟的小弟还不愿意收他。
  如今,跟自己平起平坐了。
  相比他的不爽,光头强就暗爽了。
  “大佬好像说过看我妹……阿芝也不小了。”
  光头强舔了舔嘴唇,眼珠子乱转。
  找个干爹正好。
  “吃什么?你想吃什么?吃面啊,吃烤肉行不行?都是穷哈哈,能捞多少钱?跟着我眼光放长远一点,不会让你吃亏的。”
  熊大只能苦笑着点头,毕礼耕威猛霸气一人打倒一百多人的壮举,刚刚发生在一个小时前。
  他根本不敢反抗。
  这样的猛人,那里是自己能对付的。
  “记住了,坏了我的规矩,断手断脚。回去清查小弟,那些碰了黄赌毒的都滚出去,看住你的三条街,那些生意给我撤了。以后你们的任务就是巡逻,吃饭有各位阿婆阿伯供应,衣服武器他们也会提供。我们不收保护费,记住了没?”
  “懂,我懂。”
  “要是有人来捣乱,给我打,打完了收赔款。”
  “赔款?”
  “屁话,战争赔款没听说过,我们出人出力浪费血汗打了一架,怎么能不受点利息。”
  熊大眼前一亮翘起大拇指:“还是大佬高明,那些阿伯阿婆哪有什么钱,一群赌鬼也没什么钱,顶多女儿老婆值点钱。那些老大就不一样了,大佬,高明。”
  毕礼耕很满意他的表现,点了点头:“去吧,一切听阿龙吩咐。以后你就是我们天下会的三神将之一,别让我难做。”
  “三神将?”
  熊大呼吸急促,这名字霸气。
  “嗯,让光头强跟你们一起去,联系一下感情。”
  熊大脸色一僵扭头看着光头强,忍不住嘴巴一抽:“特奶奶的这家伙也是三神将?”
  这三神将忽然变得这么垃圾呢。
  ……
  “阿耕哥,熊大很老实。这一个月按照你的吩咐没出什么幺蛾子,那些赔款也都上交。”
  “看得出他是聪明人。”
  夜晚,烧烤摊,听到阿龙的回答毕礼耕眯着眼笑了笑。随手将一个大腰子塞进嘴里,满嘴冒油的说:“能毫不犹豫的跪下,可见他并不傻。不过依旧要盯着点,别处意外。”
  “嗯,资金收拢了,阿耕哥,家伙去哪买。”
  “我回去找豪哥问问。”
  这里的混子太辣鸡了,动不动就棍棒,了不起就片刀。
  有武器的很少。
  这些不说,一个个一打架就光膀子,不知道容易受伤啊?
  而且,这样一点都没气势。
  “定做服装放在前面,墨镜,黑西装,嘿皮鞋,不要质量有多好,统一装备。我们天下会,要做就做最好,让人一看就专业。”
  阿龙嘴角抽了抽:“了解。”
  特么的,黑色会还有专业这一说?
  “可以接你那些战友过来了,去跟老黄联系下。”
  “嗯。”
  吃饱喝足,毕礼耕大摇大摆的回去家里。
  阿梅眉笑颜开:‘回来啦?’
  最近邻居们对她态度大变,逢人就夸阿耕义气,好人。平时有事没事就有阿婆阿伯送点肉菜什么的给她,出门也都是尊敬的目光。
  阿梅过的很开心,觉得弟弟终于长大了。
  “姐,排骨啊?”毕礼耕也开心,看了眼阿梅忙活的东西问道,然后走到了旁边一身睡衣的阿晴身边。
  一把将票子拍在阿晴的胸口,阿晴目瞪口呆,毕礼耕嚣张的说:“一条龙。”
  阿晴傻眼,接着大怒:“滚啊你,姐,他欺负我。”
  阿梅没好气的瞪眼:“胡说什么,赶紧去洗澡。”
  '“让阿晴帮我。”
  “不去。”阿晴有些脸红,阿梅也没好气的一瞪眼。
  “我给钱了。”
  阿晴:“……”
  “注意点啊,姐他们还在屋里。”
  毕礼耕一把抓起阿晴的小白片塞进她嘴里。
  注意个毛,堵住声音的源头不就好了。
  啪啪啪……
  毕礼耕猛然一呆,扭头看着外面的天空。只见漆黑的夜幕下,一朵朵烟花绽放,在夜空中明亮无比。
  一瞬间,脑海里想起了什么,毕礼耕脸色一变:“姐,豪哥还没回来?”
  “刚才又出去了,也不知道干什么慌慌张张的。”
  “曹。”
  阿晴呜呜两声,不满的回头瞪眼。
  毕礼耕讪讪一笑,开到五档油门踩到底在山间小路上一会一个漂移。
  三分钟后,一个急刹车停下,推开车门穿上外套直接跑了下去。因为没有拉手刹,车子直接往前溜前保险杠撞在了墙壁上。
  阿晴揉着被拉的有些生疼的胳膊,心里想着以后还是束成马尾算了,又幽怨的看了眼跑出去的毕礼耕,有些委屈又满足的跪在地上清理起来。
  “阿耕,阿耕吃饭了……这孩子怎么回事,阿晴是不是又闹别扭了,以后姐出去,你就陪他玩玩。”
  阿晴:“……”
  排气筒都发黑了,我还能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