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148、千鹤道长

  何谓气?
  看不见摸不着,喉咙却宛若有一个气旋。
  不影响吃饭不影响呼吸,很神妙的一种感觉。
  林飞离开少林寺三天就孕养出了这口气,他心中惊讶得意,没想到自己真的能成功。
  这玩意虽然不是内功,也没有进入丹田。
  但是这一团气在,每日清晨仔细打磨,林飞发现无论是呼吸更加悠长,吸一口气甚至能听到风声。
  就连饭量都稳步增加,每日无肉不欢。
  这龙虎抱丹经还真有些玄妙,少林寺也不一般。
  不过金钟罩林飞依旧没有开始修炼,这玩意需要人协助,要让人帮忙打,然后再全身各处的皮肤下练出一个个小气团。
  林飞有些怀疑,这玩意练出来的到底是不是气?
  难道不是被人打肿了?
  这也是他没有修炼的原因,打算好好研究一下再说。
  僵尸先生世界最出名的自然是任家镇九叔,但是此界既然是神怪世界,哪怕等级不高却也隐藏无数高人。
  不说石坚,茅山,龙虎山等等。
  光是大大小小的各种道士和鬼怪都层出不穷。
  林飞记得千鹤道长好像在安慧这一代立了到场,经过一段时间的回忆,也能隐约记得任家镇的大概位置。
  貌似是江西那里。
  林飞一边修炼龙虎抱丹经,一边劫富济贫吃好喝好,然后往安慧而来。
  龙虎抱丹经出身佛门,但是效果最明显的地方却有些令人尴尬。这玩意修炼的时间长了,竟然每日竖旗。
  不愧是龙虎……
  林飞终于体会到了不倒的含义,因为i这玩意真的不倒,他控制不住。
  “应该是这里了。”
  林飞一身宽大的长袍遮掩住身体,因为太热手里摇晃着一把扇子。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小院,问了许久花费了一个多月时间才终于找到千鹤道长的道场。
  院门开着,院子内四个小青年正在练剑,看起来很像那么回事。
  林飞背着手抓着扇子也不敲门就走了进去:“敢问千鹤道长可在?”
  四个小青年停下动作回头看了,其中一个略微年长的疑惑的看着林飞:“阁下找我师傅是有托付吗?”
  林飞笑嘻嘻的抱拳:“小师傅,在下拜师,还请见一见道长。”
  “拜师?”
  几个青年意外的看了眼林飞,无他,林飞的年纪太大了。
  虽然林飞看起来俊秀无比,肌肤水嫩,但是外人看不出来他们可是清楚,这家伙的年纪绝对不小。
  修道之人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不过,几人也没拒绝:“阁下稍等,我这就去通禀师傅。”
  为首的青年收了长剑,吩咐剩下的三人招待林飞,然后独自一人往后院跑去。
  进了堂屋,入门就是一副图像,下方供着香火。
  周围墙壁,八卦悬浮,宝剑斜挂,一丝丝宁静的气息弥漫,倒是有道家到场的气氛。
  没有少林寺的念经声,也能安人心神。
  坐下喝了口水,脚步声传来。
  林飞赶紧起身相迎,却见一个瘦瘦的中年人一身道袍走了出来。他上下打量着林飞,目光带着一丝探寻。
  林飞抱拳鞠躬:“见过千鹤道长,在下向往道家清净,对长生不老之术更是迷恋,听闻道长道法高深还请收在下为徒。”
  千鹤道长有些怪异,面前这人说话不伦不类的……
  嗯,他点了点头也没计较,外面的世界如今本来就不伦不类的。
  千鹤道长虚浮一下让林飞起身:“阁下年纪不小,非是贫道推辞,而是阁下来的太晚了。”
  林飞听到这话有些皱眉。
  千鹤道长看到林飞的表情生怕林飞心中怨愤,忍不住解释道:“而且天地灵气断绝,名山大川也即将枯萎。别说是阁下求的长生不老,就算是延年益寿都不可能做到。贫道从小修道,如今迈入中年,不一样头发渐白?”
  他拿下自己的帽子给林飞看,果然,虽然黑的很多,但是也有一些白的。
  林飞皱了皱眉,他当然知道这世界没有什么长生不死的道士,就算有恐怕也是僵尸。
  他之所以来,是想学习道家经典,然后研究一下【练尸秘录】。
  林飞琢磨着,就算不能修道,研究好了【练尸秘录】,等自己回到釜山行的世界也大有作为啊。
  僵尸大战丧尸,想来很好看。
  千鹤道长看到林飞沉默不语,还以为林飞不甘心。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劝说道:“我观阁下功夫不浅,如果修心养性不争强斗狠留下暗伤,想来长命百岁不在话下,又何必追求华而不实的东西。”
  林飞有些差异的看着千鹤:“道长看的出来?”
  千鹤笑着点头:‘气血雄壮,呼吸若龙虎,已经有了很深的火候。阁下这一身实力,贫道都不是对手。’
  “怎么可能?道长道法高深……”
  “哈哈哈,阁下有所不知,正面交手贫道未必是阁下一拳之敌。若是背后暗算嘛,阁下跑到天涯海角也未必跑的掉……”
  林飞明悟的点了点头,道家咒术无数,甚至还有什么其他的手段他也不了解。不过封神榜中姜子牙拜草人的事情林飞还是知道的。
  他心中略微警惕,面上却淡然自若:“道长,不知可否请教一下道家典籍,养生之法……”
  千鹤看到林飞改变主意,也松了口气:“如此简单。”
  林飞无语,早知道这么简单,老子还拜毛的师傅。
  “道长方向,吃住花销在下包了。”
  随手扔出几个小金鱼放在座子上,林飞却看千鹤道长瞳孔一缩有些意外。
  千鹤目光动了动,注意到林飞看来的目光他苦笑一声说:“贫道虽然不出门,却也听说过阁下的名声。只是,这劫富济贫虽然好,总归不是正道,还请阁下铭记于心。若是不然,一朝失手恐怕万劫不复啊。”
  林飞这次明白为什么千鹤露出那种表情,感情是自己一路劫富济贫名声太大。他虽然不在乎,却也警惕起来。
  这年头军阀林飞不怕,但是道士什么的林飞可就有些小心了。
  有时间还是剃光头,免得偷东西的时候头发掉一根被人拿捏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