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3、命运的齿轮

  “你们天天就抓猪?”
  江立伟有些难以接受,他是精英,是人才,从没想过自己会抓猪。
  而且,还么抓着。
  这就疯狂了。
  难道我特么连猪都不如?
  毕礼耕叼着棒棒糖,背着手目光严肃的看着他:“不。”
  江立伟松了口气……
  如果是这样的话,还可以接受。
  毕竟,虽然是郊区,但是到底是消防员。
  我们的任务是救人民与水火之中。
  “我们还铲粪。”
  “队长?你没开玩笑吧?抓猪还不算,还帮忙铲粪?”
  江立伟直接跳了起来,目光呆滞的看着毕礼耕,有些难以置信。
  毕礼耕脸色严肃,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江立伟同志,我知道你的事情,因为一场演习,让你沦落到这里。确切的说,若是在古代,你这就是发配边疆。”
  “你在嘲笑我?”江立伟呆了呆,皱眉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有些无语,看着这张脸,总感觉怪异。
  为毛你生气还在笑?
  好想给一巴掌哎。
  他忍住了,他的手只打屁股。
  若是让赵小刀知道他打别人的脸侮辱她,恐怕会呼吸吐纳给他撸的小一圈。
  毕礼耕深吸口气,露出一丝笑脸:“江立伟同志啊,我们这是为人民服务。你不要小看抓猪,你说这些猪要是跑出去,会给人家造成多大的损失?我们流点汗,很可能会拯救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们做的事看起来不起眼,但是与那些扑灭烈火的兄弟相比,也没差到哪里去。”
  “都是为人民服务,谁比谁高贵?”
  “你说对不对?”
  “所以说,去抓猪吧。”
  江立伟被说的有些蒙,感觉毕礼耕说的很对,都是为人民服务,谁比谁高贵?
  他点了点头,却又忽然反应过来:“队长,我不会抓猪啊。”
  “不是,身为消防员,你抓猪都不会?江立伟同志,这我就要批评你了,我们每一个消防员战士都是全能,什么是全能?就是没有我们不会的。武能七进七出入火场,文能唱歌跳舞拍电影,你跟我说你不会抓猪?”
  “可是我……”
  “没有可是,不会就去学。”毕礼耕脸色一冷,语气严厉:“身为一名兵,推三阻四像什么样子。”
  “我去,我这就去。”江立伟深吸口气:“就算抓不住,我跑都跑死他,我就不信,我江立伟斗不过一头猪。”
  事实证明,人类的智慧是伟大的。
  江立伟斗不过,他可以喊人一起斗。
  那头猪还是被以多欺少关进了猪圈。
  经过这一次行动,江立伟算是跟毕礼耕他们混熟了,开玩笑,勾肩搭背,看了看彼此满身的臭粪,也不感觉恶心了。
  毕礼耕欣慰的打量着这群兄弟,心中一片温暖,都是好兄弟啊。
  他拍了拍手:“收队。”
  “上车,回去好好休息。”
  “累坏了吧,臭小子别忘了洗澡。”
  “路上慢点,别影响交通。”
  毕礼耕伸手跟江立伟拍了一下,淡淡一笑,最后落在对方肩膀上:“好好干,我看好你。”
  江立伟心中一阵暖流,目光充满了感动。
  他抿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谢队长。”
  “去吧,上车赶紧回去休息。”
  挥了挥手,毕礼耕笑着说道。江立伟一路小跑上车,累的瘫软在那里。他扭头看着窗外,见毕礼耕还一个个跟队员拍手等在那里,江立伟感动的对小王说:“王哥,他一直都u这样等我们先上车吗?”
  “嗯。”
  “他人真好。”
  江立伟目光感慨,想起自己曾经的作为就有些内疚,与毕礼耕相比自己当队长的时候意气风发,哪有毕礼耕对队员这么亲切?
  “好?”小王深色古怪的看着满脸感慨的江立伟,嘿嘿一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怎么了?”
  江立伟疑惑的问道,却见小王指了指外面。江立伟看去,只见一辆法拉利从远处开了过来,车上一个精致的美女让他微微一呆,感觉有些熟悉。
  “我们嫂子,接队长的。嘿嘿嘿,队长可不会跟我们一起吃苦,这会要坐豪车回去抱女明星去了。”
  “……”
  看到赵小刀开心的跟毕礼耕亲了一下,江立伟整个人都傻眼了。良久才摇头一笑:“都是消防员,差别咋这么大呢。”
  他早就听说有个女明星嫁给了消防员,却因为没有接触过,竟然没想到那人是自己的队长?
  心里好妒忌。
  他就比我高点比我帅点比我大拇指大点,他还有什么?
  “他是江立伟?”
  坐在车上,看着消防车离去,赵小刀神色复杂的说道。
  毕礼耕点了点头:“是他。”
  “老公,我……”
  赵小刀抱着毕礼耕的胳膊,眼睛直接思润了,扬起下巴看着这张脸,心中充满了恐惧。
  毕礼耕苦笑,将刚打着的车子熄火,拍了拍赵小刀的肩膀说:“你知道的,我不可能放弃。小刀,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我希望你能有未来。那样一次次轮回,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害怕再有一次会错过你……原谅我的自私。”
  “就算再来一次,我也灌醉你。”
  毕礼耕没有回应,只是温柔的揉着赵小刀的脑袋:“过几天你带小宝出去旅游吧。”
  赵小刀泪眼朦胧的摇头,抿着嘴唇倔强的看着毕礼耕。
  毕礼耕脸色严肃:“你听话,难道你不想儿子长大?那样太残忍了。”
  笑了笑,毕礼耕小声说:“这几天我好好陪你。”
  车子启动,嗡的一声冲了出去。
  夜晚迷醉的灯光有些凄凉,繁华的城市喧嚣一片,彰显着盛世的光辉。
  但是谁又能知道,一场恐怖无比的危机正在酝酿?
  毕礼耕知道,赵小刀知道。
  但是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无法说出口。
  抵死缠绵,释放一切,像是要将对方揉进体内,不分彼此,再也不分离。
  但是当日升日落,命运的转轮划到某一刻,赵小刀只能含着泪带着毕小宝离去。
  她不舍得回头看了眼生活了许久的城市,赵小刀很清楚,这一离开,或许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那个人了。
  有些话即使没说,十八世的轮回,赵小刀也能隐约猜到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