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走进影视剧世界 > 3、绝望

  毕礼耕,男,二十八岁。
  职业:群演,网络喷子,拜金女一日圆梦人。
  名字是老爹起的,文采非凡。
  礼,知书达理。
  耕,努力耕耘。
  意思就是,希望毕礼耕能多读书知书达理懂得文化知识,然后努力耕耘,用双手创造自己的幸福生活。
  毕礼耕虽然是一个群演,虽然是一个网络喷子。
  但是,他依靠自己的才华,依靠自己的勤奋,对的起老爹给的名字。
  他真的做到了姿势足够,努力耕耘,用双手创造性福生活的地步。
  “我不是富二代,我也很幸福。”
  毕礼耕曾经很自豪,甚至想着,或许未来电视上的某个女明星就是自己曾经交流演技的女道友。
  甚至是某几个。
  他一度很有成就感,自己出不了名,就真诚的希望那些道友出名,最好成为大众女神,高高在上。
  但是如今毕礼耕很慌,慌得要尿了。即使他清楚就算尿了裤子也会干,却还是忍不住膀胱有些疼。
  热,好热,炙热。
  熊熊烈火在燃烧,浓郁的刺鼻的气味从鼻孔疯狂的转入五脏六腑。强大的压抑感让毕礼耕几乎昏厥过去,空气中的氧气像是已经被抽干,努力的呼吸,却也宛若离水的鱼一般煎熬。
  红红火火,一眼望不到边。
  前一刻还在电影院,下一刻就已经来到这烈火中,汗如雨下。
  “系统,系统你出来。”
  毕礼耕慌张的站在那里,低着头看着脚下,疯狂的躲避着扑上来的火焰。脚心传来的灼热感让他像是置身在火炉上,但是心中却明白这比火炉可怕的多。
  一点预兆都没有,甚至没有给反应过来的机会。
  毕礼耕感受到肌肤的刺痛,丝毫不怀疑这是有人跟自己开玩笑。这火,是真的,这烈焰,也是真的。
  系统:“请宿主自主完成任务。”
  毕礼耕舔了舔嘴唇,慌张的喊叫:“送我回去,你快送我回去。”
  系统:“本系统已经绑定成功。”
  “那就解除,解除绑定。”
  “本系统是一个民主的系统,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
  宿主已经要求解除绑定,十秒后系统将会脱离。
  10、9、8……
  请宿主注意,系统解除绑定,宿主将会永远留在这个世界不能离开。”
  前一刻还在高兴的毕礼耕,脸色顿时一变苍白无比:“你送我回去啊。”
  “宿主完成任务,可以回归。”
  “……停下!!!”
  “你特么就是赖上我了,凭什么啊,我就吐槽一句,狗系统,我们有什么仇什么恨……”
  系统:“本系统只是感应宿主的意念,想要宿主证明自己。另外,时间不多了,宿主若是再不关闭阀门,整座城市将会灰飞烟灭。这是灾难,还请宿主严谨一点……这样太假。”
  “我……”
  毕礼耕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说出口。他慌张的转过头,一把抓住面前的转盘就要转动。但是就在这时,滚烫无比的感觉传入手心,让毕礼耕啊的一声惨叫又慌张的后退。
  好疼,仔细一看,转盘都微微发红。
  他手上的手套已经破破烂烂,冒着浓烟,失去了防御作用。
  “你特么就是想要我死。”
  绝望之下,毕礼耕忍不住哭了出来。真的害怕了,他真的害怕了,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掉。
  但是也清楚,狗系统虽然不知道什么来历,他是没时间去问了,求饶也没用。
  拼命吧……
  不拼就是死。
  这可不是电影,而是真实的世界。
  他毕礼耕只有更快的关闭阀门,若不然的话即使能解除危机,自己也活不下去。
  “宿主:请相信自己,你上你也行。”
  “我不行啊。”
  毕礼耕含泪拽了拽衣袖,用手指捏着包住转盘,啊的一声握紧了开始转动。
  “宿主……”
  “闭嘴。”
  “你转翻了。”
  毕礼耕一呆,翻了翻白眼。
  他深吸口气,恶狠狠的瞪着眼咬着嘴唇,飞快的改变方向。
  “要转多少转来着?”
  毕礼耕目光惊恐不安,双臂虽然舞的飞快,但是仅仅片刻,就感觉手臂一阵阵发麻。他舔了舔嘴唇,心中更加惶恐。
  毕礼耕不记得要转多久了,刚才的电影也只是瞥了几眼,心中感动不敢再看。毕礼耕一直以为,看电影哭什么的,实在是太尴尬了。
  而他又是一个特别容易感动的人,所以那些煽情的情节,毕礼耕一般都会匆匆掠过。更何况,这种电影一看就知道结局,毕礼耕就更没心思放在上面。
  如今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这样,就该认真去看几眼。
  “嘶好疼……”
  双手忽然颤抖着拿开,泪眼模糊的低头看去,却见手心中一片血红,手指头都几乎没有感觉。
  轰……脚下震动,一股烈焰腾天。
  汹汹烈火扑面而来,虽然很快退去,却吓得毕礼耕尖叫着躲闪,最后摔倒在铁架上。
  “不行,要关闭阀门,要快,要快……”
  他一边哭一边喊,像是给自己打气,此时什么都顾不得了,只知道关闭阀门,不然自己必死无疑。
  这么大的火,如果不快点跑出去,绝没有生还的希望。
  就算是跑出去不关闭阀门,也离不开这座城市。
  宛若几十颗核弹头爆炸的恐怖场景,毕礼耕想一下就知道,恐怕自己尸体都不会留下。
  刷刷刷……刷刷刷……
  双臂舞动,手失去了知觉,毕礼耕入魔一般盯着面前的转盘,只希望转的再快一点,再快一点。
  但是,他的手臂却越来越慢,越来越慢。
  对讲机嗡嗡作响,毕礼耕根本不去理会,也或许没有听到。
  嗡……
  忽然,一道诡异无比的声音响起。
  毕礼耕呆了呆,目光傻傻的低头看去,透过熊熊烈火,像是看到了地面的震动。他有些不知所措,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嘴唇竟然牵扯出一丝弧度,像是笑,又像是哭。
  轰……
  庞大无比的地面被掀开,无数钢铁支架冲天而起,还没接近毕礼耕的身体就化作了粉碎。一点点火红无比的钢铁溶液像是一颗颗红色的圆球,又如同血红的岩浆直接从下而上将毕礼耕吞噬。